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王妃 [目录] > 第26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25)

《契丹王妃》

第26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25)

薇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宋

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即使人丢了,也不能明目张胆派人去找,毕竟和遥辇部的和亲是秘密进行的,遥辇部想联合大宋的势力打败耶律寒,却没想到精明如他,早就先一步等在那里,就算不能把宋使都杀掉,也不会让他们进入大辽一寸国土!

皇上开始恐慌起来,秘密派出的探子得到了证实,那天被土匪劫杀的大宋使者,只有德锦公主和林家小姐逃了出去,而后,居然真的是被耶律寒抓住了!

耶律寒的手段他早就听说过,那个像魔鬼一样的男人啊!他会采取怎样的办法处理这次的事件?虽然目前还是一片风平浪静,但是越安静,就越让人不安心。

朝堂上,宰相潘仁美依旧出处针对杨家,而杨业父子却也不是省油的灯,毕竟在战场上征战多年,谋略作战中还是学会了不少对敌之道,不管是战场上的敌人,还是政治上的敌人,一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只有杨四郎一直愁眉不展,皇上不肯派出人去找,甚至他亲生女儿已经性命堪舆,他亦不管不顾。

下了朝,他便急匆匆忙着去找,前往大辽和西夏高丽等地的商队中,他都给了他们德锦的画像,只要看到她,就让他们飞鸽传书通知他,无论多渺茫的希望,就算要让他和辽人孤身血战,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

回到天波府,就看见七郎远远地跑来,这个傻小子,平时就和德锦特别合得来,此刻也是焦急不已,见了他,忙问:“四哥,有消息了么?”

他苦笑:“还没有呢,我现在要去振威镖局,听说他们有一趟镖是押往辽国的,他们势力庞大,就算贺兰山的土匪也忌惮三分,我想让他们顺带找找看。”

“振威镖局,好啊,四哥,我和你一起去!”七郎年纪虽小,却也十分能干,他平日就喜欢和德锦一起吵吵闹闹,现在她不见了,他有好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两人急急就往振威镖局去了,多一个希望,他们就更容易找到她了。

她受不了这燥热的天气,来了有半个月,除了帐篷外那个小小的水盆,她连一滴水都没见过!

林海柔闷闷的想着,自出娘胎以来,她从来没这么脏过!她是千金大小姐,每天洗不完的热水花瓣浴,哪有像现在这样发愁过?前天,她看见耶律寒躺在木盆里闭着眼睛享受热水浴,她是不小心闯了进去,当场便羞红了脸,他们虽早已有过肌肤之亲,可是……她却从来都不敢抬起脸望他,羞涩的在他怀里,她只觉得很安全,他宽阔的肩仿佛撑得起天和地,健硕的胸膛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温暖。

他抬眼看她,却故意忽略她眼睛中强烈的需求,她只想好好的洗个澡,别无他求,而他只是冷漠的说:“出去。”

烈日烘烤,她身上都被汗水浸湿了,额头上滚下的汗水弄脏了她的花容月貌。

天哪,她要疯了!

“咳咳……。”身后传来德锦虚弱地咳嗽声,她又病了,自上此后,她的身体就没有一天好起来过,耶律寒照样把她拴在外面的木桩上让她受烈日的蒸腾,风雨的侵蚀,让那些恶劣的天气把她折磨得一天一天消瘦下去。

她转头去看她,她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脸上因为烈日的暴晒而微微泛红。

“锦儿。”她小声地叫她。

德锦抬起头,对着她绽开一朵灿烂的笑靥:“进去吧,我在这里习惯了。”

她脖颈处的皮肤开始蜕皮,这沙漠中的烈日真的快让她承受不住了,白天热的要死,晚上却能把人冻死!她不禁苦笑,这样冷热交替的折磨,迟早有一天她会疯的吧。

“我陪你。”林海柔心疼地看着她,又听见她几声咳嗽,她便站起来:“我求他让大夫来看看你。”

“不!”德锦连忙出声制止她,站起来,却不料头一阵晕眩,直直向下载到。

“丫头!”林海柔看见她突然倒下,急着跑过去,可跑到一半,便见她后面闪出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她落地之前把她接在怀里。

“头疼……。”德锦捂着头,轻声嘤咛,“头疼……。”

然后她听见头顶上传来一声冷笑,她猛地觉醒,本能地后退一步,离开那个冰冷的怀抱,却一不留神跌坐在沙地上。

耶律寒蹲下来,看着她泛红的笑脸,轻蔑的笑出声:“原来,你竟是这么顽强,任凭本王怎样折磨你,你都不来跟我求饶。”

德锦冷着脸,抑制着胸腔内那股麻痒得想要咳出声来的难受感,倔强地说:“我没有必要求你,命是我的,你没有资格在这里发号施令,我……咳咳……。”她别过脸,捂着胸口咳得气都喘不上来。

他仰头大笑:“好一个你自己的!小奴隶,你大概忘了,这是我的地盘,在这里,我让你生你便生,让你死便死!”

“那又怎样?你敢让我死吗?要是敢,为什么不试试看你有没有能力让我死!”她故意用话刺激他,她讨厌看到他一副冰冷骄傲的模样,仿佛真的就可以主宰她的生命!

他眯起眼睛,危险地看着她,深邃的眼眸冷如寒星:“你以为我不敢?”

“不!”林海柔突然冲出来,挡在德锦面前,用身子护着她,“她不是故意的!求你……。”

“哼。”他嘴角扬起一个冷漠的弧度,“我不会让你死,除非你求我,我要亲耳听到你求我,求我让你死!否则,你这一辈子都别想逃出我的掌心!”

他一定是魔鬼,一定是从地狱来的魔鬼!德锦看着他,心中只有这样的想法。

噢,这可怕的噩梦啊,什么时候我才会醒来?

她低下头,明亮的眼眸淡下来,看着束缚这手脚的铁链,突然间好恨好恨!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用这样的东西困着她?她不要再过回以前那种日子!不要!

耶律寒嘲弄地看着她,却看到她突然用力扯着手上的铁链,两只纤细瘦弱的小手使劲扯着那个比她的手臂还要粗的铁链,越扯越用力,然后,明亮的眼睛里突然像燃起一把火,亮的恍若天上横行的太阳!

她的手用力,粗糙的铁链磨得手臂上渗出血丝,那些还未完全恢复的伤口仿佛又要裂开!

他皱眉,刚想出声阻止,却听见马蹄声在近处停下,然后便听有人说:“慕胤大人,你回来啦,大王等着见你呢。”

“知道了,把马牵去。”慕胤的声音像春风一样徐徐吹来,德锦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他,眼神慢慢的变得柔和。

他回来了。

耶律寒却始终盯着她,看着她突然停止那疯狂的动作,抬起头,眼里的火焰像遇到水一样,一瞬间熄灭,继而,变得如和煦的春风。

慕胤转头看见她,对她温柔一笑,便看向耶律寒:“大王,他们很快就会到了。”

“嗯。”他冷冷地回应,起身对着慕胤,“大宋那边有什么情况?”他的手放在身后握紧,指节苍白,刚才……她看着慕胤……居然如情窦初开的少女般脸颊羞红,那眼神,分明是爱慕,不!不只是爱慕!还有深深的扯不清的情丝!

“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天波府杨家正在忙着联络各个前往我大辽和西夏的商旅,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杨家!德锦突然睁大双眼,他刚才说的,是杨家吗?是杨家吗?他们在找人!找她吗?他们在找她了!

“找人?”耶律寒眯着双眼,在思索着什么。

“对,好像是……。”慕胤悄悄打量一眼半跪在地上的林海柔,“德锦公主。”

“德锦公主。”耶律寒嘲弄地看了一眼林海柔,“为什么他们的皇上不找呢?杨家,他们和德锦公主是什么关系?”

“据说德锦公主在宫里十分不得宠,她的母亲柔妃在她没有出生之前已经失宠,住在冷宫,德锦公主从小和杨家的人交往甚密。”慕胤面无表情的禀报着从探子那边得来的消息,他看见正在听这话的‘德锦公主’脸色越来越苍白,心不在焉地看着一边。

而她身后的小丫头却是已经额头上沁出微微的汗珠,手指紧紧绞着衣角,脸色苍白,连嘴唇也变成灰白色。

“不得宠?”他漫不经心地转过身,问:“公主,你来我大辽的用意为何?”

林海柔这才幽幽的抬起头,一双眼仿佛失去了神采,灰蒙蒙一片:“护送林家小姐,你不是知道了吗?”

“护送?”耶律寒眼底的寒意更深,“别考验本王的耐心,我的公主。”

“这是实话。”她的声音细若游丝,幽幽地从失去血色的嘴唇中溢出。

耶律寒什么也没说,大步走回去,这些对他来说任何意义都没有,他此刻,满脑子里只有,只有……她看着慕胤的眼神,那么深,那么真的眼神。

是因为他的身体里有她的血吗?是因为她给他喝过她的血,所以自那之后,他的脑子里便总浮现出她那双明亮的仿若天空的眼睛,那双眼睛看向他,总是淡漠冰冷,不带一丝感情,他原以为她只会有这样的眼神,没想到,却还有这样一番模样,深若汪洋……

该死的女奴!

该死的!她竟敢……竟敢用她的血来诅咒他!她经妄想凭她的几滴血就可以改变他!哼!太天真了!她真的太天真了!

他紧紧握住桌子上的茶杯,轻轻用力,细瓷的茶杯顷刻间变成一地碎片!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2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