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侵略和救赎 [目录] > 第36章:第三部分—榕树街(21)她也想理个光头

《爱情、侵略和救赎》

第36章第三部分—榕树街(21)她也想理个光头

废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许还捏着那张《房屋搬迁公告》回到了小店,倒在了躺椅上,开始思考对策。

回忆却抢先占据了他的脑海。

他之所以看中榕树街,一开始的源缘是他的第一任妻子李娟,这个不出名的落后的城市是李娟的出生地,他和李娟在办婚宴之前,陪着她回了一趟家乡。开车经过榕树街时,因为堵车,车就停在小店的前面。

堵车堵了十几分钟,当时是晚上八点多,小店当时还是个理发店,不知因为什么事情,理发店里挤了几个小孩子和几个老头,都在乐不可支地大笑。

这种杂乱的笑声中,夹杂着两个小女孩清脆的笑声,清脆之间还带着小女孩特有的含糊不清的喉音,这种笑声足以引起人最美好的想象。小女孩的笑声一直是许还的天籁。他凝神地细听了好一会儿,才打开车窗仔细地去观察理发店。

原来是理发师帮一个小男孩理了个光头,小男孩得得意洋洋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个小女孩伸着肥肥的小手,掂起脚来去摸小男孩的光头,每摸一下,都要发出咯咯的傻笑。另一个小女孩却有些不忿地看着小光头,她穿着蓝色的小裙子,仰着肥嘟嘟的脸对旁边应该是她爷爷的老头说着什么,从口型可以猜出她在说她也要理一个光头,老头边笑边摇头拒绝她。

许还仔细看了这小女孩的头发,她在脑袋正上方扎着一束头发,上面绑着两个橙红色的塑料球。

其他的人在笑,笑那个光头小男孩,也笑这个要理光头的小女孩。

这个场景让许还的心变得柔软不已,柔软得不能触碰任何回忆,只要沾上一点点就让他的心变得酸痛,这种酸痛,是他不能承受的。

他有些妒忌这些与他无关的笑声,他甚至用了一些时间来把自己幻想成是那个理了光头的小男孩。

第二天,他再次经过了这条街。理发店里一片清静,一个客人也没有,理发师傅的身影在里屋的门内匆匆一闪,便不见了。昨晚的欢笑像一场华美的梦境。

理发店依靠着那颗巨大的老榕树让许还喜爱不已,一间开在树下的店,这让许还觉得十分有趣。宽大的树冠像是在拥抱下面的三间小屋,小屋紧靠着树,像是小熊依偎在母熊的怀里。

真是一个有趣而温暖的画面,有些像青青总是对他叽叽喳喳倾诉的那些美丽诡异的梦境一样,幼稚、平静、多彩。

“我可以留住它的!”年近四十岁的许还这样对自己说,像足了一个孩子。

他在心里说出这句话来时,自己就陷入了成年人的懊恼当中去了。他懊恼自己的轻率。

他回想起李大头办理发店转让手续的经过,三言两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解决了,丝毫没有想过会有别的问题。

他付的钱比李大头计划中的转让价更高一些,再加上李大头一心要搬离榕树街,所以十分地爽快。这事情就办得几乎像在商场买个电视那般简单。李大头没有告诉他榕村街要被政府征收的事情,因为当时还只是个传闻,李大头就算相信这个传闻也不会有心思去在乎它,因此没有把这个传闻告诉许还,他也许担心这个看起来特别有钱的买家会因为这些传闻而不做这笔买卖了。

许还在想,如果李大头告诉了他,他就会不选择榕树街开这个小店了吗?他还是会选择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部分—榕树街(22)消失的定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