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侵略和救赎 [目录] > 第31章:第三部分—榕树街(5)外公的面包店

《爱情、侵略和救赎》

第31章第三部分—榕树街(5)外公的面包店

废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芳村到海珠广场的地铁里,几乎每天都会有芊容的身影。

她从一开始在地铁里迷迷糊糊地打着转,从出口进,从入口出,坐反了方向折回来,惹得自己手忙脚乱到可以以最短的距离到达目的地,可是费了不少日子。

公司周六铁定要上班,周日不时也要加班,芊容就从每天从芳村的地铁站到海珠广场的地铁里来来回回。

她进地铁后,总是挑长椅最右边的位置坐下,双手抱着皮包,为肚子挡一些冰冷的空调。然后直直地望着玻璃上自己模糊的倒影,脑子里数着一件件往事,并把自己那张无表情的脸嵌进往事的画面里。

外公的脸是她脑海里的主角,外公那个从不舒展的额头刚是外公脸的主角,那真是长年以总是让芊容感觉肉紧的额头,她总是想用手去揉开那个额头上的锁头,但她却连自己脑海里的那个额头也揉不开。

她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那个老头了,去年春节她刚和陈元畅离婚,事情还瞒着没有公开,今年的春节是她一个人在广州度过的。

所有的苦难都让母亲去面对了,芊容的良心只能在异乡自责。

他们总应该习惯的,付芊容就是那个总是让人失望的孩子,就是那无论如何也不会幸福不会给人光彩的丧门星。

母亲在电话对好哭叫着:“你总该给外公打个电话吧!”芊容说不打了,你们就当他没有我这个外甥吧,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吧!

尽管芊容嘴上这么说,愧疚却桎梏了她,时时刻刻像针一样刺着她。

舅妈那高高的颊骨有时候会伴随着外公的额头进到芊容的脑海里来,母亲曾经对她说过,舅舅跟舅妈相亲时,有人说女人的颊骨太高是克夫相,劝舅舅不要考虑了。舅舅倒是迷信,就决心不再相处下去了。

外公却痛责了舅舅一番,他老人家认为舅妈这个女人脑子聪明,是可以相夫旺子的,克夫相是胡说八道。外公这通责难真是大出所有人的意料,因为风水学可是他尊重的东西。但外公的态度就是王道,舅舅很快就和舅妈完了婚。

舅妈在芊容的印象中,是高高的个子,高高的颊骨以及被高高的颊骨挡了许多风光的一双小眼睛。听说邻居一个小孩还是个婴儿的时候,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被吓得哇哇大哭。

她只记得小时候,她不太敢看舅妈的脸,总觉得她是一脸要吃人的凶相。自从舅妈获得了外公的委派特权后,地位就高高在上了,那凶相随着也升高了,越发给人凶神恶煞的感觉,芊容就更发不敢正视她的脸了。

母亲和姨妈们总是私底下里凑在一起嘀咕舅妈的各种不是,这种场景芊容见过无数次了,但在小孩子前面,她们却总是赞美舅妈的能力和人品,要求小孩们要尊重她。她们这样背里一套,表里一套,却不知道早早就失去了小孩对她们的信任和尊重。

舅舅在三十五岁生日那天死于肝癌,医生说是他平时喝酒过多造成的。但大家心里都再清楚不过,就是舅妈的克夫相灵验了。

舅舅下葬时,外公在香港没有回来,外公只有一个儿子,所以大家都能理解他那是无法承受白发人送青发人的悲剧,只得逃避了。外公回来时,样子憔悴了许多,但模样仍然和以前一样威严。他把舅舅名下一个三星级的酒店以及他自己名下的面包连锁店,全部交给了舅妈打理。这种行为真是打算让他的三个女儿就是芊容的母亲和两个姨妈要一辈子嘀咕下去了。

但外公重男轻女的思想自小就灌入所有这个家族的人的血液里,所以三个女儿都深知自己已经是泼出去的水了,平时能在自己父亲那儿分到点残羹冷肴就感激不尽了。

那个灯光明亮的面包店给过小时候的芊容童话般的梦境,那千奇百怪,五彩缤纷的糕点让她着迷。她却只跟着表姐进去过一次,店员知道她是店主的外甥女,就给了她一盒铜锣烧,那盒金黄色圆形中间夹着豆沙馅的铜锣烧真是让她无比地幸福了好一会儿。

但外公却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件事情,也许是舅妈告的密,因为各个面包店她都会常去查看。她为这件事小题大做了起来,发令以后每家大人管好自己的小孩,不许随便去店里吃东西。

而芊容却知道,舅舅的儿子和女儿却早就吃自己家面包店里的东西吃得腻味了,他们有时候只咬一口就会扔到垃圾桶里,她曾在外公家的垃圾桶里见过一个整的草莓派,那鲜艳的颜色让她心疼不已。

芊容和淑慧几个小孩,只能偶尔吃到店里卖剩的处理糕点,那都是从舅妈家领回来的,精美的包装盒被去掉了,蛋糕渣子酒了一纸袋,几种不怎么新鲜的香甜味混在一起。就是这种玩意,她也要当着母亲的面高高兴兴地吃下去。

那个灯火明亮的橱窗刚成了天空中不能触碰的幻境,慢慢地由渴望变成了仇视,由仇视又变成了漠然。一次芊容在街上走时遇到大雨,看到外公的面包店的门开着,却没有勇气进去避雨,只是站在对面的书店里看着。

阴暗得像夜晚的白天下着瓢泼大雨,那些本应该温暖的灯光、颜色和香味却是那样地冰冷和残酷,远远地嘲弄着她,拒绝着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部分—榕树街(9)榕树街小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