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江湖封侯 [目录] > 第9章: 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9)

《江湖封侯》

第9章 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9)

北 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本想说几句狠话,可又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但仍然态度坚决地站在晚月身前,作保护状。

晚月心中感动,暗自寻思:“呆子,你自身尚自不保,还来保护我,如果事情闹僵,只怕你想走也走不了。”

晚月狠下心肠,喝道:“你小子也太不自量,本公主是何许人也,岂用你多管闲事,快滚开!”

——“高将军,将这小子赶走,我不想再看见他!”晚月说罢,转过身,再也不看佛儿。

佛儿一下子呆了,他弄不明白为什么晚儿说翻脸就翻脸。

“小子,你没听见吗?公主叫你滚开,再不滚开,老子打断你的腿!”秦帮主狠狠地骂道。

“请公主上车!”高离天拱身一揖,“公主,恕在下无礼!”一挥手凌空将晚月的双臂穴道闭住。

秦帮主献媚地一笑。

“公主,请上车!”

晚月一腔怒火正无处发泄,此时一见秦帮主的讨厌嘴脸,蓦地想起她之所以有今日之劫,全是因此人之故,她含愤出脚,竟然将毫无防备的秦帮主踢了一个跟头,要知她双臂虽然不能动,腿上功夫却未失。

晚月在车前呆了半晌,终于无助无奈地上车。

在马车起动的一瞬,扬起的车帘露出晚月一张无望无助的俏脸,她悲伤地眼神隐含着离别的绝望。

——此地一别,将再无相见之日!

别了,佛儿!

别了,爱人!

晚月的眼中溢满泪水,她更清楚,自己此去,将是人家砧案上的鱼肉,她绝对逃不出宇文归燕的手掌,她将彻底失去她刚刚得到片刻还没有仔细回味咀嚼的挚爱。

晚儿的嘴唇抖动,似乎在说什么,她在说什么呢?她是在告诉佛儿什么吗?

天地似乎一下子失去了颜色,只留下滚动的车轮声、马蹄声……

佛儿依然呆呆地站在那里,喃喃:“她走了,她走了……”

他懵懵懂懂地意识到:自己就象失去了一件最宝贵的东西,可是这件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他却就不上是什么。

他看见了晚月临行前那绝望悲哀无助无奈的眼神……

她的眼神中分明有着太多的不舍不甘不愿,她的嘴在动,她在说什么呢?

她在告诉我什么吗?

佛儿突然明白了,晚儿之所以跟他们走,完全是为了自己,如果她不走的话,他们一定会杀了他的。

——一定是这样子的!

可是佛儿明白的太晚了。

“晚儿,你不要走,我要救你,等等我!”佛儿拼命地跑着,跌倒再爬起……

官道尽头,尘扬。

伊人已杳。

佛儿的嗓子已哑,衣破神伤,他有生第一次有了伤感的挫折。

“晚儿,我要救你,我一定要找到你!”佛儿遥望着天之尽头,语气坚定而执着。

“小子,别做梦了,你已经没有明天了!”

正当佛儿伤神心忧的时候,一声刺耳的怪笑响起,秦帮主去而复返,正阴阴地盯着他。

“小子,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倒是一个多情种子,只是她是少主的女人,你表错情了,所以你必须死!”

“你凭什么杀我?你无权杀我!”佛儿抗声道。

秦帮主嘿嘿一笑。“你认为你们的伎俩就能瞒过高统领还有老夫吗?真是可笑!晚月公主认为她如此做就能救了你,真是幼稚的很。小子,你死定了,也让你死个明白,要杀你的可不是老夫秦横行,而是高离天高大统领!”

——“你不懂江湖规矩,又不会武功,偏偏又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别说是晚月公主私自逃婚之事,仅是知道高统领的武功之秘一事你就死定了!”

秦横行话音未落,双手已经狠狠地扼住了佛儿的脖子。

秦横行的武功已臻一流水平,对付不谙武功的米佛儿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绰绰有余。佛儿在生死关头,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不一会,佛儿的白眼上翻,体内浊气涌动眼见就要昏死过去。

佛儿潜意识地挣扎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再也见不到妈妈、姥姥了,还有爸爸……”

——“不行,我不能死,香姝妹妹还要让我陪她去掏后山的鸟窝呢……”

——“……我还要去救晚儿呢……”

佛儿喘不过气,只觉得体内的浊气澎湃汹涌,就象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整个身体被浊气冲撞的就象要爆裂一样,难受之极。

谁知就在此时,佛儿突然觉得丹田内现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明珠,明珠闪动着五彩的光泽,竟然将浊气缓缓地吸了进去。

佛儿对这一现象大感好奇,潜意识里觉得如果明珠转动的再快点就好了,他念头一起,明珠果然转动的更疾,晶莹的五彩之色更浓,浊气似乎更快地被吸进珠内。

如此反复,体内的浊气渐稀,已经没有先前那样的难受。

他更加起劲地催动明珠,明珠也似乎知道他的意图,渐渐地将他体内的浊气吸净,佛儿心头一阵清凉,头脑也渐渐清醒,只是他刚一停止念头,浊气立时又溢满胸腔,佛儿只好再次催动体内那颗璀璨的明珠重新吸取浊气,如此周而复始,直到体内再也没有浊气产生。

佛儿不敢放松,怕一不催动明珠,又要受那身体欲裂之苦,所以他继续催动明珠,明珠的五彩更亮更晶莹,竟然如一轮明月般将体内照亮,佛儿只觉得全身如沐春风暖阳般地舒适,这种感觉他从来就没有过,一时间,他倒是想永远如此这般下去。

正当他陶醉于此的时候,一股清凉的气流竟然从他被紧紧扼住的脖子上传入,他更觉舒畅,明月般的珠子转的更快更亮,清凉的气流流入的更快,渐渐化作暖流散入四肢百骸奇经八脉……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