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王妃 [目录] > 第6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5)

《契丹王妃》

第6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5)

薇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海姐姐…….。”德锦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却仍旧迟疑地唤她,她不希望,不希望任何人为她受到伤害,特别是,对她好的人,这世上,对她好的人太少了,少的让她想要付出一切去保护。

“丫头,回去之后,你转告父皇母后,德锦不能在二老身边侍候,但愿来生可以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林海柔看着她,滚滚的热泪滴落腮边,水雾中,她美得不似凡人。

德锦后退几步,只觉得双腿无力,可却拼命让自己站稳,她怎么不知道海柔的良苦用心,这些契丹人都是吃人肉喝人血的恶魔,若她这个真正的大宋公主落入他们手中,一定会比死还要悲惨!

海柔明白这一点,所以才冒充公主,这样一来,即使她死了,对大宋也造不成什么危害。

德锦抬头望着那个似是首领的契丹人,虽然不能确切知道他的身份,不过,从这些人的身手和穿着来看,绝对不简单!

他冷冷一笑,头略微偏想林海柔:“既然落到我的手里,就别妄想在回大宋了。”他走近几步,大手抬起海柔的下巴,“告诉我你的名字。”

她的心突然漏跳几拍,他的大手捏得她细嫩的皮肤微微刺痛,他俊美无铸的脸离得她很近,湿re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她面红耳赤,声音微微颤抖:“德…….德锦。”

他满意地放开她,“听说你是为了护送林家大小姐前往大辽,献给遥辇部王子和亲的,她人呢?”

林海柔倒吸一口气,慢慢说:“不知道,我们遇上土匪,林小姐没能逃出来。”

“不是这样的!”德锦激动地挥鞭打向他,她明白海柔,却更不能由她来涉险,这是她自己的事,就应当由她自己来承担!

他轻松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臂,甚至连头都没有转过来,稍一用力,德锦疼得低呼一声,眉头紧紧扭在一起。

“用铁链锁住!”他把她扔给一旁的属下,然后危险地眯起眼,看着她。

两个契丹人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根铁链,利落地锁住了她的手脚,她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他们活生生剥夺了她的自由!

林海柔急得大叫:“放了她,我是公主,她只是个不相干的奴婢,她是无辜的!”

他冷笑,不发一言,转身让属下为他更衣。

而德锦,却放弃了反抗,她看着海柔,眼睛里噙着泪水,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微笑,久久地,她的嘴唇轻轻启动,用口型对她说:“我要保护你。”

林海柔呆愣一秒,然后闭上眼,泪水滑落,他怎么这么傻,凭她的身手,虽然不能救她走,但也可以勉强逃走,她怎么就…….

再次睁开,她发现德锦一脸漠然地站着,她脸上还留着不小心抹上去的胭脂,红红的一大块在左脸上,看起来就像一块红色的胎记。

她心中一喜,也许,这东西倒可以使她免于受辱…….这样丑的女子,怕是任何男人见了也不会有半点非分之想吧………

无数的旌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经过一夜的跋涉,德锦终于可以停下疲惫的步伐,来到了他们口中所说的‘营地’。

穿着盔甲的士兵面无表情地守在几个高大的帐篷外,见到他们一行人时,立即齐刷刷跪下,口中大呼:“恭迎大王!”

德锦惊得目瞪口呆,抬起头,透过金色的阳光,他坐在黑色的高大骏马上,黑色的披风在风中飞扬。

他们叫他大王,那么他是……..土匪?还是辽国贵族?

他下了马,漠然走进了中间最华丽的帐篷,那大概是他住的地方吧,德锦看着,然后身后响起了海柔心疼地声音:“丫头,丫头,你没事吧。”一路以来,她叫她丫头,为了不被他们识破她的身份。

德锦转过头,露出笑容,让她放心。

林海柔愧疚地望着她,眼中泪光闪闪,目光触及她被铁链磨得出血的纤弱手臂,泪水终于滑落了。

一路上,他们并没有为难她,并且以对待贵宾的方式让她好好的坐在马车里,还有专人为她拿水和食物。而德锦,一路上却被铁链锁着,跟在队伍后面,没有吃过一点东西,喝过一口水,也许,是她错了,契丹人虽然可怕,却也懂得礼仪,不会为难大宋的公主。

“待会儿,我去告诉他,你才是真正的大宋公主,这样…….。”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德锦捂住嘴,对她摇摇头,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因为喉咙干裂得无法出声,她只能用稍微有点湿润的舌头舔舔干裂出血的嘴唇。

骄阳似火。

林海柔被硬拉着进了那座华丽的帐篷,德锦被锁住手脚,长长的铁链拴在那座帐篷外的一根木桩上,能行走几步,却始终只能在帐篷外徘徊。

里面安静极了,她细细地侧着耳朵倾听。

入夜,四周点起明亮的篝火,明晃晃的火焰窜得老高,照得四周亮如白昼,守营的士兵增多了,更加森严。

德锦躲在背风的一个角落里,夜晚的沙漠十分寒冷,而她身上的衣服明显不够御寒,此刻安静下来,冷意更加深了。

她的手在腿上摸索了一会儿,手中多了一把闪着银光的匕首,她警觉地四望一眼,抽出匕首。

银亮的刀身,夜色中一股逼人的寒意。

火光突然向上跳跃,映亮了她苍白的脸,她身上残留着已经发黑的血渍,凝固成血痂的伤口阵阵剧痛。

刀鞘里,掉出一个黄纸包。

她心里一疼,轻颤着手臂拾起,慢慢打开。

一个法华寺求来的护身符,她认得出,那是娘从来不离身的东西,上面,还残留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似乎,还有一丝温暖,仿佛那是还未散尽的娘的体温。

还有一封短信,短短几行字,却也叫她瞬间情绪崩溃,那封信是这样写的:

“路途凶险,安危难测,一路小心,我等你归来,一起过中秋。

四郎上”

她鼻子一酸,抖着手把白色的信纸紧紧抓在手里,晶莹的泪水滑下,打湿了红色的护身符。

她还能回去吗?她还能留着命一起同他过中秋吗?他答应过,中秋节教她吹笛子。伤心处,她的手不由得松开。

寒风吹来,薄薄的纸轻轻飘走,她抬起手欲抓住,眼睛却不期然迎上一双深邃的眸子。

是他!

德锦心中一紧,看着他抓住那张纸,低下头看,深暗的眼睛越显得深不可测。

“还给我!”她站起来,伸手去抢,却只是徒劳,他站的距离,刚好让她可以在他面前拼命抓却不能碰到他分毫。

冷笑,他的手松开,纸片被风吹走,忽上忽下,飘得很远很远。

德锦久久望着那个白色的点在黑夜里乱舞,那仿佛是她的四郎,在风中呼唤她的名字,跟她说:锦儿,我等你。

他嘴角扯起一抹嘲弄的笑,转身离开。

德锦坐回去,把护身符藏在衣服里,闭上眼,头靠着帐篷。

她还能回去吗?

原本以为,只要她有勇气,只要她相信自己,她就会把一切都做好,她会把海柔安全送到辽国,会立功,会让娘再也不用受尽屈辱,可是…….是事实太残忍,还是她太天真?

四郎,四郎……

她心里默默念着。

那天他来劝他,哀求她,只希望她不要以身涉险,而她却对他说:“像你这种被爹娘捧在手心里疼爱为你铺好未来的路的人怎么会明白我的心情,我原以为你会支持我的,没想到,你根本不了解我!”她只是一时气话,只是想让他别挽留她,别让她下不了决定……..可是,这番话,还是深深伤害了他。

“我不想让你涉险,你知道……..好好照顾自己,我等你回来,中秋节我们一起过。”

他决然离开,没有回头,她靠在门口,看了很久。

四郎,四郎…….四哥哥……..对不起……

一阵阵寒风袭来,饥寒交迫的她,渐渐支撑不住,沉沉地入了梦乡。

她又梦见小时候,四郎带着她,教她骑马射箭,教她杨家枪……他那么温柔,那么细心,呵护着她,仿佛她是他这一生最宝贵的东西………

梦的最后,是一张模糊的脸,高大的身影,锦帽貂裘,“你必须先学会保护自己,才有资格和能力保护你爱的人,记住了,小汉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