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王妃 [目录] > 第83章: 玉容寂寞泪阑干(2)

《契丹王妃》

第83章 玉容寂寞泪阑干(2)

薇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倒真地想看看,什么样的女人让你这样动心?”皇后将尚在襁褓中的小太子交给奶娘,款步走上御花园的六角亭。

耶律寒微微抬了抬眼,靠着栏杆,一只手拿起桌上的茶轻啜了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么?这里是我的家啊。”皇后有些薄怒,接过宫女端上来的茶也啜了一口。

“家?”他眼中暗暗的感情波动,瞬间又恢复了平静,“不想家了?”

皇后坐到他身边,浅笑嫣然:“想啊,可是来了这里,想家又有什么用?”

“燕燕。”他抬起头,眼神复杂,“要是从此以后再没有家,你会怎样?”

“不会怎样,因为我是着大辽国的皇后,可是……。”她顿了顿,眼睛望得很远,“要是没了牵挂,心会死。”

他的心狠狠地刺痛,漆黑的眼睛如同子夜:“心死了,人呢?”

“心死了,人当然只是躯壳了,行尸走肉,活着也像死了一样。”

手中的茶杯轻轻晃动,滚烫的茶水洒了出来,泼在他手背上,他像是没有觉察。

皇后定定地凝望他,掏出手帕小心地擦着他的手背,轻轻吹着凉气,“怎么这样不下心,这茶可是很烫的,疼吗?”

她抬起头,望见他俊美的脸,望进他深邃的眼眸。

四野无声,皇宫里静悄悄的,宫女垂手站立。

“我真的想看看那个大宋公主了,看你这样魂不守舍的。”她打趣道,借以掩饰脸上的红晕,心里一片苦涩。

耶律寒回过神,放下茶杯,语气带着警告:“她没什么好看。”

皇后自嘲地笑了笑,有些恍惚,“你这样在乎她?”

他背着她站起来,声音轻柔地:“我爱她。”

她仰望他挺拔而又认真的背影,双眼一片雾蒙蒙,“第一次见你这样认真,寒,你是动了真心吗?”

他沉默不语,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他望向远处的南王府,仿佛透过了重重宫墙,雕栏画栋,看见她蹲在雪地里,手里拿着一片落叶,逗弄着脚下的兔子,笑靥如花。

“她……也爱你吗?”她恋慕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背上。

耶律寒轻轻吸了一口气,手指收紧,关节泛白,仿佛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不!她恨我!”

皇后吃了一惊,想开口说什么,他却转身走了,冰天雪地,他有力的步伐踏过积雪,留下一长串深深的脚步。

“她不恨你,傻瓜,任何女人都不会恨你。”她提起华丽的宫裙,绣花鞋踏进他的脚步里,一步一个脚印,追随着他。

夜未央

窗外朦朦胧胧有微光透出,德锦睁开眼睛,侧过脸,看见一张熟悉的睡颜。她枕着他结实的手臂,一个晚上都睡得很沉。

她轻轻把头移开,坐起身,温暖的被子从她身上滑落,寒意趁机席卷了她,她蜷缩着身体靠在墙上,愁肠百结。

“娘……。”她的声音几乎不可闻,颤抖着。

睡梦中的耶律寒突然睁开眼睛,柔肠百转。

“怎么了?”他把被子盖到她身上,赤luo的上身在黑暗中隐隐泛着金属的光泽。

她低着头身子轻轻颤动。

他心中动容,知道她想家几乎成狂,夜夜梦中喃喃呓语的都是她在大宋的家和杨家的人,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他用那么残忍的方式狠狠伤害了她,将她推进痛苦的深渊,同时也让他万劫不复。

天边露出鱼肚白,隐约的白光照亮了东方的一片天,积雪正在慢慢融化,似乎其间有沙沙的声音。

德锦抬起头,倔强的眼中泛着点点星光。

耶律寒狠狠地吸了一口气,黑暗中,他眼中有龙虎的精魂,还有深情的温柔,只是……窗外的微光透进来,他背着光,她看不清。

“还有多久?”她望着他隐在黑暗中的脸,心里好恨。

“还有多久你才会放了我?”

他眯起双眼,声音如同外面的冰天雪地:“等本王对你不再有兴趣。”

她心中隐隐作痛,她等着,等着他对她不再有兴趣,然后将她丢弃,弃如敝履。

天大亮

侍女们端着热水和衣物鱼贯而入。

耶律寒走下床,站在床边让侍女替他更衣。他定定地看着她,她缩在床角,眼敛低垂。

感觉到他的目光,德锦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她,眼睛迷蒙。

他嘴角噙着一抹不易觉察的温柔,眼神那么深那么深地在她身上。

她突然从床上跳下来,连鞋子都没穿上便跑了出去。

外面冰天雪地,她赤着脚,踏着雪花,将侍女的呼唤远远抛在身后。

好冷好冷,她只穿着薄薄的单衣,迎着刺骨的空气,雪花在她脚下发出沙沙的破碎声。

冰凉刺骨,只有这样残忍的折磨她才不会迷失在他的温情之中,总有一天他会将她丢弃的!而他是她的仇人,她不能,她不能,不能有任何非分之想!

白茫茫的雪地中,她瘦弱孤单的身体慢慢蹲下,埋首在手臂间啜泣。

天好冷,就如她现在的心一样,心灰意冷。

光裸的脚几乎冻结成冰,疼得麻木,早晨的风穿过冰雪无情地摧残她的身体,她像一朵摇摆在狂风中的花朵,稍不小心,便会粉身碎骨。

她抱着冻得发抖的身体,要是冰冷可以让她什么都不去想,那么她愿意永生永世生活在这切肤彻骨的痛苦中。

一件滚着紫貂毛的披风落在她身上,她抬起头,看见他一双漆黑的眼睛。

他把披风披在她身上,俯下身抱起她,走进屋里,放在床上,小心翼翼好像她是他最珍贵的宝贝。

“今天化雪了,外面很冷,不要出去。”他用披风将她紧紧裹起来,化雪的时候比下雪要冷很多,她身体柔弱,会承受不住的。

她眼底无波,头靠在床栏上,冷得发抖,脸色苍白如雪。

……本章完结,下一章“ 玉容寂寞泪阑干(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