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王妃 [目录] > 第39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38)

《契丹王妃》

第39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38)

薇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外面太阳很热,德锦坐在木桩上,水盆里,她的脸又变回以前的样子,没有了那层红色的东西,她感觉脸上轻松了不少。

远处的山脉很清晰,没有一丝风,旌旗懒洋洋垂在旗杆上,她悄悄从袖口里拿出她的宝贝。

那个娘给的护身符,淡淡的香味,她轻轻托着,想象着娘想她的样子。

她会回去的,一定会!

另一只手上,她拿起那块从不离身的白玉佩,眼中一片柔和。

五年前,五年后,她觉得像一个梦。

拾起地上的枯枝,德锦轻轻在地上画着玉佩上那些奇形怪状的符号。

五年来,她已经重复着这样的事情无数次了,她对这些符号无比熟悉,却又那样陌生,它们是什么意思?她从来不敢问人。

会是他的名字么?她在心里问自己,随即笑起来,要是的话,这不就是慕胤的意思!

“锦儿。”

突然而来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没来得及擦掉那些符号,她抬起头,“海姐姐。”

林海柔在她身边坐下,低头看见那些符号,她眼光一凝,“这些是……。”

德锦小心把玉佩藏进袖口里,有些心虚地说:“我也不知道,以前看过,现在没事写着玩儿呢。”

“是这样。”她苦笑,心里苦涩起来,她骗她,她在骗她,口口声声说她恨他,心里却……“你知道它们是什么意思吗?”

德锦老实地摇摇头,她连四郎都不敢问,一直就这么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林海柔幽幽地回答,仿佛灵魂已经离开了身体。

“海姐姐……。”看到这样的她,德锦突然很害怕,小心地唤她。

“我累了,想去休息一会儿。”林海柔站起来,没等她的回答便急匆匆走进帐篷里。

她再不能面对她,不能了,她爱他有多深,现在就有多恨她!

一直以来,她是那么小心保护她,为了她甘愿牺牲自己的一切,清白,自尊……而她给她的回报,便是夺走她的爱,陷她于万劫不复!德锦啊,德锦……

眼泪决堤,她靠着门,仰着头让泪水顺着她的脸肆虐。

我不能原谅你,不能,真的不能……记住了,这些泪水,是我最后一次为你而流,自此,我再也不会,再也不会为你做什么……

……苍天垂怜……

苍天,如何垂怜?

第二天,逃跑的阿志被抓回来,他回来时,看见坐在角落里的德锦,先是一惊,然后冲她一笑,似乎想对她说什么,却最终没说,因为他正被两个契丹人押着去见耶律寒。

经过她身边时,从他身上掉下一个东西。

德锦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等他们进去时,她连忙捡起来。

噢,四郎,你真的来了么?

小小的铜铃,在她的小手里被紧紧握着,她握的那样紧,心也跟着紧起来。

这场噩梦,已经接近醒来了,很快,她就可以睁开眼,看到最熟悉的阳光!

阿志出来了,他脸上有好多伤,大大小小,全都凝结成黑色的血痂。

他们把他拴在离她不远处。

“阿志!”德锦惊喜地叫他,“四郎……。”

阿志丢给她一个严厉的眼神,“公主,天狼星会指引你的。”

德锦点点头,举起手里的铜铃,朝着他摇了摇,铜铃发出清脆的声音,她笑了,那笑容也如这铜铃一样清脆。

“你对敌人也这么善良吗?”耶律寒的声音在她耳边,她收起笑容,抬头看着他,“阿志是我的朋友。”

“对于出卖你国家的人,你称为朋友?”他的话中藏着无尽的嘲弄。

“什么出卖?”德锦斜睨着他。

耶律寒冷笑,却并不给她答案,只是转头看着阿志。

阿志已经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良久,他直直在德锦面前跪下来,“公主,请原谅我们。”

德锦一瞬间不能明白,只是隐约感觉有什么事情不好了。

“什么你快说!”她焦急地催促。

“我们兄弟五人,此次前来,其实……。”他知道这件事瞒不住,迟早会被发现,然而他却不想让这位小公主难过。

“其实是什么?你快说啊!”

“把大宋杨家军布阵图送给辽国。”他慢慢地说,每个字,却像是有千斤之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眼前忽然模糊,她觉得天旋地转,这世界,仿佛颠倒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开口,却只喊出这样的悲愤,“你知道这样会害死杨家军!你知道这样会让大宋亡国,你知不知道……。”眼泪随着她那一声比一生悲愤的喊声宣泄而出。

“公主!”阿志只想在她面前一头撞死,他们别无选择,若不这样做,振威镖局上下一百一条人命,就全完了!

“要是辽国和大宋开战,怎么办?”她狠狠瞪着阿志,仿佛想用眼光就杀死他!

她会失去四郎,会失去七郎,还有好多人,好多大宋子民!

耶律寒冷漠的笑容逐渐消失,她在他面前哭的那样凄惨,他竟没有捉弄她的兴趣。

“四郎,四郎怎么办?”她捂着心口,手里依旧握着那个小小的铜铃,跪在沙地上,望着天,泪水顺着她的脸,一滴滴滚落。

耶律寒站着,突然间很想安慰她,而他,开不了口。

阳光刺眼,她像是没有感觉,看着天,清澈的眼睛折射出金色的阳光,变成七彩光芒。

哭累了,泪水也流干了,德锦依旧仰望苍天,她忽然觉得,清澈蔚蓝的天空好像变得阴霾了,就像她的心一样,阴阴郁郁。

两个契丹人把阿志拉走了,德锦转过头,看着耶律寒:“你很高兴吗?”

“杨家一直是我大辽心腹大患,本王必会除之而后快!”

她沉默不语,两国交战,若哪一方掌握了对方的调兵布阵,就等于掌握了制胜的法宝,必胜无疑。

眼皮沉重,她看着天,渐渐支撑不住,大概哭的累了,她想睡觉。

耶律寒打横抱起她,走进大帐,轻轻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他坐回案桌后,拿出那卷杨家军布阵图,冷笑,他不会放过大宋,更不会放过杨家军!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3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