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王妃 [目录] > 第93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2)

《契丹王妃》

第93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2)

薇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上柳梢

安静的院子里,桃花悄无声息地飘落。

“出去散散心心里会舒服一些对吧。”银镜笑意款款,宫里的确太闷了。

四郎皱起眉,今天的感觉是那样的强烈,仿佛她就在他的身边。

“要是你想回大宋,以后我陪你一起去好不好。”她娇羞地看着他。

他没听清她说什么,点点头。

银镜高兴的蹦起来,笑容灿烂:“太好了!四郎,我好喜欢你!”

她好喜欢他,真的好喜欢他!从她第一次跟随奚敏大将军一起出征,那次,辽国大军在雁门关外的陈家谷与杨家军开战,战况好激烈,奚敏将军不允许她到战场上,她只能站在远处远远的观望。

辽国大军很勇猛,但杨家军也不是吃素的!六个少年骑白马,身披战甲,个个俊朗无比。

然而那次杨家军军备不足,战了几个回合,明显要败北,最后一次,两军交战,双方派出得力干将先交战,这样往往便决定了胜败,因为关乎士气。

杨家将中,他第一个要上前挑战,骑白马,手持红缨长枪,威风凛凛。

他只用了不到十招,便将辽国大将遥辇徵挑落马下,得胜而归。

他不知道,那时她站在不远处的山崖上,甚至为他喝了一声彩!

从那以后,凡是关于杨家将的事,特别是杨家四郎的事,她都好喜欢听,寒哥哥让杨家将全军覆没凯旋而归的那天,她甚至一直不理皇帝哥哥,她怨他们为什么这样赶尽杀绝?杨家也是忠君报国,根本没错!

没想到,她一气之下负气出宫,居然让她在悬崖下救了几乎断气的他!他不知道那时她日日夜夜守着他,荒无人烟的深山,她跑遍了各处为他找草药和水,终于救回了他!

她贵为大辽公主,第一次,为一个男子做这么多事,她喜欢他,真的真的喜欢他!

夜深沉

德锦倚在窗口,眼神空洞洞的望着外面,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雨,淅淅沥沥。院子里的树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她的心也如这树一样风雨飘摇。

四郎……

我看见你了,真的看见你了,我叫你,为什么你不答应我,为什么还要走掉?

她的泪哗哗地流,哭得眼眶红肿。

难道你不想我吗?难道你不知道,我想你想得几乎要死了。

她抬起头,望着窗外的雨水,长廊上,一路弯弯曲曲挂了灯笼,被风吹得几乎熄灭。

她把身体蜷缩成一团,倚着窗口,心里难受得要死。

天好残忍,真的好残忍!

脚下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蹭她的脚,她低下头,将那个胖乎乎的小东西抱起来,挂满泪痕的脸贴在它的身上。

“你见过他吗?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他吗?”她喃喃地说着,觉得好冷好冷,可是,她的心里更冷,冷得,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是她心里的泪,永远没有滴完的一天。

耶律寒在她身后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慢慢转身。

他走进雨中,任凭雨打。

“啊!大王!”璃烁拿了一把伞追出去,在门口被慕胤接了过去。

“好好照顾她。”慕胤看了一眼窗口的德锦,拿着雨伞追出去。

他走的很快,雨水在他身上肆意的流淌,他的发湿了,衣服湿了。

雨中,长廊上的灯笼照得雨丝清晰可见,他的身影在院门口停住,回头看着窗口。

她倚在窗口,清澈的眼中泪水不断地流。

他狠狠地握紧双手,低吼一声,重重打在石墙上,那坚硬的石墙,立刻在他铁拳下碎成无数,大雨冲刷,他手背上流着血,血水和雨水混合着流进了泥土,他转身疯了一般冲出去。

“啊!大王不可以进去!”正端着茶出来的宫女一抬头便撞见进来的耶律寒,吓得脸色苍白,连忙大喊起来。

公主私藏杨四郎被北院大王知道了就糟糕了。

四郎微微抬头,看向紧闭的门,嘴角轻轻地扯动,似乎有一抹笑容,他,终于来了。

陈家谷一战,杨家军几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在他手上,这样的男人,他早就想领教了!

“快躲起来!快!快!藏到里面去!四郎!”银镜焦急地催促他,见他始终无动于衷,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求求你!被他看见你会死的!寒哥哥有多痛恨杨家……。”

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大门便砰一声被踢开!

夜晚的风轻轻吹进来,院子里的桃花纷纷飘落,花香肆意,几片飞舞的花瓣飘了进来,在他清远宁静的脸上拂过。四郎抬起眼,看着他。

耶律寒黑衣微微翻动,他背着手站在门口,嘴角带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你果然没死。”

“寒哥哥,我求求你放过他吧!我好不容易才救活他……。”银镜哀求地拉着他的衣角,眼泪哗哗地流。

四郎看了一眼银镜,眼神有些哀伤,“公主……。”

“寒哥哥,寒哥哥,我给你下跪还不行吗?四郎已经不能威胁你了,他受了伤,武功大减,现在他连我都打不过,你就放过他吧!”银镜哭着跪下来,她知道,杨家的人对他来说永远是最大的伤口,可是四郎没有错啊,何况四郎武功差点儿没了,他伤得好重!

耶律寒眯起眼睛:“功力大减?”他冰冷地笑起来,就算他是一个废人,她都不会嫌弃他!

四郎站起来,与他平视,不卑也不亢:“既然落在你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不!不!四郎,寒哥哥。”银镜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

“杀你?”他突然苦笑了一声,然后眼中的光芒突然如针芒般犀利无比,“本王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这恨,不仅是杨家欠他的!

四郎捂住胸口,猛烈地咳了几声,嘴唇有些微红,“那就请阁下快动手吧。”

耶律寒轻哼一声,命令道:“带走!”

“寒哥哥!”银镜声嘶力竭地大喊,怎么办?怎么办?

四郎回过头,对她微微一笑:“四郎永记公主的恩情,无以回报。”他取下腰间挂着的一个小铜铃,递给她。

银镜呆呆地接过,眼眶红肿,“我不让你死,绝不!”她冲出,他不会死!不会!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