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江湖封侯 [目录] > 第60章: 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江中底浪来(67)

《江湖封侯》

第60章 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江中底浪来(67)

北 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齐高帝萧道成死后,幼小的儿子即位,政权就落在了两位兄弟萧舞风与萧竹吟手里。

萧舞风有三子二女,三个儿子个个如狼似虎,而才识武功则以三公子宝融为最,也最受萧舞风器重。

萧竹吟膝下只有一女,名晚桐,被封为晚桐公主,。

萧竹吟又是萧道成的庶母所生,因此高帝虽然临终前遗命托孤舞风、竹吟,但在朝廷之上萧竹吟却是有虚名而无实权。

萧竹吟对萧舞风的飞扬跋扈欺压朝廷早就不满,可是他势单力薄,不敢和萧舞风硬抗,直到他前段时间遇见了一位故人,他才决定向萧舞风的权威挑战。

萧竹吟为人低调,以前在萧道成身为大将军之时,就被高帝赏识,在高帝剿灭武林群雄之际,他出力不小,但在高帝得到天下之后,重用的却是亲兄弟萧舞风。

然而萧舞风目中无人,刚愎自用,让高帝大为反感,但高帝在时,舞风也不敢太过张扬。随后高帝病重,萧舞风故态复萌,高帝明白,自己的孩子太小,只怕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要断送在萧舞风手中,因此,在临终前,他又重用萧竹吟,就是想利用萧竹吟牵制萧舞风。

当时,他后悔没有重用萧竹吟,因为萧竹吟无子,他必然会全力辅助幼小的太子,而萧舞风却没有这样的耐心,他一定会篡位的!

因此,高帝临终前,专门遗下密诏交给萧竹吟,让他关键时候可以调用其秘密力量制止萧舞风的谋逆。

然而,萧舞风的势力实在太大,大的让他始终不敢下决心对付萧舞风。

萧舞风篡权的意图更加明显,但萧竹吟依然没有下定决心,他不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作赌注。

直到一位故人的出现,才让他下决心与萧舞风一战。

——这位故人就是南江月。

南江月与高帝的关系尽人皆知,萧竹吟自然知道。

南江月的武功在二十年前就是名震天下的四大高手之一,她与她七心殿为高帝打下江山立下了大功,这点萧竹吟更知道。

无论是谁,只要有南江月这样的人在身边,他的胆气野心都会迅速膨胀的。

因为南江月这样的助手武功、心智实在太高,高到让每一个有野心有想法的男人都想为了自己的野心去搏一把赌一把的程度。

南江月告诉萧竹吟,她的风月教已经控制了天下武林(这点萧竹吟已有耳闻),她帮他是因为她不想眼看着高帝创下的基业落在别人的手里。

况且,高帝和她还留下了龙种,她为高帝生下了一个男孩。

萧竹吟大惊,他虽然知道她与高帝之间的亲密关系,却不知道她居然会生下高帝的骨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高帝与她生下的这个儿子才是萧齐政权的太子。

南江月话意楚楚,凄凄动人——这次与萧竹吟见面她没有蒙面,谁知她是什么意思——随着她内功的日渐精进,她的武功(包括她最拿手的惑人之术)自然更是如上层楼,尤其在学会了情帝的所有武功之后,她的武功之高,内力之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高到什么样的程度。

——能够将名列当今武林“五绝”之一的天丐文乞儿一招击败,她的功力之高真的到了令人寒心的地步。

“我怀了成哥的骨肉,可是与铁放鹤一役中,我受了重伤,如果不是遇上了武林中的盖世奇人情帝,我只怕死定了,也是我与未出世的孩子命大,情帝将我救往海外仙山,随后我就生下孩子,在海外仙山一晃就是十年,等到我回来的时候,高帝已经得到天下,但他却离开了人世。”

南江月说着,泪水已经肆溢,如梨花带雨,令人怜惜,再加上她用上了“骗不死人意未休”的惑人之术,直说的萧竹吟动容且随之一起流泪。

“虽然我与高帝没有媒妁之约,但我侍候高帝日久,而高帝对更是恩宠有加,当时你也在高帝身边,当然知道的比谁都清楚,是不是?萧兄弟。”这话她可是用上了“春江有意春水暖”的无上媚意对萧竹吟说的。

萧竹吟为人低调,并不是说他没有野心,他为人忍让,并不是说他没有个性。

为了生个儿子,他在十年之中曾经找了不下三十一位据说能生儿子的少女甚至是少妇。

可是,这些经过最有名的相士推算的一准能生儿子的少女或者少妇,却没有为他生下一个儿子。

他绝望了。

南江月的话让萧竹吟基本上深信无疑。

但让他下决心帮助南江月却是因为南江月许诺了他另一件事。

“我知道你找了太多的女人就是为了想生个儿子,但你都没有如愿,不过,这个愿望我却可以为你实现。”南江月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似乎有了羞涩之意,在她这样的绝世美人脸上,那一抹如桃花般的淡艳能够产生一种什么效果?

萧竹吟已经失色,他的气息已乱。

“竹吟,我是不是老了?”南江月脸上的羞红更娇,她的声音更柔,连“春江花月夜听潮”的最高境界“相对沐红妆”都已经用上了。

“不老不老,你比二十年前更年轻!”萧竹吟已经语无伦次,溃不成军了。

南江月依然娇羞有加,“我曾经预测到我今年将会再结珠胎,而且是名男婴,日后必极贵无比,不想竟然应在你身上。”

“真的?”萧竹吟差点跳起来。

“如果我们打败萧舞风,让真正的太子登上皇位,就封你为摄政亲王,由太子尊你为父,如果以后我们的儿子大了,我们再扶他登上九五大位,到时你就……”南江月的话音迷人诱人惑人。

“不用说了,高帝之子今在何处?年方几何?”萧竹吟急问道。

“他叫萧承天,今年二十二岁!”南江月一笑倾城。

“二十二岁,也该这个年纪,可是他正当年,我们的大计如何功成?”萧竹吟担忧道。

南江月叹息道:“竹吟,你不知道,我深谙相人之术,高帝之子孙都不能长寿,或许是上天有意对高帝生前的杀戮太重而做的惩罚,高帝正当壮年,正是大展鸿图之际,可惜天不假年,英年早逝,承天貌似高帝,我曾细窥天机,详察其容,只怕他之寿命绝不会超过高帝,是以才敢与君定共驱天下之策!”

南江月面有忧容,“竹吟,你不要以为我有什么企求,我只是想让你辅助高帝之子罢了,小皇上太小,舞风必不容他,我们联手除此逆贼,为高帝清理门户,也是为你,呆子,你还不懂吗?”

“我懂,我懂!真是天助我也!不过,承天登上大宝,必须立晚桐公主为后!”

“好!”

萧竹吟仰天大笑,一把将南江月揽入怀中。

南江月绝世的娇容漾起了一丝丝笑意,可惜萧竹吟此时得意正欢,根本就没有看到……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6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