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王妃 [目录] > 第17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16)

《契丹王妃》

第17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16)

薇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银色的光闪过她的脸,她闭上眼,朝着自己手腕狠狠割下!

鲜血涌出来,汩汩的流着,她立刻伸到他的嘴边,一只手扳着他的嘴,让鲜血一滴滴滴进他口中。

舌尖一触碰到水的滋味,他立刻蛮横地抓住她的手腕,放到嘴边,像野兽一样贪婪的吮吸那甘甜的液体。

紧紧咬着下唇,手腕一阵阵刺痛,她能感觉自己的血液正像水一样被他吸食,他是吸血的魔鬼!

…………

太阳已经快要落下了,淡淡的余晖洒进洞里,一片柔和的红光。

德锦从他嘴边无力地抬起自己的手臂,手腕上均匀排列的几个伤口都已经凝结成赤色的血痂,只有刚才被他吸过的还保留着新鲜的红色。她脸色苍白,嘴唇一丝血色也没有,慢慢地站起来,身体摇摇晃晃,扶着洞壁勉强走到洞口,应该快到了吧……..

发出一声难过的呻吟,沉重的眼皮终于挣开,耶律寒支撑着身体坐起来,头疼的厉害。洞口的光被遮住,看不清他苍白的脸,而他锐利的目光却立刻搜寻到倚在洞口那抹小小的人影上。

昏迷之前,隐约间,他看见她满头大汗地为他吸毒液,那不是幻觉吗?她真的回来了?她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趁机逃走吗?她可以扔下他在这里毒发而死,又何必再跑回来救活他?

“你醒了。”德锦转过头,夕阳中,她站在红色的光辉中,只转过一个侧脸,没有红色的胎记,精致的五官犹如精雕细刻的瓷娃娃,头发被风吹散,漫无目的地上下翻飞,忽然之间,他觉得她像蝴蝶,仿佛随时都会飞走,飞离他。

身体内某个地方微微疼痛起来。

“他们很快就来找你了,你忍耐一下。”她的声音虚无缥缈,轻微得不可觉察。

“有水吗?”昏迷中,他记得他是喝过水的,而且喝得很满足。

“没有了,你再忍耐一下。”德锦无力地蹲下来,头沉重得像灌了几百斤铜,胸口一阵阵紧缩的疼痛,她脸眼皮都快抬不起来了……..

突然之间,震耳欲聋的马蹄声铺天盖地的传来,德锦捂着胸口,一只手紧紧抓着洞口,才不至于被那些马蹄声震倒,她真的好想倒下去。

耶律寒站起来,身体依旧无力,而脚步却稳健有力,他走到洞口,看着外面弥漫的灰尘中几十匹马齐齐停下,马上的人整齐的跃下马背,在他面前跪下。

“属下保护大王不力,请大王降罪!”声音在空旷的沙海中回荡。

耶律寒微微摆手,转身对她说:“还不走?”

然而,她的脸惨白得几乎透明,嘴角微微上扬,嘴唇轻轻翕动,却什么也没说出来,身体便在他面前无力地瘫软下去。

“你……。”他及时伸手接住她,她当真柔软得像一滩泥,才多久,便像全身的骨头都被拆了一般。

她为他吸毒血,是中毒了吧。

“回去!”他抱着她,跃上自己的黑色骏马,扬鞭,飞驰回去。

随行的大夫坐在床边,,看这躺在床上苍白得近乎虚无的女孩,几乎不敢相信人居然可以白成这样!

“是中毒吗?”耶律寒的声音冷冷地从大夫身后响起,大夫吓了一跳,站起来,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须说:“不像是中毒,倒像是……..。”他顿了顿,确认自己的诊断无误之后,才说,“失血过多。”

“失血过多?”

耶律寒冷笑,失血过多的人是他吧,被她吸出那么多毒血!

大夫思索了一阵,说:“还是把脉看看吧。”

说着,小心掀开她的袖口,却不禁倒吸一口气:“这……。”

她右手,从手腕一直延伸,密密麻麻排列了五六道伤口,伤口已经凝结成赤红色。

耶律寒大步向前,抓住她的手臂,看着那几道伤口,忽然之间有些明白过来,回味着口中甘甜的味道,他有掀开她左手的手腕,同样的,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他忽然动容,抓着她手臂的手有些微微的发抖。

她竟然……..她竟然,给他喝她的血!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1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