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侵略和救赎 [目录] > 第5章:第一部分(15)失去的前兆

《爱情、侵略和救赎》

第5章第一部分(15)失去的前兆

废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然而,那缕留在胳膊上的温度是脆弱的。午夜的时候,当芊容经过女生宿舍的走廊,看到张子然晾在上面那个她再熟悉不过的背包时,那缕温度就消失了。

第二天的日子仍是那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如果要问在这个学校里,还有什么地方是芊容喜爱的话,那就是四零四宿舍的窗户到阳台之间那堵墙。

墙的下面摆着两张上了朱红色油漆的小板凳。那堵灰泥驳斑的墙每时每刻都因太阳的渲染而变化着颜色,清晨,它是冰冷的青灰色,中午是明晃晃的白色,黄昏总是被落日染得金黄,下课的时候,上面就拖着长长短短不断变化的人影,像一场无声的皮影戏。到了夜晚,它就随意地编织着走廊灯光和楼下篮球场的灯光;深夜里,它就只有月光和树影。

坐在板凳上,透过栏杆向下可以看人打篮球,向上望是树木那青翠的冠顶和天空,远处可见广州那两幢一高一低的金色的城市大厦。

以前,芊容坐在其中的一张板凳上面吃早餐,吃晚饭,看书,晒太阳,看月亮,听耳机,发呆,聊天,和张子然一起。

和张子然分开后,那堵墙下的板凳上就很少见到芊容了。而芊容的床靠着阳台的窗户,和那儿仅有一墙之隔。

如水的月光下,坐在那儿窃窃私语的人换成了张子然和方雪晴。

这时候,芊容总是用耳机来打发自己睡眠前的分分秒秒,用高分贝的音乐来麻木自己的神经,她在枕头下塞上书,半卧着望着窗户外面。她望到的永远只有一个风景,城市大厦那两幢尽管被彩色灯光缠绕却始终不敌苍茫夜色的高楼。那如她的心灵,是暗淡、遥远、冰冷的一切。

耳边的那首《卡萨布兰卡》在永无休止地唱着:

PleasecomebacktomeinCasablanca

Iloveyoumoreandmoreetherdaysastimegoesby

………

无论堵墙下面坐着的人是谁,芊容始终爱着那个地方,直到有一天她失去那堵墙。

这一天的月亮诡异地低,当芊容抱着书本在课室到宿舍那条长着两排山指甲树的路上慢吞吞地走时,月亮一直晃在她的眼前。

芊容不用抬头,平视就可以把它看个清楚。这样走啊走,好像不一会儿就要走到月亮里面去似的。

今天是冬至,大部分的外地同学受到本地同学的邀请回家吃晚饭去了,宿舍寂静得让人难以适应。

四楼的女生宿舍仅剩下了走廊灯。

芊容走到那堵墙下面,坐下,四周围很静,那个好像沉入了水底的月亮突然冒在了阳台栏杆的上空。

芊容摘下耳机的耳塞,想感觉一下难得安静的四周。

几个妇生在没有开灯的宿舍里面压着噪门说着的话立刻传入了她的耳朵,一下子她还听不出是哪几个同学的声音。

她只是听到了一个让她大吃一惊的消息:宿舍的人员要重新调整。

这个消息在一个正常的院校里根本不算事情,但在这个摸拟军事化管理的学校就永远不会简单。

女生四个宿舍,每个宿舍有一个舍长,舍长的权利是管制宿舍里每一个学生的行为和语言,连思想动向也要牢牢控制,决不能出学校所认为所防范的乱子。四个舍长直接向张子然负责。张子然直接向辅导员负责。

新入学时,经过辅导员的精心安排,四个宿舍的人员有着明显的区别。

四零一宿舍都是长相漂亮兼活泼可爱的人;四零二的都是各有一些专长如书法、音乐等的人;四零三是性格温顺的人;四零四则什么样的人都有,是难于归类的人的集合。

担任舍长的人往往都是某某官员的女儿,主管张子然似乎没有什么可见的背景,只是在开学的第一天,两个辅导员就指着她对全班人说:“张子然就是你们的领导,她管理你们在学校的所有生活。你们必须服从她,所有的行动必须向她汇报。”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部分(16)不择手段”↓↓↓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