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侵略和救赎 [目录] > 第57章:第五部分—画家(8)可笑的仪式

《爱情、侵略和救赎》

第57章第五部分—画家(8)可笑的仪式

废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非常显然,有人利用了昨天晚上的时间在这里很是忙碌了一番,昨天摆在客厅里的几张破办公桌被靠墙组成了一张大台,上面铺着一块大红布,摆着一只刚杀的生鸡、红茶果(一种当地的糕点)、苹果雪梨、花生瓜子糖果等东西。在这些吃的后面,两个香炉里插着两支有脚踝粗的大红烛,四支香蕉粗的香,香炉旁边摆着两朵莲花灯。

相应墙壁上贴着一幅如来佛祖的画像。

这股熟悉味道原来是这些东西混合而来,芊容这下才捕获到了这种味道熟悉的根源了,小时候每逢十五或是过年过节,外公家都会在院子举行这种仪式来拜神,除了墙上那张如来画像,这台上摆的东西基本上都有。外公通常都点上三柱香,嘴里念念有词,对着天地三拜。

母亲的房间里也有一个小小的神龛,上面放着一个瓷制的观音,母亲偶尔也在上面摆上水果和糖果,学着外公念念有词,态度极其严肃对着观音三拜。芊容对这个神龛总是极其敬畏,经过时也会学着母亲双手合十拜上一拜。

而绿雅公司的新办公室也出现这种场景,芊容就无法有敬畏的感觉了,相反是觉得莫名其妙,让她怀疑这又是许还的恶作剧。

八点钟后,人陆陆续续地到齐了,穿着大花毛衣和脏破牛仔裤的许还是最后一个到的,看他一脸睡眼惺忪风尘仆仆的模样就可以猜到他是睡过头了,醒后一路跑到公司的。

看到这般模样的许教授,李总的脸上略略地出现了一些难于掩饰的不快,作为公司的一个重要人物,在搬迁仪式里没有早到甚至还迟到,身上还是那件从不脱下的大花毛衣,在李总看来都是对搬迁仪式的不敬。

只有芊容才明白,许还跑步赶来就表示了他对这个仪式的足够重视,人世间能让许还跑步赶过来的事情能有几件?芊容觉得那样的事情是少之又少的。

一个尼姑从李总办公室里走了出来,长年吃素的职业操守导致了她一脸的菜色,她朝许还行了一个佛门弟子的标准礼,就是一手捻佛珠,一手站在胸前,一低头。许还赶紧双手合十回了一个礼,态度还算是严肃。

这个尼姑自称为言静法师,李总一直以看神仙的目光仰视着她,同时也用严肃的目光勒令着绿雅公司的全体员工用看神仙的目光仰视言静法师。

人到齐了,仪式就开始了。

经过言静法师的一番说教后,李总左手执一包红米,右手抓一瓶白酒走在前面,许还捧着一盘生猪肉紧随其后,言静法师在旁边手捻佛珠喃喃地念着佛经。其余的人按照职位的顺序由前至后排着队在后面跟着,在这条队伍中,彭经理理所当然是站在了最前面,芊容是最后一个,业务部的钱经理和芊容站在一起。

钱经理和她的形象一样,有一个相称的名字叫钱小娜。她是一个三十四五岁左右的女人,打扮总是大红毛衣配鸡脚弹性裤。她整天在外面跑业务,芊容对她知之甚少。她是个北方人,这种南方人的拜神方式让她无所适应,急着一吐心声,同样是一脸不适应的芊容就和她不谋而合了。两个人在后面用目光交流着诧异,共享着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个仪式没什么复杂的程序,就是耗时太久。整个过程无非就是李总从大门开始,沿着墙壁走遍到每一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隔些时间就酒一些红米和白酒在地上,仅此而已。

言静法师低着头不停地低声地用谁也听不懂的佛经喃喃地念着,在白酒的刺鼻的味道下,耳边嗡着听着言静法师反反复复重念的几句佛经,再加上肚子叽叽咕咕的抗议,芊容觉得自己有些头晕脑怅了。

许还双手端着那盘生猪肉,低着头跟在李总后面,虽然他是低着头,在这群由女人和矮瘦个子男人组成的队伍当中,他的身高和体形显得格外地庞大,若是以孩子的目光从远处看一眼他们,会大不敬地以为在玩母鸡带小鸡的游戏呢!

一包两斤的红米,一瓶一斤的白酒分成了上百份,全都酒在了地上后,第一步仪式总算结束了。李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像是要把那刺鼻的白酒洋溢着的福音吸入命运中一样。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五部分—画家(14)人体艺术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