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江湖封侯 [目录] > 第65章: 行云却在行舟下,俯仰流连,疑是湖中别有天(73)

《江湖封侯》

第65章 行云却在行舟下,俯仰流连,疑是湖中别有天(73)

北 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元始复,正是飞花时节,除却翠色,尽是点点飘絮。平原突兀,乱石堆聚如柱,洞幽谷深,果是险绝妙处。相携扶,百侣觅新途。笑语时飘,涤去多少儒腐。及登临,四野入目,和风化石,刻下沉浮几度。易怒飞云,哀怨沧桑变故。西望旧都,曾是亚圣故居,转眼成空,留下遗训茅庐。成方赤土,人杰竞逐鹿。暗叹多少事,如一春草荣,百岁人长终去。俱往矣,各领风骚,谁道齐桓晋文今无?

——调寄古韵《流云赋登峄山》

碧波寒潭,就在凤凰湖下。

这是一处千年阴脉地泉,水质冰寒,常年喷涌,久而久之,在凤凰湖的中心地段的水下,竟然形成了一座天然的冰洞。

百年前,年轻的九天龙丐游侠至此,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发现了这处人间异景,他更知道此地是疗伤的最佳场所,于是将此处定为他的安身之地,后来文乞儿创建丐帮,遵师命将总舵设在此处。

要知水下极寒,平常人根本就下不去,而要到冰洞之中,寻常功力之人更不可能。“降龙八掌”乃天下至阳至刚的武功,内功心法自是纯阳至极的功法,当年九天龙丐为了能够进入冰洞,在内功心法上费了不少心血,才有了后来的“降龙八掌”问世。

因此,须练成“降龙八掌”才有可能进入冰洞。

文归吟背着文乞儿潜入水中,在文乞儿的指点下,他们在阴阳水界之脉处立住脚,一挥掌,湖底冰山现出一处洞口,洞口处悬浮着一层厚厚的如胶质状的流质,阻住了外面的水流下冰洞。

大自然就这样神奇,神奇的令人永远也想象不到它到底有多神奇。

“跳进去!”随着文乞儿一声令下,文归吟一挥掌,掌力将洞口的流状胶质一推,然后迎着扑面难耐的寒气,背着天丐纵身跃下……

就在他们跃下不久,水中出现了禹方舟的身影,他围着水下的冰山转了一转又一圈,终于阴阴地笑了。

禹方舟一浮出水面,昂天一声长啸,随后他以护法长老的身份命令,为了保障帮主和少帮主的安全,立即准备硝磺火药……

没有人敢不听他的,因为帮主刚刚任命了他为本帮的监教护法,帮主和代理帮主不在,他就是丐帮最高的首脑。

禹方舟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就是在等这一天。

为了等这一天,他甘愿从一名小丐做起,他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要想做人上人,只有投靠天下第一大帮。要想有所作为,他就必须与丐帮的上层人物保持亲密接触。

他做到了。

他浪迹江湖,以乞讨为生,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并不是乞丐,而是一位少爷。父亲在江湖中的地位极高,名望极响,他一直过着锦衣腴食的少爷生活,直到有一天,父亲死了,且死的很惨,父亲死后,母亲就领着他逃离了家园,而过惯富裕生活的母亲并不习惯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她病倒了,后来一病不起,死在了路旁。

那时禹方舟只有六岁,或许就是因为困苦的经历,他发育的很慢,他的年龄一直显得比他的同龄人小的多,但上天并没有亏待他,他有颗充满智慧的大脑。

在他坐在母亲身边哭闹的时候,一个女人帮他埋葬了他的母亲,并且将他带走了。

这个女人告诉他,她认识她的母亲,也认识他的父亲,而且他的父亲还是她的好朋友。

她说她有很要紧的事要做,没有太多的时间管他,就将他寄送在一个姓禹的朋友处,临行前,她交给他一本武功秘笈——离别枪!

叮嘱他要好好地跟着姓禹的伯伯练功,长大后为父母报仇,这个女人告诉他她知道父亲的仇人是谁,而他要报仇就必须练好武功!

这个女人在他的心目中就成了自己的母亲。

他长大后,知道这个女人叫南江月,是无所不能本领通天的风月教教主。

禹方舟练功练的极苦,也极有成就,离别枪据说是前辈异人杨开苍所创,与霸王枪一起被尊称为武林神枪。只是武林神枪失传已久,不想离别枪竟然在南江月手中出现。

南江月在见到禹方舟施展枪法后,赞道:“此子必将名震武林!”

让南江月高兴的是禹方舟机警跳脱,智慧过人,隐然有大家风范。让她更高兴的是此子对她的濡慕之心,她很高兴,认下了禹方舟这个义子。

南江月有自己的打算,谁能知道这个武林中最神秘的女人在想什么?

南江月又送给禹方舟一本武林秘笈——霸王枪!

“方舟,练好此枪,你就是武林神枪!”这是南江月对禹方舟的说的。

三年后,禹方舟练成霸王枪,但他却不愿到风月教中任职,他告诉南江月,自己愿意到风月教最大的敌人——丐帮中做事,并且从一名小丐做起,他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南江月当时二话没说,当即同意,在禹方舟的眼中,她读得懂禹方舟的内心。

禹方舟不愿到风月教,因为风月教中不仅有南恨天,而且有南妙歌。他不想让任何人因为自己是教主的义子而另眼看他,他要凭自己的本领混出一个样子来。

禹方舟真的干得很好,从一名小丐到丐帮的监教护法,他才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

在别人的眼里,他依然是位天真烂漫的稚气少年。

谁能知道在他纯真烂漫的笑容下掩藏着一颗比老狐狸还狡猾阴狠的机诈?

从文归吟背着文帮主进入冰洞的时候,禹方舟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出来。

哪怕文归吟是他的义兄!

在他的眼里,文归吟已经没有用了,他作为义兄已经完成了当义兄的责任——成全了自己今日的地位就是这位义兄的责任。

禹方舟想的更远,他不仅要将丐帮改造成真正的天下第一大帮,而且要将丐帮改造成属于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丐帮!

他的野心很大,只是他现在把它隐藏在内心深处。

文帮主和文归吟进入冰洞后,禹方舟潜入水底不下十次,终于,他找到了对付他们的办法。

地泉冻结附近的水底成冰,因为凤凰湖的面积真的太大,且地处江北内陆,水温也很高,所以地泉结起的冰山也就是有数里的光景。

九天龙丐发现这一处寒泉冰山后,用了不下十多年的功夫在寒泉喷涌处不远另外打造了一个冰洞。

冰洞中没有水,是因为冰洞口上飘浮着一层厚厚的胶质状的浮物。

胶质状的东西其实是地泉的寒气随着泉水的外涌凝洁成的浮冰,由于寒泉里有多种矿物质,随着极寒的泉水喷涌后又遇上相应水温较高的湖水,就凝结成了这层悬浮在冰洞上方的一层屏障。

禹方舟看准的就是这层胶质状的悬浮物,他将准备好的硝磺火药以及他秘密地从风月教中带来的“雷火神弹”全部塞进了悬浮物中!

他相信,文帮主和文归吟出来的话,就一定会用内力冲开这层胶状物质,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敢保证世间绝对不会再有文帮主和文归吟这两个人的存在了。

——他放置的火药足以将凤凰湖底炸翻!

米佛儿醒过来的时候,他的手上脚上已经被铁链锁住。

这是怎么回事?

他努力地让自己清醒过来,他才想起自己跟着何能焉练习“逍遥漫步”渐入佳境的时候,巧遇文五叔涉险,在出身相救时,被上次见过的那位蒙面女人击昏,然后就到了这里的。

米佛儿一想明白,暗叹自己太衰了,为什么一遇见这个女人自己就会倒霉?上次如果不是晚月相救的话,自己只怕根本就摆脱不了这个女人的控制。不过,自己最终还是没有摆脱得了这个女人的控制。

这个女人似乎也知道普通的点穴功夫根本就制不住他,干脆就给他带上镣铐,对于不会武功的米佛儿来说,这真是一件头疼的事。

米佛儿抬头看看四周,这是一个山洞,光线很暗,看不清远处,地上铺着些干草,算是让他睡觉的地方。

米佛儿摸着铐他的铁链,才发觉另一头是镶嵌在岩石中的,他用力拉了拉,根本就没有一丝松动的意思,不由地长叹一声。

就在他叹息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人在向他的脖子里哈气,他吓了一跳,回头,山洞中空荡荡的,阴暗依然,哪里有人影?米佛儿的头发一下子竖了起来。

“有鬼,这世上难道真的有鬼?”他的心里发毛。

他看了看四周,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就决定躺下歇一会,这些天他也真的累了。

他刚一躺下,又感觉着有人向他的脖子里吹气,他猛地转身,依然空寂无人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