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侵略和救赎 [目录] > 第26章:第二部分—背叛(31)二十年前的罪恶

《爱情、侵略和救赎》

第26章第二部分—背叛(31)二十年前的罪恶

废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付芊容?许还念了一遍她的名字,心想这个名字比她真正的名字要好一些。

她的真名是许倩,不对!她母亲没有嫁入许家前,她应该叫吕倩,跟着母亲姓。

许还总是怀疑她是否记得当年的事情,一个不到三岁的小孩能记得一切吗?他想了想自己的三岁,记忆早就模糊不已了。

但无论如何,在许多年以前,就是这个女孩用稚嫩又做作的声音像演戏似地对着自己发着毒誓说:“许还哥哥,一命换一命,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你要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决不反抗。不然我和我的母亲都不得好死,要比青青死得惨上一百倍。”

许还清楚她这么说时,肯定还以为自己在玩一个游戏,就是模仿电视上的人发毒誓呢。

当他脸色铁青把拉着她的手在那条黑暗的巷子里快步地走时,她才似乎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游戏了,但恐惧已经令她哭不出来了。

是多少年前了?应该是二十年前吧,那时她才三岁左右。他已经完全记不清楚她当年的模样了,只记得她被吓得浑身僵硬,死冷死冷的小手紧紧地拽着他的衣服。

他当时厌恶之极地无数次把她手甩开,她总是死死地抓了回来,害怕连哭也不敢哭,离开了母亲,她就只能完全地听从许还的命令,一点也嚣张不起来了。

他只是清晰地记得,那儿有一个牌楼,上面的石头的刻着北门直街,那残旧的颜色告诉世人,这个北门直街在很多很多年前就存着了。

走过牌楼,就是两排黑压压的长长的楼屋,每一幢都有一个狭长而黑暗的门,楼房的矮小、狭窄和残旧,代表着这里的贫困和混乱。

那天晚上的北门直街正陷在夜色中,麻将声和老头的咳嗽声,妇人的毒骂声不绝于耳。

许还挑了一家在窗台上点着油灯的,使劲地砸了了砸那扇摇摇欲坠的木门,开门是一个干瘦干瘦的中年妇女,眉毛要比一般人粗得多,让人印象深刻。

他把倩儿塞到她前面,在背包里抽出四万块钱和一包戒指首饰,还有出生证,户口本,说:“这女孩子的父母都死了,现在给你们养,这些钱和这些东西也给你们,你们就养她吧,等钱花完了,你们可以让她丫环干活,不喜欢就她赶出门去,或是卖人,随便你们。”

看着四叠厚厚的钱,又看着太过年轻的许还,那个妇女犹豫了。许还不耐烦地把东西往地上一扔,凶凶地对芊容说:“这里以后是你的家了,这个人就是你的母亲,你以后就听她的话。不然的话我就杀了你!”

说完,他拨腿就跑,他拼命地跑出了北门直街,跟到停在路边的车边,上了车便把车像箭一样开走了,没有回头看过一眼。

自那一刻起,痛恨和愧疚交加的痛苦开始大口大口地撕咬着他的心脏。他为自己把三岁的倩儿扔给一个不相识穷人家的行为,负上了一个良心责备巨大的十字架。同时又沉在对她那个无比阴毒的母亲的痛恨中,这种痛恨,就算把她母女们扔到垃圾堆去过流浪生活也不能解恨。

他曾经故意把倩儿在北门直街的信息透露了出去,当他发觉倩儿母亲神秘地失踪了时,他故意装成一无所知,因为她以为那个可恶的女人已经把自己女儿接了出来,跑到一个远离着他的地方去了。

他忍受着日夜沉积的仇恨,命令着自己不要再去报复了,而她们母女俩在他生活里消失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的仇恨似乎减弱了,只是对青青的思念却成了一把时刻切割着他心脏的尖刀。

多年后许还结婚后,不得不听从了妻子的意见,把家安在了会引发他恶梦的言水镇,虽然当时心里清楚着倩儿早被她母亲带走了。然而当他在那个清晨邂逅了芊容时,才惊讶地发现倩儿母亲那个冷酷胆小的女人竟然就这样把亲生女儿永远地抛弃了,让她永远地生活在那个陌生冰冷贫困的家庭里,弄了一脸的苍白和懦弱。

而多年前,倩儿母亲把倩儿推到他前面,说:“一命换一命,我的女儿归你处置了。”这个女人竟然真的兑现了这句最荒唐最残忍的誓言,真是让许还始料不及。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部分—背叛(33)身伤和心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