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侵略和救赎 [目录] > 第50章:第五部分—画家(1)如假包换的画家

《爱情、侵略和救赎》

第50章第五部分—画家(1)如假包换的画家

废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幢五层的楼,站在脏乱的十字街头,无论从是外面看还是里面看都残旧不堪,绿雅广告公司这几个字花花绿绿地涂抹在一张长方形的广告牌上。

一进门,门框、地板以及墙壁和办公桌,都迫不及待向芊容的眼睛展示着它的简陋。芊容对于简陋是有心理恐惧的,但她不会因此而挣扎,因为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宿命。

黑暗的长廊尽头终于出现了一个貌似办公室的门,领路这个女孩子的高跟鞋吵得芊容耳朵发痒。

“你自己进去,我去叫老板,看看她回来没有。”女孩子对芊容说,说完就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跑了。

芊容敲了敲门,里面喊:“进来,门开着。”她就推门里进去了。

在阴暗的走廊里走了一些时间,刚刚适应了光线不足的双眼被门推开后扑脸而来的光线刺得眼前一片空白,芊容用手挡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了这种变化。

门正正地对着一扇落地的窗户,阳光正从窗户外直射进屋里,冬日里,这种光线仍是有些炙人地热。

屋子的一半是落地窗户,窗户外面是杂乱的街道。剩下的两面墙壁上挂满了画。一张大大的办公桌,一张小茶几,一套五人的红木沙发在阳光中暴露着它们的沧桑。办公桌和茶几上摆着无数罐颜料和堆着厚厚的纸张,彩色的涂料糊得到处都是,好像这间房子的一切都是用颜料描画出来的。

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办公桌后,他低着头,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拿着一支画笔在一张纸上煞有介事地涂抹着,涂了几下,他把画笔扔在一边,捻着手把架在烟灰缸边的烟拿起来深深地抽一口,然后小心地把烟架回烟灰缸边上,拿起画笔又开始涂抹。

他穿着件印着若干朵鲜艳大花的套头毛衣,一条宽松的涂满了油彩的应该有一年以上时间没洗过的牛仔裤。长及肩膀的头发蓬乱地散放着,宽大额头一本正经地紧皱着。

他却一直没有抬起来头来,一边画画一边吸烟地忙碌着,只是突然间匆匆地说了句:“坐!”

等到了这个“坐”字,芊容才得以把站姿改为了坐姿。她一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是许还,但看到他这副模样还是觉得有些难于相信。

自海边开小店的计划被老天爷谋杀后,许还说他游戏还没有玩够,他要去准备一个新的游戏了,把芊容一个人丢在了那幢三层带花园的小洋房里,让她等他的通知,人就杳无音信了。

芊容在惊恐中度过了三个月,终于等到了他的通知。通知的电话不是他本人打的,好像他的声音也是游戏中秘密的一部分似的。一个陌生的女孩打来了电话,那个声音温柔而礼貌地说:“付芊容小姐,我们已经收到你的简历,我们公司的许总对你的简历十分满意,请你在十二月一日到公司来面试。”

这个叫绿雅的广告公司离着芊容住的别墅区很远,它所属的城市叫临海,那是芊容在小时候听说过的一个小县城,具体在哪儿她是一无所知。正在她寻思着怎么找去临海市时,许还派了公司的车来接她。

车子开了五个小时就到了临海,这是一个与星洲极其相似的小县城,真让芊容有回到了星洲的错觉,直到她在旅馆住了一晚后到绿雅广告公司见了许还后,这种错觉才消失了。

这个男人像是终于把画画完了,他停下笔来上上下下扫了一眼自己的作品,然后抬起头来,用他那张胡子拉茬的脸给了芊容一笑,说:“怎么样?如假包换的一个以艺术为生命的潦倒失意画家吧!”

芊容“扑赫”一声笑了,看见了他的脸,确定了他是许还,让她开心得有些忘形了。

“严肃点!”他收起笑容,说:“我其实也是个画家,艺术只是我的爱好,不是生命。我家里的事情太多,我只是没有多少时间来画而已,不然我现在肯定就是一个名画家。”

接着他打开抽屉,拿了一叠什么美院的教授证,画画得奖的各种证书,以及留学日本和俄罗斯学美术的证明给芊容看,在她耳边偷偷地说:“这些证书都是我造的,但这些证书的原证确有其人,是我朋友。”

这果然又是许还的花招,令人哭笑不得。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五部分—画家(2)游戏开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