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侵略和救赎 [目录] > 第41章:第三部分—榕树街(28)冰凉,彻骨的冰凉

《爱情、侵略和救赎》

第41章第三部分—榕树街(28)冰凉,彻骨的冰凉

废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店开张的第一天,拆掉蒙眼布的芊容也发是出一声尖叫声。两个相互之间仇恨的尖叫声,相隔的八天时间,分别无法自制地冲出了同一个人的嘴巴。

只是这一次的叫声,尽管出口时尖锐,却无法抛到天空之中,它只是上升了一点点高度,就朝着那张仰起来的脸压了下过,然后消失。因为芊容走到了应该看得见榕树的地方没看到榕树,那苍翠的树冠被一片空白的天空替代了,于是她发出了恐惧的尖叫声。

她在自己的尖叫声中冲了过去,到了那儿里倒吸了一口冷气。

许还在后面听着芊容的动静,尖叫响起时,他停住了脚步。他在想,事情已经很明白了,现在是要接受它,必须要。

然后他才迈着正常的步子地走近那个凶杀现场,冷静地体会着那种让他熟悉的感觉——冰凉,彻骨的冰凉!

芊容她在干什么?

她开始脱鞋,光脚在踩进了泥水里,弓背弯腰伸着手在泥水里又摸又挖又抓,打捞着那些露着色彩斑阑一角的塑料海洋动物,光脚在泥水草地上踩得啪啪作响。

捞起一条来,她就拿着在水里涮了涮,摆在老榕树那倒在地上已经长眠的身体上。

她多像一个在水里捕鱼的小女孩!许还自己对自己说。她在暴风雨后,发现这些四处流淌的水里有好多鱼,于是她不顾一切都开始捕鱼,把其余的一切都抛之了脑后。

怎么可以做得到,像她这样?许还问自己。

事情却不是许还所以为的,尽管芊容抓塑料鱼的事情完全不在许还的意料之中。

许久后,芊容直起腰来,开始数老榕树尸体上的塑料鱼,一共有十一条。

数完后,她茫然地四顾了一圈,显然是想看看哪儿还能侥幸地露出一条塑料的尾巴或是脑袋。

她像是突然间感觉到了许还的存在,就转过身来,面对着他。两人之间,隔着两米的距离,地上躺着铁皮屋其中一块蓝色的肢体。

许还吃惊地看着她,因为那张朝他转过来的脸是泪痕斑驳、双眼红肿的。怎么?她刚才在捕鱼时,是一直在哭泣吗?他本以为会看到一张因为没有鱼了失了乐趣而茫然的脸呢。

“老天爷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她冲他哭叫,声撕力歇地扯着嗓子喊出了这句话,像突然看到了母亲,终于可以把所有悲痛都释放出来那样哭着喊。

这句话,还有她,让许还那本来已经筑好了防御高墙的心蓦地一酸,他在这股酸楚前败下阵来,眼眶红了。

芊容没有理会许还的反应,她继续哭叫,伤心又气愤地哭叫,直到哭叫变成一种谩骂,谩骂变成一种让人疲倦的罗嗦。

“太过分了!我们是好人啊!我知道海边会刮大风的,前天看到天空阴着我还问过村里的阿婆,阿婆明明说这是个死角,好几十年没见过大风了。好几十年不刮,为什么要现在突然刮?在刮大风,又不在之前给些预兆,给些警告,好让人家收拾东西。太过分了!老天爷这算什么意思吗?真是毫无天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趁人家。。。。。。老榕树还没有扎稳根,就这样突然刮大风,真是无耻,贱格,猪狗不如啊!。。。。。。根本就是不想让人活了,真是太残忍了。。。。。。”

许还跨过铁皮屋那被水泡得鲜艳的残肢,想走到芊容那小小的身躯旁边去。

芊容伸着手,像个跌跌撞撞学走路的小孩那样在泥水中摇晃着,朝他扑了过去,然后整个人倒在他的怀里。

许还本能地抱住她。

“以前我在雨果的书中看到说茅草房的着火比宫殿的着火更让人心痛,现在总算是体会到了!”她在他怀里呜咽着说:“我可以承受这一切,我从小穷惯了,我知道很多东西是会突然间被毁掉的,电视会突然间坏掉,新衣服会被偷走,小狗会被老鼠药毒死,这种事情我真是经历得过多了,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是牢靠的,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可是你怎么办啊?老天爷要突然之间这样对付你,你可怎么承受得了啊?”

两行老泪流下了许还的脸,芊容的怜悯和不忍硬生生地把他的眼泪逼出了眼眶,他背着芊容擦去这两行泪,轻轻地说:“我会尝试着去承受。”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品尝着对方的怜悯,品尝着老榕树和铁皮屋小店死无全尸的心如刀割。

七间小店的几个在收拾的人过来看了看,发现新小店的情况远比他们惨得多时,不由得心生宽慰,也心生善意,觉得至少要用言语安慰一下,但两个在拥抱的男女却让他们有些难于开口,于是他们脸上堆一些莫名尴尬的笑意。

许还发现了他们,就在芊容的耳边说:“我们回去吧!”

芊容说好,两个人便松开了拥抱对方的手。

一个小男孩看到老榕树身上的塑料鱼,便冲去过想要拿一条,芊容指着他叫:“那是我的,不许碰。”

小男孩白了她一眼,打算跑过去拿一条就跑。芊容踩着泥水冲到了老榕树边上,怒气冲冲地护着那些塑料鱼,一副你要敢碰一下我就跟你拼命的表情。

小男孩识相地跑回到了他爸爸(游泳用品店老板)身边。这些人惊讶又尴尬看了看芊容和许还,就无趣地散了。

芊容用一根长长的水草把塑料鱼串了起来,拎着它们,走在了许还的背后。

两个人沿着海慢慢地朝别墅区走去,芊容一手拎着塑料鱼,一手挽着许还的胳膊。

“你还要这些东西干什么?”许还问,像在无话找话。

芊容抿抿嘴,说:“好看!可以挂在房间里,我也想留个纪念,再说它们是好好的,我舍不得它们扔在那儿。”

许还没有回答,两个人又开始沉默。

走着走着,海水尽头的天边,开始亮了起来。

芊容望着天边,咬牙切齿地说:“太阳要出来了,它怎么好意思在这个时候出来?”

许还望着天边,疲倦地回答道:“我不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部分—青青之死(3)犯猎的只有大人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