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江湖封侯 [目录] > 第59章: 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江中底浪来(66)

《江湖封侯》

第59章 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江中底浪来(66)

北 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南恨天没有爱过一个女人的经历,但他在见到香姝以后,他就知道自己爱上她了。

他对付香姝用的是母亲教给他的绝招之一——微笑。

他的微笑让香姝最终对他放下了戒心,因为他在笑的时候,最象一个男人——米佛儿。

他对另一个女人用的却是母亲教给他的另一大绝招——用强!

这个让他用强的女人就是排教的教主花凤凰。

因为花凤凰是那种喜欢被男人用强的女人,南恨天虽然对付女人的经验不足,但他在第一眼看到花凤凰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女人喜欢被男人用强。

这是不是很奇怪?男人对女人,或者女人对男人就是有种很微妙的感觉,这并不奇怪。

因为女人就是女人,男人就是男人,女人是男人的一半,其实还不到一半,因为女人据说是男人的一根而且是最不重要的一根肋骨造成的。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女人要是生气的话,就去找说这话那位前辈高人算帐去。

而女人往往又不正视这个问题,拼命地想成为男人的全部,结果当然是……

既然大家都知道结果,我就不饶舌了。

用微笑对付女人让南恨天虽然觉得很辛苦,但心情却是很悦愉的,因为当他用微笑对付女人的时候,他不想去冒犯或伤害这个女人。

虽然他很喜欢这种有些类似自虐的感觉,可是他还是有些怕,怕伤害自己爱的女人,更被自己爱的女人伤害。

但当他用带着些恶意的微笑并带着用强的念头去对付一个女人的时候,他就自如多了。

对付象花凤凰这样的女人,男人是不用有所顾忌的,因为花凤凰不怕男人——或许她只怕男人无能。

南恨天是在第三天后的一个黄昏去见花凤凰的。

这三天中一向冷竣的他坚持用微笑对付香姝已经让他的咬肌和腮肌已经有了麻木的感觉,虽然他的心情随着香姝的喜怒哀乐而变化,但他最终还是感觉着心情很充实很欢yu。

他还是很清醒的,因为他知道还有大事要做的——我绝不会为了女人而放弃一切的!

南恨天一想起他要做的大事,立即决定在黄昏的时候去见花凤凰,至于为什么选择黄昏去约见对方,据说是黄昏时在凄艳绝美的晚霞中人们的心情会很微妙很玄妙很敏感很动感,极容易擦出爱呀情呀的火花,让本就好冲动好动感情的男女坠入爱河。

——这当然还是那位前辈高人所言,至于他是不是也是在黄昏中约会后才得出的结论,谁也无法考究了。

反正南恨天这样的选择效果很好,花凤凰在落霞满天之际看到一位英俊无比的美少年用一种很欣赏很有情的目光看着她并在落日的掩映下向她走来的时候,她已经激动的晕了。

——这样的情景简直只能出现在少女怀春时的**中!

尤其当南恨天用一种近乎梦呓般地天籁之音说出一句“你真的很有魅力,是女人中的女人”的时候,花凤凰基本上崩溃了。

就在这一刻,她忘记了萧宝融,甚至也忘记了自己是谁,她现在已经被他征服,她渴望被他用强——用强力来征服她!

可是这位美少年只说了一句话:做我的女人只有一个条件,杀了你的情人,忘记他,投靠我。

——因为我才是你唯一可靠的男人!

“你是谁?你是不是风月教的南少教主?”花十娘真的晕了,在得到了南恨天肯定的答复后,她立即腻声说道:“排教以后就是你的了,我我……当然也是你的了……”

她火热的高低有致的娇躯已经投入到南恨天的怀里。

南恨天抱着热情如火的花凤凰就象抱着一块烫手的热山芋,他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大笨蛋,竟然只会勾.引女人,但勾.引上女人后却不知如何下手了。

但男女之间的事基本上都是无师自通的,当她的火热她的燥动一齐卷向他的时候,南恨天也一下子开了窍,当花凤凰意识到这个动作有些笨拙的美少年居然还是一只难得的菜鸟时,更是来了情绪,没几下,就已经让南大公子招架不住了。

但就在这时,一个实在不应该出现的人出现了。

——香姝来了。

她来的实在不是时候,如此香艳的场面让她羞红了脸,虽然她也曾在**中想过这样的情节,但那仅仅是在**中而已。

——有这样的想法就已经违背了母亲教给她的“淑女二十八心得”之十八条“淑女不得想一些太‘那个’的事”。虽然母亲没有给她讲“那个”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认为“那个”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今天她看到的肯定就是“那个”其中的一项而已。

至于“那个”到底有多少内容,身怀淑女心得的香姝也认为“那个”肯定不只有她看到的内容,可是她不敢再看下去。

于是她狠狠地一顿足,并且用很大声很有些受伤害的声音说道:“南恨天,你真不是东西!”然后快速的跑开,夕阳中她的步履有些踉跄,她的身影有些落寞。

花凤凰满怀风情地看着南恨天,南恨天故作轻松优雅地一笑,“我不喜欢一只涩瓜!”

花凤凰更是笑容满面,她媚笑道:“少教主,我倒是喜欢涩瓜!”

南恨天大为尴尬,他当然明白自己就是她眼中的涩瓜,可是他还是硬装出自己对女人很在行的模样。

“涩瓜,好吧,我就推荐你去做‘烟’、‘花’等门的门主,你就可以每天享受涩瓜了。”南恨天如此说。

“那位萧大公子呢?”

“朝廷中有事,据说是另一大皇族萧竹吟向他父亲萧舞风的权威进行挑战,所以他已经马不停蹄地走了。”花凤凰为了讨好这位少教主,自然是知无不言。

南恨天俊美的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意,他的笑让他的人一下子变得不可捉摸起来。

花凤凰看的呆了。

一时间觉得就是为了这样的男人死了,此生已无憾。

……本章完结,下一章“ 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江中底浪来(6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