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江湖封侯 [目录] > 第5章: 乾坤能大,算蛟龙,原不是池中物(5)

《江湖封侯》

第5章 乾坤能大,算蛟龙,原不是池中物(5)

北 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杂乱的脚步声已向古庙走来。

晚儿面色已变得苍白,她无助地看一眼佛儿,欲言又止,内心叹息一声,身形一闪,已经飘出窗外,隐入柳林深处。

佛儿眼光还未收回来,一队人马已经冲了进来。

“高统领,请您老这边歇息!”佛儿一听此人沙哑的声音,知道这位瘦面如猴的老者就是那位秦帮主。

高统领面红如火,威严地扫视一下庙里,已将眼光盯在伏在神案上的佛儿。

“秦帮主,他是谁?”

秦帮主没想到庙中还有人,见一个叫化子状的少年卧在神案上,先是一楞,并不把佛儿放在心上,身形一晃,就像幻影般地出现在佛儿身前。

“小子,看见一名黄衫少女了吗?”

佛儿一来不会撒谎,二来见来人凶神恶煞般的声势,并且显然是找刚才的那位少女的,心中已然大是不忿,干脆装聋作哑,一声不吭。

秦帮主大怒,一把将佛儿从神案上揪起掷在地上,佛儿从地上爬起,弹弹身上的灰尘,不屑的目光中充满了嘲弄,谁都看得出他眼中的意思。

--我不与有辱斯文的莽汉一般见识!

“小子,你找死!”秦帮主怒极,扬起掌就要当头劈下。

“慢!”没见高统领如何作势,已将秦帮主的手腕抓住,秦帮主挣了挣没挣动,老脸一红,知道这位少主面前的大红人果然有着惊人的武功。

“年轻人,你见过那位黄衫少女,对不对?”高统领语气柔和,眼中竟然射出一股摄人心魄的精光。

佛儿心头大震,就要将晚儿的去向说出,他知道不好,强忍住到嘴边的话头,摇了摇头,却又下意识地点点头。

“你见过她是不是?你们是好朋友对不对?”高统领的语音更柔,眼中的精光更炽。

佛儿心中的气血一阵翻腾,心灵深处一个声音告诉他,绝不能说出晚儿姑娘的下落!

佛儿心头一静,竟然将目光移向别处。

高统领吃惊不小,没想到这位没有一丝内力的文弱少年竟然能从自己的“移魂游魄”大fǎ中解脱!

谁知让他更吃惊的事还在后头。

“你的‘移魂游魄’大fǎ虽然厉害,可是你的心却正,这种邪法并不适合你,否则必将你引入邪途,到时悔之晚矣!”

高离天是北周宇文政权的禁军统领,也是北地武林中赫赫有名的豪杰,人称烈火罗汉。因为他是高皇后的族弟,手握禁军大权,如果不是为了一件关系到其身家性命的大事,他岂会亲自出马追踪一名少女。

他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得到一本绝世不传的武功秘法《移魂游魄秘技》,并暗自修习,自觉着武功飞跃,已有北地武林第一高手非我莫属之念,谁料想竟然被一个弱冠少年说穿。

“这少年是什么来头?”高离天心头暗惊,却不以为然。

“你本身的‘烈火炼狱’内功如果练到第九重的话一样可以在武林中占有一定的地位,可惜你练习此邪法后,你的内功已经受损,你的心已经不能稳定!”佛儿并不懂武功,但“烈火炼狱”的内功秘笈却看过。

--水家对家藏的每本秘笈都做了专门的注解,是以佛儿只是照本宣科而已。

高离天内心惊惧,但在众多手下面前被一名叫花子般的少年如此说教,面子上过不去,脸上怒色渐浓。

“住口!那少女哪里去了,快说!”高离天有些气急败坏地吼道。

佛儿眼中有了同情的神色,又用有些悲天悯人的语调说道:“你既然不听我所言,不行善道,反露恶相,没有人能救你了。”

试想以高离天的身份,数次被他一个文弱少年以这样的口气教训,高离天如何不怒?

谁知佛儿涉世不深,他还以为自己说的又是正理,哪里知道自己愈是诚恳的话听在高离天的耳朵里,更觉得的是羞辱,高离天杀机已动。

佛儿的话偏偏没说完,他接着说道:“你既然露了恶相,我更不能告诉你那位姑娘的下落了。”

这句话已经无误地告诉对方他知道黄衫少女的下落。

“拿下!”高离天一声怒喝,众人一拥而上将佛儿按住,佛儿挣扎着,又哪里能挣扎的动?

“你们为什么抓我?难道没有王法了吗?”佛儿无助地大喊。

“带走!”

就在这时,只见窗外黄影一闪,架着佛儿的几名大汉仰面倒下,“快走!”佛儿的身体已被人挟在腋下消失在窗外。

“大胆!”高离天反应之快超乎常人,一声怒喝,掌力挟着风雷电火击向窗外,刹时将古庙的半边墙体击塌,只听窗外一声闷哼,在灰飞碎石中已经没有了黄衫少女与佛儿的身影。

佛儿被人挟在腋下飞驰,这可是他有生一来的第一次,倍感刺激,一阵少女的体香入鼻,他知道救他的正是去而复返的晚儿姑娘。

虽然飞奔的感觉很刺激,但被一个姑娘家挟着,让他又感觉太有辱斯文,他挣扎着说道:“放下我,我能走!”

“你给我闭嘴……”晚儿姑娘一语未完,便住口不说,几滴暖暖的东西飞溅到佛儿的脸上。

佛儿下意识地从她的腋下抬头,吃了一惊,血正从晚儿的嘴角溢出……

“你受伤了?放下我!”佛儿挣扎着,晚儿伤势不轻,本来仗着一口气硬撑着,被佛儿一挣扎,立时牵动伤处,竟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面色蜡黄,再也无力说话。

后面追兵的脚步渐近,佛儿一咬牙,将晚儿背起,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密林尽头跑去……

林尽头。

官道。

佛儿何曾干过如此重活,早已累的瘫软在地。

“你走吧,不要管我!”伏在佛儿身上的晚儿,声调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霸道,温柔的很。

佛儿身上少男特有的气息让她有些晕眩,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的身体离的如此之近。

“不行,我绝不能丢下你!”佛儿大口喘息着,语气坚定而真诚。

就在这时,官道上驰来两匹快马,马上之人一见佛儿二人,笑道:“在这里,老钟,我们的运气来了!”

“老千,快动手!”被称作老钟的人已经向他们飞身扑至,就在他的手堪堪要抓住佛儿的时候,“你找死!”晚儿一扬手,老钟已经从马上栽倒地上。

佛儿借着微弱的霞光只见晚儿手中金光一闪,叫老千的那人捂着眼睛狂吼着跑了。

“神农针!”佛儿惊问。

晚儿已经没有力量回答他,她语气急促地催他:“快快快抢马!”

佛儿牵过老钟的马匹,将晚儿放在马上,自己也笨手笨脚地爬上马背,将晚儿横抱在怀里。

上了马背,晚儿才松了口气,可是等了一会,没见佛儿有什么动作,马匹站在原地打转,佛儿见晚儿看他,才尴尬地一笑:“我不会骑马!”

晚儿有些哭笑不得,一口血气上涌,嘴角溢出血迹。

晚儿吃力地伸手拍拍马背,马儿长啸一声,迎着残阳冲去……

斯时。

残阳如血。

青山如海。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