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侵略和救赎 [目录] > 第3章:第一部分(7)痛苦的苏醒

《爱情、侵略和救赎》

第3章第一部分(7)痛苦的苏醒

废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还是在这条走廊,还是这个秋日的黄昏。

只是这一回是从长廊开头一步步走到尽头的人是芊容,她抱着书本,远远地,她就听到了一些欢声笑语。

张子然和方雪晴坐在阳台角落的板凳上,张子然低头在织一条灰色围布的开头部分,方雪晴手中绕着一卷紫色的线,仔细地盯着张子然的手,她在学张子然织围巾。

方雪晴看了一会儿,就开始织了几针,张子然蓦地抢过方雪晴手中的毛线,叫道:“你这个小笨蛋!谁叫你这样织了,我要是不管你,你非把这团毛线织成一个大饼不可。”

方雪晴吃吃地笑了起来。

黄昏的阳光华丽地奢侈闪着金光,金光正柔美地包围着这两个人影。

阳台外的树木也正挥金如土地把金色的落叶一片片洒在地上,学校里的广播正响着贴切的钢琴曲《秋日私语》,像是电影的配乐那般。

当初芊容坐在那张小板凳上时,那些黄昏的金色远不及今天这般浓厚,学校的广播从不放钢琴曲,永远在放吵杂激昂的革命歌曲。如今这首曲子却在校园里的每一个人耳边轻轻私语,方雪晴是得天独厚的。

终于,芊容那颗对困境逆来顺受的心感觉到了刺痛,眼前的场景有多美,她的心就有多痛。

她在这时才蓦然一惊地意识到了:原来自己失去了的是这样一幅画!

世界于是一下子倒塌了下来。她刹那间泪流满脸,匆匆跑进宿舍,把自己塞在被窝里一直哭到了半夜。

等到她睁开泪眼惺忪的眼睛,才发现被月光如水般充盈了的空间里,有张子然的脸。

张子然坐在她床头,摸了摸芊容的脑袋,轻轻又重重地说:“如果你很在乎这些,那就是你的不对,你不应该这样活着。我厌倦了和你一起,我就不和你在一起了,你再怎么样地哭,也是挽回不了的。求你,不要让我再可怜你了好不好?那样只会让我更厌倦你!”

张子然用手温柔地抹去芊容脸上的泪水,接着说:“不要哭了!又不是什么让世界倒塌的事情,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你只不过认识了我而已。去洗个脸再回来睡吧!”

芊容点了点头,乖乖地起床拿毛巾去了。她习惯了听张子然的话。

只是张子然在后面默默地看着她的目光,让她的心更为刺痛了。

第二天清晨从睡梦中苏醒时,芊容终于感同身受到了张子然向她描述过的那种清晨时的苏醒。

那天是中秋节,当班里那个极奇无聊的晚会散了后,张子然领着芊容在宿舍的楼顶喝酒。

“你知道一天的什么时候最让我难受吗?就是早上醒来的那一刻。太难受了。和他分手后,我就最害怕这个时候,本来人睡得好好的,一醒过来,眼睛一睁开来,才知道昨天发生的一切不是假的,不是一个梦。而自己对这现实的一切无能为力,无论怎么做也改变不什么。醒来后的一天还是跟昨天一样,不会改变,他不会回来......”一身酒气的张子然对着圆月喃喃地说。

她打了酒嗝,接着说:“这味道,跟他喝了酒时一样,真的,一模一样。”

说完,她伸手摸芊容的头发。她是多么想回到芊容这种青涩的白纸一张的状态,可是她永远回不去了。

当困了的芊容靠在她身上,她突然愤怒地推开芊容,像芊容的青涩把她炙痛了一样,她说:“一边去,不许碰我。”

是啊,就是这种痛苦的苏醒,木条搭的床顶,用朱红油漆斑驳的窗框,广播每天早晨必播一次的《运动员进行曲》。

什么都与昨天一模一样,什么也不曾改变。而昨天不是一个梦,今天还要过着昨天的日子。人仍在这儿,如何努力也无法改变的这一切。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部分(9)隐晦的虚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