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王妃 [目录] > 第106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5)

《契丹王妃》

第106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5)

薇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的手凝固在半空,凝视她半响,他才缓缓放下,将被子拉起来掖到她的下巴处。

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她梦中呼唤的名字,会是他。

寒……

他渴望她这么叫他。

抽回手时,她忽然转身,脸颊枕上他的掌心。

他像是被电击一样顿时不敢动。

德锦抓着他的手,将脸放在他的掌心,梦中又在呓语着什么。

“你回来了。”

一滴泪,顺着她的眼角,流到了他的掌心,温热的液体烫着他的手心,食指轻轻摩擦她细嫩的皮肤,他的心紧紧地绞缩,疼得几乎窒息。

“我是耶律寒,你听清楚了吗?我是耶律寒。”

她的梦中,他的黑衣在风中飘扬,荷塘边的荷花开得热烈,他将一大把荷花递到她的手中,然后温柔地,将她拥入怀抱。

“锦儿……。”他轻声唤她,眼中凌厉的光芒化作温柔的爱恋,浓浓地化开去……

在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之前,天边还是一片没有希望的黑暗之时,耶律寒一身酒气回到宫中。

皇上龙体欠安,国家大事大多交到他的手里,他日理万机,只有在让他麻痹的工作中,才能稍微减轻心中的痛苦,而每当夜深人静之时,那种透彻骨髓的思念便排山倒海般席卷了他。

他还是忍不住,偷偷地去看看她,而每次回来,都是酩酊大醉。

推开书房的门,里面灯火通明,他抬起手遮住眼睛,艰难地透过指缝看去。

“明明知道她不会爱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傻?”

“燕燕。”他酒气冲天,整间屋子很快便弥漫了浓浓的酒味。

萧燕燕走过来,将醒酒茶递给他,“快趁热喝了,否则明天起来头会痛。”

“不!”他躲开,摇摇晃晃坐下,吐着酒气,“我不醒,永远也不醒,醒来之后会想她……。”

“不是让你忘了她吗?为什么这点事都做不到,我记得现在耶律寒是一个冷血无情,残忍得六亲不认的魔鬼!他不会这么懦弱!不会这么没用!当年你是怎样做到忘记一切的?为何现在又做不到!”她扔了茶杯,对着他歇斯底里地大叫。

“是啊,为什么我做不到?燕燕,我早已不是原先的我,你知道的,从那以后我就不是原先的我了。”他孤独地笑起来,望着外面渐渐沉入天边的明月,他眼眶中闪着水的晶光。

“你是我心里的神。”她蹲在他面前,拉起他的手,在上面写下一行字,“你是我的神。”

“燕燕,过去的,永远不会再回来,犯下的错,也永远无法弥补。”

“过去的都让他过去,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总有一天,她心中的仇恨慢慢淡化,她会爱你的。”

她缓缓地靠近他的怀里,轻轻合上眼睛。

这让她怀念的怀抱,曾经,让她依靠的港湾……

月亮沉入地平线,天边泛起白光。

天,快亮了。

明黄的龙袍混乱披在身上,口中没有间断地咳着。

清晨的冷风吹动他孤单的身影。

他缓缓地靠在墙上,冷风中,他闭上眼睛。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忘了他。

“燕燕……。”

清早的空气有一层薄薄的凉意,虽是夏日,但是冷热交替的温度让病弱的人无法承受。

地上吐了一大滩鲜红的血。

四郎颓然倒在床边,一只手撑着床板,想要让自己站起来,然而他才一动,身体便剧烈地疼痛起来。

“咳咳咳……。”一连串的咳嗽冲击他的五脏六腑,他感到眼前一片白光,什么都看不到。

听见里面异样的响动,刚从外面回来的银镜急忙加快了脚步,推开门,看见这一幕,吓得惊呼:“四郎!”

她跑过去,将他扶起来,“你怎么自己下床了,你病得很重啊。”

“公主,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他感觉死亡的边缘,离他是那么近?他无法运功疗伤,无法拿起刀剑,甚至稍微激动,都会牵扯到他的伤,他究竟,受得是什么伤?为什么?他在剧烈地思念她的时候,会疼得仿佛随时可以死去?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你伤的很重,伤及内脏,一时半会儿不会好。”她用丝巾擦干他嘴角的血渍,不敢抬眼看他。

“真的只是这样吗?”有种感觉告诉他,还有另外的原因,以他的功力,就算伤及内脏,也可以运功疗伤,可是……他现在跟个废人无异!

“我不会骗你。”她抬起头,温婉地笑笑,然后从怀里取出一个荷包,“把这个带上。”

“多谢公主美意,在下不能……。”

“戴上它好吗?算是报答我救了你。”她含泪的眼睛望着他,让他无法拒绝,只好点头答应。

“这里面有木叶山的圣木,随身带着它可保你平安,同时,它是极好的提神的药材,让你随时头脑都会保持清醒,四郎,一定要时时保持清醒,睡觉不要睡得太沉……。”她一边说,眼中的泪水一边落在他放在腿上的上手背上,他的手指动了几下。

“公主?”他虽疑惑她的话,然而她语气中真心的关切之意让他很感动。

“你不会有事。”她靠在他的胸膛,荷包里圣木的香气让她混乱的大脑清醒极了。

………

“他不能再支撑了,公主,你的‘圣女经’只能护他到这里。”空暝大fǎ师像宣读圣旨一般宣布了他的生命。

“有什么办法?求求你,我不能让他死。”她几乎下跪了,他不能死啊!

“忘情断爱!”

“忘情断爱?”天哪!这样的代价她怎么付得起。

“他本就是已死之人,公主用‘圣女经’护住他的五脏六腑,可这也只能救他一时,他的生命,本来就该终结,忘与不忘,已没多大的区别。”

“还有……别的办法吗?”

他摇头:“强行救活一个已死之人,已是犯了大忌,木叶山的神灵会降罪的,公主。”

“不管什么罪,我都要救他!”

“他最多,还可以撑一个月,如果他意志坚定,魂魄便不会离开身体。”

……

……本章完结,下一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