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王妃 [目录] > 第96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5)

《契丹王妃》

第96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5)

薇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光皎洁

满天繁星

院子里的花朵静静地睡着了,树上栖息的鸟儿蜷着脑袋呼呼入梦。

花架下,幽幽的月光笼罩着两个雪白的身影。

德锦一直不松手抓着四郎,生怕手松开了,他会消失。

四郎宠溺地望着她笑,纵然满手都是黏黏的汗水,被她这样握着,他也一点儿不在乎,因为她在他的身边。

清远如山的面容消瘦无比,他在月光中如同虚幻。

她慢慢将头靠近他的胸膛,呓语一般地说:“七郎死了,他是为了保护我,杨元帅也死了,为了我父皇……。”

“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他搂紧她,身体微微颤抖。

“父皇让你家破人亡,我也有罪啊,四郎,我好怕你会怪我。”他的泪水浸湿了他的白衣,胸膛的温度熨烫了她的脸。

“这和你没关系,这场战争,本来就不该把你扯进来。”皇上有错,可那是因为听信了潘仁美的谗言,锦儿更是没错,要不是卷进这场战争,她还是会在大宋,做一个受尽冷落却有母亲疼爱的小公主。

她永远是他的小公主啊!纵使天荒地老……

“杨夫人怎么办?嫂嫂们怎么办?端娘怎么办?金娥怎么办?”她想起那些从此失去至爱的人,不禁哭出来。

四郎抱着她的手臂颤抖起来,他闭上眼睛抱着她,只要他不去想,就不会痛!杨家的女人都不是普通的女人!丈夫死了,她们就是一片天!

他猛烈地咳起来,咳得浑身颤抖,嘴唇苍白无色。

“四郎!”德锦惊慌地拍着他的背。

“哇”大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来,染红了他和她的白衣。

“四郎!”她吓得哭起来,泪珠滚落到他身上的血渍上,立刻便消融了。

“没事,没事。”他捂着剧烈疼痛的胸口,脸上努力挤出让她不要担心的笑容。

“我去找大夫!”

“不要!”他抓住他的手,放在胸口,“不用担心。”

“你受了很重的伤吗?为什么会吐血?”怪不得,怪不得他瘦了那么多,她还以为是因为好久没见,他变了,现在才想起,他在战场中被打落到悬崖下,一定是受了很重的伤。

“我不会有事,锦儿,我没事……。”说着,他又猛烈地咳起来。

“耶律寒,他可以救你的,在这里他一定能治好你!”

“锦儿!”他握紧她的手,“你不可以求他,谁都可以求他,你不可以。”

德锦咬着嘴唇,眼泪无声无息簌簌滑落,眼眸清莹流转,她低下头,慢慢靠在他怀中,“我不求他,你死,我就陪你一起死。”

一行清泪划过他清远温润的脸,他有多感动,有多大的福分,能够和她一起死。

月光离合

残缺的院门下,倚着一个落寞的身影,他一身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衣,月光下的面容如天神般俊美,下巴的线条倨傲冷硬,左手手背上,模糊的伤口凝结成黑色的血痂。

他抬起酒坛猛灌进口中,辛辣的味道顺着喉咙一直流进胃里,一阵抽痛。

“你要陪他一起死……。”他喝得酩酊大醉,侧眼望着花架下她那么乖巧,她从来不在他面前展露的温柔乖巧的一面,她不知道,现在的她,让他好想好想,紧紧搂进怀里,温柔地吻她,温柔地爱她。

他步履蹒跚地转身走出去,月光在他身周寂寞的流转,一直一直不停地流转。

馥郁的玫瑰香气扑鼻而来。

耶律寒靠在凉亭的栏杆上,举着酒坛咕咚咕咚地灌。

“忘了你,忘了你,我要忘了你,让你永远记着我,永远……。”他的心痛苦地抽搐,这爱,怎一个‘忘’字就可以了结?

酒入愁肠,愁,更愁……

“大王!”淡绿的纱裙在眼前闪过,湖色青绿的软纱包裹着一副玲珑婀娜的身躯,水蛇一般缠上他,“人家好想你啊!”

耶律寒低下头,醉眼朦胧中,他只看到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在他眼前扑闪扑闪。

藏在心里的爱一瞬间爆发如洪!

不能忘!不能忘!

怎么能忘?

青绿的面纱遮住她美丽妖艳的面容,只露一双比湖水还要清莹的眼眸,妍姬笑得妖娆。

“锦儿……。”他慢慢抬起手,抚上她浓密微卷的睫毛。

脸上的笑容敛去,她一双眼中满是哀怨和恨意,然而一瞬间,却变得清澈无辜,“寒,寒。”她主动凑上前,双手搂住他健硕的腰,踮起脚尖吻上他,“我爱你。”声音呢喃融化在他忽然之间急促滚谈的呼吸中。

她做梦也想这样喊着他的名字,告诉他她爱她啊!

他一把抓住她,捧着她的脸,青绿的面纱滑落,她美丽的大眼睛在他眼前闪动着兴奋和爱恋的光,他意乱情迷,深深的,深深的吻着她。

“锦儿,锦儿,锦儿……。”他不停地念着她的名字,“我爱你,我爱你,别走……。”

………

“锦儿……。”耶律寒紧紧握住她的手臂,低哑地喊她,那口气中,带着对她的哀求,只求她……别走……

然而她疯狂地挣扎,拼了命想从他身边逃走。

她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那双清澈得没有一丝杂尘的双眸中,此时此刻,只容得下一个人!

“四郎!四郎!”她大声地哭喊着,狂乱地抓着他的手。

凝固的伤口,重新流出血来,染红了她的手心,他的手背一片血肉模糊。

由始至终,她没有回过头看他一眼……

阳光灿烂,荷花盛开得更加热烈,大朵大朵,轻轻摇摆着身姿。

耶律寒自嘲地牵了牵唇角,手指一根一根松开,她的手臂一寸一寸滑出他的掌心,他被鲜血浸满的掌心。

她头也不回地跑去,雪白的纱裙纷飞如蝴蝶,仿佛……随时都会张开双翅飞离,裙角的荷花恍惚间绽放了!

……………

他越发疯狂地吻她,他要将她吻进他的身体里,让她永远留在他身边,永远不能离开!

“我不走……我爱你…….。”妍姬热烈地回应他,就算是作为替身,她也认了,谁让她……爱上他这样的男子……

“我爱你,锦儿,锦儿,我爱你……。”老天,如果这是梦,就让他永远都不要醒来,让他用生生世世的时间,一遍又一遍,向她诉说他的爱。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