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江湖封侯 [目录] > 第62章: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70)

《江湖封侯》

第62章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70)

北 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老何,论本领,我与南宫这辈子是超不过你了,虽然你一生老是打败仗,我们老打胜仗,可是我们的武功和名声偏偏就不如你。”温如玉笑嘻嘻地说道,“你长的实在寒碜人,当然是与我们俩比,不过你还是很有个性的,我们三大世家同气连枝,互为倚仗,共同支撑着江南武林,不过,我与南宫虽然服你,可是我们也想有朝一日能想出一个法子战胜你,我们俩人苦思冥想,差点愁白了头发,终于想出了一个妙计能够战胜你……”

温如玉故意一顿,不再向下说,还故意挑战似的看着何能焉。

“快说,什么法子?快说,快说,你们实在不怎么高明,这么多年了,你们能想的办法也都想完了,还是打不过我,我看这次你们也是一样,不会有什么好办法的。”

何能焉话虽如此说,但眼睛中又有一种新奇的渴望在闪动,“不过呢?我也实在太无聊,有你们陪我玩玩还是可以的,虽然你们比小老弟差多了,但小老弟被那个老妖怪抓走了,没劲没劲!”

何能焉说话似乎更语无伦次,当他说起小老弟的时候,眼中明显地透着着急和失望。

香姝在室内一听到来人是何能焉的时候,大喜过望,她可是知道何能焉的武功在当今武林中是非同小可的,父亲经常说他是当今武林的武学奇才,只是对武功一道太过于执着,反而让他的天赋蒙尘,不能窥破至高的武学境界,还把自己弄的神经兮兮的。

正因为他对武功的执着,也让他人过中年,依然浑朴如玉,保持着一颗纯厚烂漫的童心,他把得失名誉权势看得极淡,除了介日沉迷在武学之中,就是混身于玩童之中,倒也其乐融融,乐不可支的。

香姝与米佛儿最喜爱的人就是何能焉。

他们二人最爱捉弄的人也是何能焉。

他们从内心中最亲近的人也是何能焉。

在谷中,何能焉与他们一起胡闹玩耍,对孩子平素严厉的李神州却从来不问,因为何能焉并不仅仅在陪他们玩,他将自己平时悟得的武学心法在与他们玩耍的时候渐渐地教给他们。

要知道,米佛儿是从来不爱学武功的,可是他的身体却比一般读书人强太多了。除了他自幼服食的灵丹奇药外,不能说没有何能焉的功劳,这也是何能焉在遗世谷里颇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他的到来,对香姝来说,简直就是救星,可是香姝一听温如玉的话,心头就象又压上了一块沉重的石头。

“老哥哥要受骗的,我该怎么办?”她眼睛珠乱转,在黑黑的室内却是视物如昼。

酷似南恨天的那个小子不知何时正盘膝坐在她的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得香姝心头直发毛。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是谁?”他显然在用传音秘术与她说话。

香姝点头。

“我叫萧承天,我知道你叫香姝,你喊南宫不凡、温如玉叔叔,难道你认识他们?可是我查遍了整个江南,也没有发现你的来历,所以我对你的来历产生了怀疑,而你出道以来一直在寻找米佛儿,也就是说你与米佛儿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萧承天很随和的样子,说话的口气却是让人无法反驳。

香姝一惊。“我没有见过你,你怎么会认识我?”

“因为南恨天是我的朋友,而他又把你当作了他的朋友,可是你却不辞而别。”萧承天淡淡的口气中似乎有了别的意味,他说完后,再也不说话,显然在关注着外面的动静。

“老何,我与南宫知道,你可是当今武林中的五大绝顶高手之一,你的轻功只怕是天下第一……”温如玉话没说完,何能焉已经打断他的话。

“我的轻功可有了名字的,‘逍遥漫步’是不是很有诗意?是不是很雅致脱俗?”何能焉得意地炫耀。

“‘逍遥漫步’?好名字,不过只怕你起不出如此优雅至极的名字!”温如玉嘻嘻一笑。

“哪当然,这是我小弟米……起的。”何能焉本来想说这么好的名字当然是自己起的,谁知一张嘴又说漏了。

他怕自己一说出米佛儿他们一定会糗他的,可是他们今天居然不用米佛儿来糗他,何能焉正有些奇怪,可他还没有来得及想奇怪在何处,一直未说话的南宫不凡突然插话道:“老何,你是不是怕了?如果你怕了,我们就只好算了。”

“笑话,我老何会怕你们?”何能焉大为不服且很不屑,刚才的奇怪之念已经淡忘了。

“好,好,你的‘逍遥漫步’天下第一,你一害怕拔腿就跑我们哪里能追得上你?再说了,即使我们追得上你,我们也打不过你,所以呢,哎,还是不比了吧!就让如此精彩绝伦的好主意随风而去罢。”南宫不凡故意叹息。

何能焉心里就象猫抓一般地难受,陪笑道:“南宫,老温,好好,我都听你们的,我只想看看你们用什么法子如何能够战胜我。”

温如玉拍拍何能焉的肩膀,安慰他道:“老何,我们是什么关系,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我们之所以如此没有信心,还不是因为你的武功实在太高,高的让我们实在很惭愧,所以呢,我与南宫商量就是你不许用内力,更不能以‘逍遥漫步’逃跑,然后呢,我与南宫将你的胳膊、胸腹、四肢等五处大穴封住,只要你能在一柱香的时间解开穴道,我们就从此真的服你,不过,老何,这可是太难了,你就别试了吧,你要是真的再输了,只怕面子上不好看。”

何能焉挠挠头,“这个主意不错,可以试试。老温,南宫,快点,看我如何再次让你们难过的睡不着觉。”何能焉跃跃欲试,已经迫不及待地坐在地上,让他们点穴了。

温如玉看一眼南宫不凡,二人阴阴地一笑,骤然出手,将何能焉的五处大穴封住。

他们奸计得售,得意地刚要大笑,谁知何能焉却出声说道:“老温,南宫,你们的武功是不是退步了,噢,我知道了,你们俩个小子肯定去‘花月楼坊’了,哪里的姑娘可是太能战了,你们的手有些抖,内力不聚,老何怎么可能用一柱香的时间解穴,半柱香,不,半半柱香也用不了的!”

南、温二人尽皆失色,五大穴被封住还能开口说话的人只怕全武林中也不会超过三个。

二人正不知如是好的时候,何能焉突然又说道:“好啊,你们俩个小子越来越不学好了,居然在室内还藏着个女人,我好好听听,嗯,是个女人,哟,我感觉着还有一个人存在,怎么这个人就象虚无一般没有任何声息!”

何能焉的功力实在太高,然而他的心智纯朴的就象一位少年,“老温、南宫你们俩小子还藏着一位高手,怪不得说有把握制服我老何,他是谁呢?肯定不是丐头儿,他……”

何能焉自言自语,正低头深思的时候,一条淡淡的人影化出一道灯花般地幻影在他的眼前一闪而过。

何能焉兴奋的大叫:“好身法!好……”话还没说出口,人已经向后倒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7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