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王妃 [目录] > 第38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37)

《契丹王妃》

第38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37)

薇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林海柔蜷缩着身体,坐在炽热的沙中,天空蔚蓝,晴天白日,她感觉不到一点儿光,或者说,她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这样的结局,为何一开始她没有想到,为何明知没有回报还要无止尽地付出,飞蛾扑火,她终于体会那种烈火焚身的痛苦。

……苍天垂怜……

苍天,如何垂怜?……

手腕上不断有血丝渗出,沾染得她的一双小手满是血腥,那种疼痛,她不管不顾,任由它流淌,从她的指尖滴落,黄沙漫漫,单这一片鲜红刺眼。

流吧,就这样流吧,流干了,就不会再有任何感觉,什么尊严,什么自由,什么情,什么爱,统统不会有!

耶律寒托起她的手,看着那些因为激烈挣扎而被铁链磨出的伤口,在原来那些伤痕上更加触目惊心,她的伤口,一道道,数不胜数。

“进去止血。”他语气中带着命令,心里却是真的希望为她止血。

“不用你管!”带着哭腔,德锦偏过头,不让他看见她狼狈的脸。

他一把搂过她,手指抬起她美丽的脸,淡淡道:“现在你是我的女人,你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属于我,包括你的血液,就算流,也要流给我!”

她惨淡的笑,是啊,她什么都输给他,包括着血液!第一次,她有多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有这鲜红的血液!就是因为这些东西,让她救了这世上最该死的人!

他解开拴住木桩的铁链,不由分说便抱起她,走进大帐。

“你……。”德锦看着他,心狂跳着,他一脸冷漠,坐在她身边。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伤害你。”

“听话……。”她琢磨着这两个字,那是什么意思?任他处置吗?就是说他可以主宰她的一切?

“我不希望自己亲手毁了你。”他像是在警告,不带一丝感情。

德锦不再说话,手腕上,铁链摩擦着伤口,钻心的痛。

他拿起温热的毛巾开始擦拭她手腕上的伤口,那些伤口不大,只是皮肤擦破了,但是擦破的面积非常大,看得出她是非常用力在挣扎的。

“她对你那么重要?”他语带讥讽。

“是。”

“既然你是德锦公主,为何要这么拼命保护她,除非……。”他拉起她额前的一缕发丝,“她是林家大小姐。”

德锦一惊,看向他:“不是。”她故作镇定,“她是我的丫鬟。”

“是吗?”耶律寒懒懒的躺在她身边,手指玩弄着她垂到腰间的长发,“这样的把戏你还要在跟我玩一遍吗?”

“是真的,信不信由你。”她转过头,扯过被他抓在手里的头发,有些生气,“我干嘛要跟你耍把戏!”

他笑起来,坐起来,重新拉过她的发丝,“我不喜欢有人骗我,公主,别考验本王的耐心。”

德锦气恼地有一次扯过头发,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谁骗你!是你自己不信,我才没有考验你!”

他一把拉过她,手指捏着她的下巴,眼中透出不耐:“你的美貌还不足以使我改变,公主,你还比不上她”

“好啦好啦,我告诉你。”德锦走下床,眼睛机灵转了转,“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嘛,来的时候遇到土匪,林小姐被土匪抢了,我一个人又害怕,又打不过那些土匪,后来是她出现救了我,把那些土匪引开,带着我逃出来,然后她爹却被他们杀了,她一个人无依无靠,我只好带着她回大宋,谁知道半路上又被你抓了,然后她就冒名顶替罗!”她一口气说完自己胡编乱造的故事,回过身看看他,见他似信非信,又加了一句:“其实她是个好人嘛,很小就没了娘,为了救我爹又死了,真的好可怜那。”

耶律寒盯着她的眼睛,看她不慌不忙说完,没有一点儿心虚的样子,才说:“只是这么简单。”

“对啊,我也不想骗你啊,她真的好可怜,所以你不能辜负她你知道吗?”才怪了,德锦心里说,猪头,我还以为你很聪明呢,想不到比我还笨!这种故事连七郎那个傻小子都不信!害得我担心了半天!

“你这是在命令我?”耶律寒跟着她走下床,来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没有!我只是跟你说说而已,这是事实啊,她喜欢你,你也应该喜欢她,这样才公平嘛,对不对?”她认真地眨着眼睛,抬起头看他。

他很开怀地笑起来,为她的天真而开怀。

笑什么?德锦不理解地背过身,偷偷吐了吐舌头。

耶律寒突然绕到她面前,捧起她的脸,在她猝不及防时吻住她的唇。

“我要带你回大辽。”他的声音在她的抗议中化开,他笑意更深。

等他终于肯放开她了,德锦才捂着怦怦跳个不停的心脏恼骂道:“坏蛋坏蛋大坏蛋!我恨死你了!”

他的目光转暗,透出丝丝危险:“不准说恨我,否则,我会让你如愿,就像今天一样,她会有这样的下场,全都拜你所赐!”

“你说什么?”德锦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他提高音量,只为了掩饰心中突然而来的慌乱,他怕被她听出他声音里对她的在乎。

德锦不屑地瞟了他一眼,有什么了不起,反正以后就会知道的,然而,心里却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抬起头看他。

想起海柔哭泣时绝望的眼神,看着她时那种捉摸不透的眼光,她忽然想起小时候姐姐们看她时的眼神,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她怎么可以把那么温柔的海柔想象成和七皇姐她们那样的人呢?

见她发呆,耶律寒忍不住问:“还想逃?”

“才没有。”德锦走到一边,心里还是乱乱的,想起海柔,她心里就好难过,她那样付出了真心,却被他那样深深侮辱,他伤了她的心。

他拉过她的手,在伤口上缠了厚厚的纱布,“不要碰到水。”

德锦抽回自己的手,冷冷地说:“不用你管。”

“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她想想。”他漫不经心地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知道了。”

“出去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3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