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侵略和救赎 [目录] > 第15章:第一部分(47)谁是你的诗化记忆

《爱情、侵略和救赎》

第15章第一部分(47)谁是你的诗化记忆

废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个人静静地哭泣着,等待情绪慢慢过去。

男生们玩到高兴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哄笑声,那是让人愉快的一种吵闹声。

吕教授突然问:“芊容,你是在恋爱吗?”

芊容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眼中没人?对我这几个宝贝学生一点儿也不上心。我告诉你,我今年特意吩咐他们把女同学甩掉,好让他们来众星捧你这个月的。”

“为什么?”芊容又开始笑了,为吕教授这个不着六四的理由。

吕教授振振有词地说:“女孩子总是要跟男孩子在一起玩的,这才是最健康最美丽的。我看你总是孤零零的,所以才花心思让你和他们几个一起相处一下。并不是非要促成什么美好姻缘。只是觉得你这个年纪,应该有几个男生来让你生气了。”

“我们刚才不是一起玩了吗?”芊容说。

“不对,你根本不像是一个姑娘。一群男生包围着你,而且个个长相不错。我注意看了,你没有甩过头发一次,也没有嗲笑过一次,甚至没有瞅人家一眼。看看你这姑娘多让人扫兴。我打赌你连他们长什么样也不知道吧!”

芊容想了想,确实想不起他们几个是什么模样,就说:“我不知道你要当月老,我要是知道,一定会好好打扮一番,还会娇滴滴一番。”

“不对,不对。”吕教授摇着头,“我是说真的,芊容,你应该喜欢和他们一起玩的,你应该在乎他们的,你这样不正常。”

芊容别过脸去,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是这样的。

老人又摸了摸她的头发,语重心长地说:“小家伙,你有一些事情不愿意告诉任何人,包括我。那就算了,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希望人生必须有的一些片段,你也会拥有。”

人生必须有的片段?芊容反复地玩味这句话时,许还就到她的感触里面来了。

她想着那天她在许还家门口前醒来时,看到许还那个青灰色的勾勒着硬线条的下巴,还有那双深灰色眼眸里闪烁着的光线。

“这不就是一些片段吗?”她对自己说。她在心底里找了找,竟然找不到什么缺憾。

她想跟吕教授谈起许还,但只要她的脑海里一浮起“许还”两个字,她就赶紧要拉上幕布,把这两个字藏起来。她不敢也不愿意跟任何人讨论许还,她自己连拿出来想一想,都觉得困难。她害怕别人用事不关已的口气说起许还,那对她而言是一种亵渎。

她突然感觉了一种骄傲,因为她看到自己暂新的生命之书,竟然是这样地充满了各种色彩,而未知的、遥远的奇妙结局在书的尽头等着她。而旧的生命之书只是一幅死去的画,没有未来,没有颜色,只有深深浅浅的灰。

她突然想起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里面所讲述的诗化记忆:

“大脑中有一个专门的区域,我们可称之为诗化记忆,它记录的,是让我们陶醉,令我们感动,是让我们陶醉,令我们感动,赋予我们的生活一美丽的一切。爱开始于一个人以某句话印在我们诗化记忆中的那一刻。

芊容坚决地对自己说:“就让许还成为我的诗化记忆吧!”

她的信念就是这样坚定了下来,芊容要在多年之后才会明白,她在此时坚定了的是怎样的一种信念。

她此时对这种信念的理解更像是一种幻想,因为她看到了这个信念的表象就是在天边晚霞里浮起来的一个可以把天地覆盖了的微笑,一个暖洋洋的微笑。

于是,她笑了笑,满不在乎地对吕教授说:“我会拥有的。”

吕教授布满皱纹的眼角向上一翘,回了她一个古怪的笑容,她无法猜到这个笑容的含义,但能肯定这个笑容不是一个鼓励。

但是芊容不在乎了。

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伤口,包括吕教授。

芊容审视着自己心里的伤口,刹那间她想不起来也分不清楚是谁刺伤了自己,是父母?是外公?还是张子然?

或许是许还。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部分-背叛(1)生离死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