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王妃 [目录] > 第90章: 玉容寂寞泪阑干(9)

《契丹王妃》

第90章 玉容寂寞泪阑干(9)

薇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寒,寒?”皇后轻轻呼唤几声。

他抬起眼,脸上有一丝不自在的红晕,仿佛做错事被抓到的小孩。

皇后咯咯地笑起来,转过身,看着后面一身便装的大辽皇上,“你看他,老是发呆,现在连脸都红了。”

皇上一脸儒雅,清朗地大笑几声:“最近也不常进宫了,朕还以为你病了。”

耶律寒转过脸,有些懒散地靠在宽大的椅背上,手指间优雅地玩弄着一块小小的白玉,玉质温润,

皇后脸色微微黯淡,转过眼去看别处。

“这可是我们耶律家每个男子都有的东西,将来送给自己的妻子,寒,为什么不给瑶瑶?”皇上见他终于拿出了这块玉,不由得很高兴,这块白玉不仅是身份的象征,也是每个耶律家的男子送给妻子的信物。

“寒想送给大宋公主?”皇后浅浅的笑,他本该送给奚瑶的,却迟迟的不肯拿出来。

“可惜……。”耶律寒将玉佩握在掌心,“它是假的。”

皇上吃了一惊:“假的!?”

“这是后来父王重新命人做的,虽然一摸一样,可是毕竟不同了。”真的那块早已不见了,他也不记得到底是在哪里遗失了。

“只要在你手上就是真的,为什么不送呢?”皇后有些哀伤,她记得很多年很多年以前,这块玉曾经是送给她的,只是……她没有好好抓住。

“她不要。”他语气冰冷,声音压得很低,只为了不泄露他波动的情绪。

“朕真应该去看看那位大宋公主了。”皇上若有所思地抚摸下巴上新长出的胡渣。

耶律寒目光冷冷投向他,皇上哈哈哈大笑起来:“朕只是说说而已,又不是真的要去,看把你紧张的。”

皇后不被人觉察地叹了一口气,他终究还是,会遇到真正的爱,终究还是会为情所困,英明如他,始终也是凡人,都逃不出这一个‘情’字!

那位大宋公主,究竟是何等的倾国倾城,抑或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轻风吹开了满树的桃花,花瓣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那种惊心动魄的凋零,美丽得让四周的一切都黯然失色,粉红色的花雨,在天地之间漫舞,如云漏月。

曾几何时,这样的花雨中,她笑靥如花,豆蔻初开。

“我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花呢!”她兴奋无比,张开手臂,缟袂绡裳包裹着她娇小玲珑的身子,她在飞舞的花间快乐地奔跑,欢声笑语,花飞花舞,她身边仿佛有雾霭流岚,阳光中,沉淀成一种近乎虚幻的美。

风过处,她笑靥如花,催开一路豆蔻。

………

她随着萧声轻轻旋转,飞舞的衣角如碟翅,落花纷纷,也只做了她的陪衬吧,他想。她是美得这样自然,这样不染尘埃。

海棠花随风飘落,迢迢迤逦千里不抵她回眸一笑。

………

她靠在他胸前,轻声细语:“我会一辈子都留在大宋,也留在你身边。”

………

他痛苦地抓紧胸口,口中翻搅着浓重的血腥,‘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鲜血,染红了他一声素白的衣衫,青石的地板上,红红一片。

那飞舞的桃花,顿时更加鲜艳!

那时的她,让天地都失色,无忧无虑,美得不染尘埃,他以为,她会一直这样美下去,就算不做她的妻子,他也会给她世上的一切。

她单纯清澈,笑容一直蔓延到了眼底最深处,她一个笑容,便叫世界都颠倒。

锦儿,何时,能与你想见?抑或,要我等一生?

下辈子,我绝不会在放开你,就算上刀山下油锅,赴汤蹈火我都愿意,为你,我愿意等。

“杨四郎!”银镜扔了手中的一支开的正艳的桃花,慌忙跑到他身边,“你吐血了!”

“没事。”他不在意地摆摆手,清朗的面孔消瘦无比,他看着漫天的桃花,留给她一个清俊的侧脸。

“怎么会没事,你都吐血了!”她着急地掏出手帕,擦着他的嘴角,“我去找太医来看看。”

“不用了。”他身子晃了晃,站稳,背脊僵直地挺着,“在下与公主非亲非故,不劳公主挂心。”

“我……。”银镜看着他,一脸委屈,“我只是好心嘛,不忍心看你死。”

“在下如今生不如死,公主何不成全。”四郎表情痛苦地看向她,眼中的悲痛几乎淹没了她。

“你死了,你的‘锦儿’呢?要是她还活着,也不允许你这样吧。”

“锦儿。”他目光清远,嘴里念着这个名字时深情款款。

银镜不禁有些嫉妒,这世上的男子都疯了!为什么最近所有的男人都这样呢?先是皇帝哥哥,后来是寒哥哥,现在是她在悬崖下捡回的他!

“也许她还活着,你有没看见她的尸体,怎么知道她死了?”

一瞬间,他的整张脸都亮起来,也许,她真的没死!

因为坚守着彼此间不倒的承诺,所以等待成了唯一的希望,也许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在某个地方重逢,到时候,你千万要记得叫住我,我怕时间太残忍,让我忘了你的模样。

转夏

天气慢慢开始热起来,外面已是一片绿色,树木繁荫,百花争艳,相互媲美。

荷塘里,大朵大朵的荷花开得美丽极了,淡淡的粉红色,在风中摇曳生姿,荷叶长得繁盛,几乎将整个荷塘都遮蔽了。

游鱼戏水,碧绿的水面一圈一圈的波纹荡漾开去。

她一身白色纱裙,衬得她素净的皮肤如凝脂赛雪,清澈的眼睛看着荷塘里盛放的荷花,额上的珍珠熠熠生辉,荧光流转。裙角绣着几朵粉色的荷花,裙袂飞扬,乌黑的发丝像瀑布一样流泻而下,一直长到腰际。

“锦小姐!”茗烁从荷塘里的小船走上来,笑着把怀里含苞的一把荷花递给她,脸上微微的汗珠在阳光下流光溢彩。

她轻轻接过来,一阵淡雅的荷香顿时盈满了她的鼻间,她忍不住低头闻了闻,露出一抹浅浅的笑。

茗烁心花怒放,终于看到她笑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玉容寂寞泪阑干(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