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侵略和救赎 [目录] > 第14章:第一部分(45)中秋夜的咸蛋黄

《爱情、侵略和救赎》

第14章第一部分(45)中秋夜的咸蛋黄

废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一年中秋的月亮行踪诡秘,天黑了好久也不见其踪影,在他们如孩子一样死死地盯着天上看时,它就是不肯现身。

等他们累得低下了头,开始喝茶吃东西时,蓦然之间,月亮竟然就那样光光溜溜、清清亮亮地浮在小洞天的上空了,好像男生的淘气传染给了月亮一样。

好一轮明月,美得让人惊叹!

吕教授那故意要装成像大会发言的怪异声音突然传来,引得沉浸在月色里的所有人纷纷侧目,“好了,月亮有了,月饼也有了,美女有了,美男也有了,桂花也香了,该有的全有了,我们来玩梦想成真游戏吧!”

这是吕教授和学生们在每年中秋赏月时必玩的游戏,游戏规则是,每一个人都要许下一个心愿,这个心愿必须要为难在场的一个人。被为难的人如果实现了别人的心愿,就可以许两个心愿,这两个心愿让刚才为难别人的人来负责实现,方法可以自己实现或是转嫁给别人;如果被为难的人实现不了别人的心愿,就只能把别人的心愿转出去或受罚。

这是一个可以玩上很久的游戏,要求的是玩的人性情足够有趣。

一个男生许下第一个心愿就差点把芊容笑了个人仰马翻,他的心愿竟然是希望吕教授今天晚上没有心愿。

吕教授赶紧说:“我没有心愿啊!”结果因为吕教授实现了这个男生的心愿,获得了两个心愿。

吕教授的第一个心愿是让一个叫李凡的男生把他的心愿让给自己,李凡就说:“我把心愿让给吕教授了。”由此获得了两个心愿。

李凡的第一个心愿是下一个男生把心愿都给他,而下一个男生就把心愿给了他因为得到了两个心愿。

这用开头导致了心愿转让或是不能有心愿的混战,一会儿后,一个男生手头上已经有了九个心愿之多了,又一次轮到芊容时,她根本就数不清楚谁有几个心愿,该对付谁了。

她有些发愣,吕教授于是说:“我的心愿是我们在场唯一一个敢与嫦娥比美的女同胞来给自己许一个真正的心愿吧!虽然在我眼里我的夫人是比嫦娥美的,但你们肯定不承受这个事实,为了公平性,就让芊容来许一个心愿好了。”

男生们表示赞同。

不知怎么地,芊容想起了关于咸蛋黄的往事。她小时候特别喜欢吃咸蛋,只是母亲每次只煮一个咸蛋,切成四块,一家三口一人一块,剩下一块留到下顿给芊容。她从未吃过一颗整的蛋黄,这不完全是因为家里穷的原因,多半的原因是因为母亲那不允许高兴的性情。节日到外公家吃饭时,舅妈有时候会用几颗咸蛋黄来煮猪骨芥菜汤,汤总是摆在餐桌的中央,她够不着,也不敢冒险站起来拿勺子去勺一个咸蛋黄。在饭前给在桌的每个人盛汤的工作是由高个子的表姐来负责的,有蛋黄猪骨芥草汤时,她端给芊容的汤里总是只有几片菜叶或是一块猪骨头,多年来,芊容从来没有碰见被不小心盛进了一颗咸蛋黄的幸运。

芊容想起冰箱里有一堆咸鸭蛋,这个心愿可以在场实现,于是她就说:“我小时候有一个心愿,说等我自己赚了钱后,我要给自己弄一盘咸鸭蛋的黄,只有蛋黄。”

在场所有人都笑了,一个男生说:“那还不简单,把这些双蛋莲蓉的月饼里的蛋黄挖出来就行了,动手吧!”

芊容赶紧摆手说:“不行啊,那剩下的月饼不就可惜了。”

“不会可惜的,剩下的月饼再装回盒子里,一人几盒回宿舍放着,等到过了中秋节,同学们受过几天咱们学校食堂的折磨,我就把它们扔在宿舍桌子上,那些饿鬼不一抢而光才怪。”

吕教授笑着说:“我就知道,这些月饼名目上是送给我的,可终究到要别人肚子里去的。”

男生已经动手拆月饼盒了,不久之后,芊容果然得到了一盘沾着莲蓉碎的咸蛋黄,放在一个白瓷盘里,尽管在月光下它呈现不出金黄的颜色,也不是芊容小时候幻想时那样刚从饭里拿出来的热腾腾,但味道却是一样的。

她低头吃着,吃一个就喝一口花茶,吃到第六个时她就吃不下去了,一个男生主动帮她把剩下全吃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部分(47)谁是你的诗化记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