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江湖封侯 [目录] > 第55章: 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江中底浪来(62)

《江湖封侯》

第55章 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江中底浪来(62)

北 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十章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江中底浪来

刚度秋,又逢秋,沙影干戈似未休,故国堪以忧。秋风骤,衣寒透,洒血如能润神州,卿何惜此头?

涉一川,又一山,誓将热血荐轩辕,仗剑破霜天。月已圆,月又圆,心忧天下人未还,家国本难全。

——调寄《长相思抒怀二首》

江南秋晚。

一叶扁舟在长江中沉浮着。

船头上站着一位美少女,长衫飘飘,宛如出水洛神一般。

风高浪急,舟沉舟浮,少女站在船头上却稳如泰山,她神情庄重,目中似有忧色。

“正哥哥,你在哪里呢?”

正行间,上流顺水冲下一艘八桅大船,冲起的水浪差点将少女的小舟掀翻,少女眉头皱了皱,随即舒展,她并不想惹麻烦。

谁知大船似乎故意和她过不去,在前方不远处一扭头,竟然向她的小舟撞来。

少女眼中怒色一现,身形骤起如飞天,翩然落在大船的甲板上,回头再看,小舟已被撞得粉碎。

少女涵养虽好,也气的面色发白,如果不是自己的身手好,如果是寻常的渔民岂不葬身鱼腹吗?

甲板上,已经站满了人。

“好美的小妞!啧啧!”一位面色苍白的中年人色眯眯地看着少女,吞咽了口口水,出声赞道。

“鱼老大,这个小妞是不是该归我了,以前我都是让着你的!”又一位形容萎缩的瘦子如虾般地躬腰上前。

“虾将,你小子也不看看你的样子,也敢与我争!”被称为鱼老大的人就是那位摇着折扇作潇洒状的中年人。

虾将抗声说道:“鱼老大,以前你老是欺负我,现在我们是风月教的人了,少教主吩咐过,凡事要我们两人作主,好事也不能老是让着你吧!”

鱼老大苍白的脸上有了红色,被人当面抢白,让他大失面子,不过虾将这小子说的也是,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长江渔教了,长江渔教他是头,可自从归顺风月教后,他就不能象以前那样为所欲为了,虾将就是少教主放在他身边的钉子。

少女见他们内哄起来,乐的自在,站在甲板上冷眼面对。

鱼老大心里恼怒,面上却不动声色,他嘿嘿冷笑一声道:“虾将,很好,既然你请出少教主压我,好,我就让你一次,这位姑娘是你的了!”

“真的?”虾将似乎不信,鱼老大已转过身子不理他。

虾将大喜,躬着腰一蹦一跳地上前,像极了一只大虾。

“姑娘,你归我了,嘻嘻……”他笑声未完,人已如一只大虾弹到空中,口角流血,竟然已经变成黑色。

“鱼老大你你你你……”一语未尽,人已落入江中,浪花一泛,人不见。

谁也没有想到鱼老大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杀了虾将?一时间众人沉寂,再也没人敢说话。

鱼老大干笑两声,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脸上已经被人打了两个响亮的耳光。

他的笑一下子凝结在脸上。

美少女笑眯眯地站在他的面前,他刚要开口,脸上又是两个响亮的耳光。他竟然就是躲不开,而人家姑娘的手就象没动一样。

鱼老大知道遇上了硬点子,一挥手,众人一哄而上,但见美少女如奔月的嫦娥一样身法如蝶,人已在桅杆之上,而众人只觉得头脑一晕,已经跪在甲板上。

鱼老大一看不好,纵身一跃,就要跳入水中,就在他即将入水的一瞬间,他的腰上多了一条彩带,彩带一振,他的人如死狗一般地摔倒在甲板上。

“姑奶奶饶命!”鱼老大可是老江湖,见事不妙立即求饶。

美少女掏出手帕擦拭了下手,将雪白的手帕丢在江中,姿态美妙庄重之极。

“我不惹你们,你们为什么行凶撞我的小船?”美少女怒气显然未消。

“姑奶奶,当时我们瞎了眼将你错认成排教的花凤凰花十娘了,她可是母夜叉,将我们害苦了,这次我们见她落了单,本来想报仇的,不想遇见了比她还凶的……姑奶奶您。”鱼老大虽然凶悍,可他知道自己的武功与人家差的实在太远,不敢再猖狂,他也看得出这位姑娘是位雏儿,很容易蒙混过关的。

谁知他刚有此念头,人家大姑娘马上叱道:“你是不是认为本姑娘是位雏儿,好蒙混的,我马上宰了你,将你扔下江与那位大虾作伴,你信不信?”

“姑奶奶,我信!我信!”鱼老大惊了一头冷汗,将轻视之心收起。

“你刚才说的什么花凤凰是怎么回事?”美少女问道,她本不想多事,又想起自己初入江湖,不了解江湖情况,只怕江湖路凶险,还是小心的好。

“姑奶奶,你不知道,这长江面上有两大帮派,一个就是我们渔帮,一个就是排教,本来我们互不干涉,各干各的,谁知后来排教投奔了当朝宰相萧舞风的三公子萧宝融门下,你要知道这位宝三公子太厉害了,他不仅把持了长江的盐运、粮运,慢慢地把长江上一切挣钱的行当都被他收去了,我们怎么惹得起他呀?他不仅有朝廷支持,他的武功又高,手下奇人异士极多,这不,这位花凤凰就是宝融公子的姘头,她仗势欺人,武功又高,我们只有节节败退,好在前些日子,我们也投靠了一个硬后台……”鱼老大似乎有所顾忌,住口不言。

“快说!”美少女可不是轻易放弃之人。

“是是是,我说我说,风月教是当今天下第一大教,连江湖第一大帮丐帮都已经被风月教打垮吞掉了,下步只怕连少林派、三大世家也要归顺本教了,所以我们就投奔了风月教,有了风月教的支持,我们在与排教的争斗中暂时又占据了有利的局面,只是上次我们被花凤凰偷袭了本部,死伤了许多兄弟,正巧这次本教少教主南来,有他老人家助战撑腰,所以我们才敢在江面上活动,不想遇见了姑奶奶你了。”鱼老大口齿倒是很清楚。

“你说丐帮被风月教打垮了,真的假的?”少女有些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了,现在不仅北朝还有我们南朝都由朝廷下令禁丐禁佛了,丐帮的天丐文帮主据说也不是我们教主的对手,听人说如果不是一个叫什么佛儿的年轻人相救的话,只怕天丐就在人间消失了!”

鱼老大一提起风月教的教主立时来了精神,无论是谁,只要能打败天丐这样的人物,绝对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你说什么?叫佛儿的年轻人?”美少女似乎也来了精神,一双美目瞪的老大。

鱼老大被她的美目盯地有些发晕,赶紧低头不敢再看。“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总教的人这样说的,至于叫……是不是佛儿我也弄不太清楚!”

“佛儿……佛儿?难道真的是正哥哥?”美少女自言自语,“正哥除了名字之外到是有个字号佛儿,他离家出走,一定不敢用自己的名字,难道说佛儿就是他在江湖中用的名字吗?”。

少女越想越对,越想越兴奋,喃喃自语道:“对,一定是这样的!”

鱼老大可不知她在想什么,还在纳闷这位姑娘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位美少女就是与佛儿从小一起长大的香姝,佛儿一声不响地离家走了,居然没和她打招呼,把她气的不轻,要知道他们可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本章完结,下一章“ 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江中底浪来(6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