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5章:待选之时——竞争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5章待选之时——竞争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寒冬的晨雾拂过,皇宫大厅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待选的名单由皇后裁定,最后有皇帝选出最佳人选。最后决出三位待选人:南宫宁、龙泽檀湘、谨言,其他将近一十几位全部充入后宫,而那些人的爹,也就是高品级的大臣们现在是一脸黑线,表情僵硬,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皇帝已经将近五旬了,而他们的女儿不过是刚刚及笄,大宴上呈现了两极分化,笑的笑,闷的闷。

接到名单之后谨言诧异了很久,没想到公主也会凑热闹。

外面依旧寒风呼啸,然后这内厅却紧张异常,被选上的三个人都在这里准备,马上真正的待选大会就要开始了。宫女们的检查很是严格,颇有选妃子之势。外界所传的两个人皆在名单上,她们的能力被传不相上下,究竟谁更胜一筹,就看今天了。

风从窗户的缝里透进来,吹动谨言的面纱。场面很安静,三方的人都没有说话,南宫宁和当日相比完全变了一个样子,默然的坐在梳妆台前,由着侍女为她梳妆,她的表情很沉稳干练,她猜得不错,这才是南宫宁本性,所以说,豪门并不是和偶像剧里演的一样,老是培养出一些胸大无脑的女人。

龙泽檀湘最安静,她似乎已经无视了身边所有人,穿着一件金边的华彩衣裳,画着很耀眼的妆容,好像已经准备就绪了,站在窗台那里,任风吹着发髻,面无表情。

谨言坐在最里面的位置,因为最后一个出场,所以准备的时间也是最充分的。惜蝶帮谨言梳好美人鬓,望着她精致的容貌,问道“小姐想要什么妆?”

谨言看了看铜镜中那双妖媚的眼睛“烟熏”虽然蒙着面纱,五官看的不大清楚,但是那双唯一外露的眼睛却依旧妖媚动人。

既然已经如此,又何必装纯洁,不如大胆的全显现出来。

惜蝶看了看她的眼睛,会心一笑,拿起画笔,在谨言的眉间勾勒着什么,不一会儿,一多七彩的云朵出现。衬得本就妖媚的面容更加妖媚。

换上衣服后,谨言和惜蝶有一下没一下的闲聊着,为这漫长的等待打发着时间。而龙泽檀湘所性就走到外面去吹风,她的心情似乎不大好,身边的丫鬟们都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南宫宁淡然的翻看着书,似乎是棋谱,看的很认真,已经到了身边走过谁也不知道的境界了。看来是个爱好棋艺的高手。

她们都很耀眼,也都很尊贵。让谨言感受到了古代小姐公主的那份不俗。

大殿辉煌异常,左右龙飞盘旋着柱子顶着殿顶。台阶一级一级的往上,也宣读着地位的高低。琉璃般透明的地砖被铺上了华贵的地毯,皇帝坐在最上方的龙椅上,他的旁边是皇后,雍容华贵,使人移不开眼。飞龙盘旋而下的柱子旁边坐的是太子龙泽尧,他凝神养气,脸上没有过多的情绪。

一场心思各异的待选大会就这样开始了。

待人们都差不多到了,管事公公拿起皇榜再在台下宣读起来“本次待选分四个阶段,琴歌为一,棋诗而二,画词为三,书赋为四。胜两局者做和亲之用”

拿到规则,谨言有些惊讶,没想到会是这样。把八项和在一起变成四项,而且选定的人由文武百官先表达意见,最后由皇帝决定。下意识的看看了檀湘,她是第一个上,眼神中已经没有刚才的平静,而是散发的光彩,顺着她的角度看过去,他?

——————

檀湘抱着琵琶,金边的华彩衣装铺的远远的,金色花边的袖子轻轻一甩,头上的金饰微微晃动,那绝美的容颜让人眼前一亮,犹如凤凰一般的穿着让人以为她要涅槃。

突然手指一动,轻轻的拨弄着琴弦,一股清泉缓缓流过,仿若带着人游入大海之中,那无比的清新,又无比的纯净,舒畅之感油然而生。檀湘微微侧首,看着高台上的龙泽尧,忧伤之感慢慢散开,于是手下的指峰一转,缓缓开口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如清泉般空灵的嗓音在大殿中来回穿梭,带着琵琶女的词曲,慢慢的念出,忧伤之感触动人心,久久回荡。曲音配上这样的词,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曲一终,大殿上马上回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

一曲琵琶行,也唱出了檀湘心里之感。她参加这个待选就是为了见到他,为了看看他有没有记得他,可是,龙泽尧从头到尾就没有睁开眼睛。她的心都快碎了,她爱他,不是兄妹之爱,而是男女之爱,她从第一次见到这个哥哥就被他身上迷人的气质深深的打动,可是为什么?她为什么是他的妹妹,她不甘心啊。当她听到传闻说谨言喜欢龙泽尧时,她甚至都希望龙泽尧没有排斥谨言,可是他的一句“不配”彻底毁灭了她所剩无几的希望。

檀湘低着头不说话,别人以为她还没有从词曲中回过神来,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檀湘身为公主,注定将来是一场政治婚姻,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爱上自己的亲哥哥,而且,是深深爱上,没有结果的爱。

皇帝看了看檀湘,高深莫测的眼睛里划过一丝无奈。其实有些事他早就知道,可是有违伦理就是有违伦理,他就用谨言的事来刺激檀湘,就是为了让这个女儿走出来,可是。唉,拦也拦不住。于是动动嘴唇“八分”

而龙泽尧,则闭着眼睛想着琴星和三王爷,有些事,必须等到登上王位之后在办,锐利的眼睛突然睁开,到时他要好好清理清理这些脏东西。

——————

南宫宁看完了龙泽檀湘的表演,不禁皱皱眉,难道这个公主…

她慢慢的走到谨言的面前,南宫宁已经换上了羽毛装,羽毛脱落的一地都是。

“谨言,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谨言望着她刻意的苍白妆,面纱下的嘴角划开弧度“恭敬不如从命”

南宫宁看了她一眼,走了出去。所谓棋逢对手可不就如此,让塞者兴奋,观赛人刺激。

伴随着南宫宁一步步走出,大殿上很快安静下来。大家都看着南宫宁,她将锋芒完全放了出来,美,美的极致。她的羽毛一个个飘落出来,飘落了一地

……本章完结,下一章“待选之时——夺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