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6章:待选之时——夺魁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6章待选之时——夺魁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场过去,很快时间到了中午。

皇帝设宴,膳食慢慢的端了上来,与此同时,第三场画词话来,其实按照谨言通俗的理解就是画画然后提上词,不同的是,要在吵杂的环境中画画,而且是画自己。对,你没有看错,是画自己,而不是画别人,有点像艺术中的默写。这个难度就大了许多,而且现在是中午,吃饭的时间,香味四溢,若是吃饱了还好,若是没吃饱哪还有心情画画。

现在,她们三人就是空腹,面前摆放着三张画纸、颜料、毛笔等一些要用到的工具。

这对于谨言来说不算什么,之前被浩澜吃掉午饭她也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习惯了。而那两位娇娇女,她就不确定了。出乎她的意料的是,南宫宁有些吃力,而檀湘完全是游刃有余,下笔的速度很快,也很准,马上一个行就勾勒出来。看来是到了自己的强项。这叫什么,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总会给你打开一扇窗的。

而她,画画至少要比下棋好。但是她很不习惯画画用的毛笔,见其他两人都开始落笔,谨言咬咬牙,不管了,就当是玩。

于是,坐在大殿中心的三名女子旁若无人的开始静静的画起来。

吃的正欢的人也因为被她们的恰静吸引而慢慢停下来。很诡异的现象就出现了,高位之人手拿筷子夹着食物往嘴里送,平台之人手拿毛笔蘸着颜料往纸上送,而两旁则是目瞪口呆的大臣们。他们惊诧于三名女子的从容淡定,同时也惊诧于皇帝莫名的好胃口。

过去了1个时辰,时间就终止了。谨言只一心顾着自己的画,没时间管其他人,这么都那么快啊,她在看看自己的画才半个身子,于是赶忙提上词,直接示意宫女交上去,递给画师。这叫什么,破罐子破摔,而且她是真的不想画了,没天赋啊。

南宫宁揉揉自己的手指,然后将毛笔收起,她的画很自然,画自己时没有像化妆时那样追求过分美丽,而是以一种很自然地手笔勾勒着,不算是熟练,但是很一出的笔墨都恰到好处。

檀湘是第一次露出微笑,对待自己的作品,就该自信。她的画是最好的,不但自己的神韵画了出来,就连细节都处理的很好,下笔很快却没有急,笔触的很细腻,每一处都完美无缺,直叫画师赞叹连连。、

而谨言,不好说。画师看了后一直皱着双眉,原因就在于她根本没画完,只画了半身,而且线条很奇怪,虽然连接的更加细腻,但是却没有见过这种画法,画师在那叫苦连连,最后索性无视,总不能说自己不知如何评论吧!写了一个名字在纸条上,然后太师走上来,他要从中挑出词描绘自身最好的一个。

檀湘题的词最多“有女妖且丽,裴回湘水湄。水湄兰杜芳,采之将寄谁。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南宫宁提的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而谨言,当然是继续借鉴古往今来名人的古诗,但由于她的画压根没完成,于是就提上了这两句“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结果可想而知,她提的虽好,但却前不对尾,后不对首的,教人摸不着头脑。太师也说,提的虽好,就是和画意不符。皇帝也肯定说下檀湘的名字。

檀湘抬头,她看见了龙泽尧的目光中带着赞赏,终于划开了嘴角。南宫宁也不气恼,又再次走到我身边“你作弊”

谨言诧异的抬头“为何这样说”

南宫宁勾起嘴角“你可以胜出的”

“南宫小姐说笑了”谨言不理解为何南宫宁要这样说,转身准备往内厅走,南宫宁看看,跟了上去。却不知,她们这一举一动,都被两旁的人看在眼里。

不得不承认,美女站在一起实在养眼。

——————

下一场没有任何道具,就是光站着。谨言站在旁边,心态依旧,这场她必须要胜,否则就决不出来胜负了。皇帝费了一天的时间,这待选大会,就即将结束了。

太师站在她们二人的面前,檀湘没有到场,看来是弃权了。他长长的胡子拖着地,整个一抽象派。“书赋,各位小姐以水的主题现场创作,优者获胜”

南宫宁左右走动几步,说了一段,总体来说感觉还不错,形式也到位,内容也清晰,太师缓缓点点头。

接着就到谨言了。

装模作样的走来走去,其实她是在挖脑袋里关于水的名诗,有了:“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是她初中学的,由于下阕在电视剧里用的太频繁,所以她记得特别清楚。

太师又激动了,这等好诗完全不像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子能提出来的,必定是经历很很多很多的事才能提出。如此...他有疑问了“花自飘零水自流,好诗,不过谨姑娘是这么创作出来的?”

“恩...曾经在别人家住过几日,偶然间听到了这样一等夫归来的故事,所以就有感。这首诗之前就有构思,没想到今日能用出来”呼呼,只能瞎编乱造,她总不能说剽窃李清照的吧。还好这是架空的时代,否则面对知识产权的问题她真的是无颜...

南宫宁不断的重复谨言的诗,眼睛里面闪出异样的光芒。

大殿内惊叹声此起彼伏。

龙泽尧复杂的眼神又再次到她的身上来。

太师坚定不移的说“获胜的是谨言”简直就是奇才,好诗好诗!!

皇后似乎很喜欢这首诗,命人在旁抄写一份,皇帝则看大家都同意“封谨言为谨平公主,三日后前往伊珺。至于南宫宁”南宫丞相豆大的汗落下,他就怕皇帝把自己女儿纳入后宫,伤不起啊..

皇帝继续说道“封为太子妃,择日迎娶”

谨言和南宫宁同时跪下拜倒“谢主隆恩”

大臣们不可思议,这决定真是....

南宫丞相在一瞬间恢复了笑容,和皇家攀亲,还是当今太子,老脸都笑的拧了过来。南宫宁不语,眼底还是依旧沉静。其他大臣不乐意了,你把丞相的女儿封了太子妃,可他们的小女怎么办啊,板着一张脸不说话,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皇帝见此也不在拖拉,说道“其他参选的爱卿的女儿都充入尧儿的后宫,三月初尧儿登基,各位可有意见”大臣们一愣,互相看看,有个毛意见呐。瞬间鼻涕眼泪往外流,皇上啊,别高估他们老人家的心里承受能力“臣等听从吾皇之意”

皇帝看了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也该退位了,朕老了。尧儿,朕能为你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龙泽尧面无表情,转身由偏厅离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谨平公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