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侵略和救赎 [目录] > 第16章:第二部分-背叛(1)生离死别

《爱情、侵略和救赎》

第16章第二部分-背叛(1)生离死别

废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一个大海边,一座山上有一片桔子林,所有的桔子到了季节都变成了金黄色的大桔子,唯有一个桔子长到乒乓球大小后就不长了。

因为有一天一只伤心的小鸟停在树上,向小青桔说起了它的心事:它的妈妈被一个猎人用枪打死了,它的家被雨水冲坏了,它没有妈妈也无家可归了,小鸟一边说,一边把眼泪洒了在小青桔身上。

自那以后,小青桔就不长了。它又青又小地挂在树上好多年,总是不能变成一个金黄色的桔子。

——《青桔流泪》

吕教授的小洞天突然莫名地出现在芊容的梦中了。

梦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吕教授的小洞天里的一景一物其实是一幅画。果然,那本是竹制的茶台和椅子,用手一摸,果然粘了一手的颜料。

芊容跑到一盆桂花前面,心想颜料总不会有香味吧!却发现小洞天四个角的四盆桂花只剩下了四个空盆,空盆上的是一片被人用橡皮擦擦去了颜料的空白痕迹。

那个声音又在告诉她,这桂花画错了,本来是要画富贵竹的。

芊容着急地争辩道:“谁说要富贵竹的?”说完回头一看,整幅小洞天已经被人用像皮擦擦光了,只留下一片断井残垣。

芊容睡来时,还记着这个梦,精神恍惚着就去上班去了。

坐在办公室发呆时,陈元畅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芊容,你知道了吗?吕教授住院了,可能快不行了。他传话说要见你,医院的地址和电话一会儿发短信给你。明天周末,你就去广州一趟吧!我不能去送你,广州很乱,你要注意安全。”

陈元畅在外地出差,要过几天才能回来,这是他不能去看吕教授的主要原因,但芊容听着他公事公办的说话语气,顿时觉得吕教授生病给她带来的那份悲伤更沉重了。

约一半年她和陈元畅结婚时,她就犹豫着要不要在请吕教授,陈元畅的意见是让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跑一趟是不礼貌的,她有些担扰,害怕自己这一辈子再也见不着吕教授,陈元畅则安慰她说一定会见上一面的。

陈元畅顺嘴说的话灵验了,她和吕教授果然要有一次重逢了。

第二天一早,芊容就坐上了第一班开向广州的车。

汽车开出了还亮着点点残灯的市区,立刻陷入了严冬清晨那似雾似灰纠缠不清的黑暗当中去了。

也不知道那几缕太阳的光线到底要费上多少劲,才能把这沉沉的霸道的黑暗穿透,总之在天色的缓慢变化中可见是十分的困难。许久,光线才越来越多溶成了一片,可以看见野地里的小水畦冒起来的丝丝白烟了。

芊容这才仿佛闻到了冬日早晨那股清洌透骨的味道,顿时觉得精神一振,长长地呼出的一口气在玻璃窗上涂了一片白雾。

她伸出手指来,在上面写了2字。

毕业两年了,时间,就这样唰唰地过去两年了。

这两年来,她和吕教授没有见过面,但一直用电话和邮件联系,吕教授就像一本总是有空白页的日记本,接收着芊容的各种思想杂草。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部分—背叛(5)许还的传送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