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11章: 渡口再相弃舍情择义 山寺二问褂命不可违(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11章 渡口再相弃舍情择义 山寺二问褂命不可违(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深了,祉莲换好男装,背上小包袱,悄悄地溜到后院,架上楼梯,刚要攀爬,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楼梯,祉莲侧头一看,竟是二娘。

二娘的眼睛透着寒意:“你若是走了,你哥这辈子,就只能守着私塾过了……”

“哥哥那么老实,也许不适合当官……”祉莲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他从小对你那么好,你给他个机会,不行么?”二娘的声音里,一股阴冷渗透出来:“一个女人,哪样过,不是一辈子?!”

祉莲正要答话,忽听“砰”的一声闷响,二娘眼睛一翻,倒在了地上。哥哥祉鲲拿着瓷枕头,站在那里。祉莲涩涩地喊道:“哥……”

“快走吧,”祉鲲摆摆手:“我就把她抱回房里去。”

才一弯腰,祉莲扯住了他的袖子:“哥哥,对不起。”

祉鲲抬起头来,看着妹妹,眼睛里闪着点点亮光,轻声道:“哥知道自己的本事……你快走吧,走了,就再也别回来了……”

祉莲眼眶一热,转身就爬上了墙头。

“她就这样,又一次跟沐广驰跑了?”肃淳忍不住叫起来。这个女孩,可真是太有勇气,又太固执了。

安王点点头,沉声道:“这次,他们直奔苍灵渡而去,因为沐广驰早听到消息说淮王会逃回封地,起事造反,只要他们能及时过了苍灵渡,我再有权势,也鞭长莫及了。”

“沐广驰确实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啊。”刺竹由衷道。

“是人都有弱点的,”安王轻声道:“沐广驰的弱点,就是太重情义。”他低沉道:“沐广驰带着祉莲,昼赶夜赶,马不停蹄,只用两天时间就到了苍灵渡。他去预先联系好的一个江湖兄弟家落脚,却正好赶上这兄弟通知他去陆凉县接淮王。于是沐广驰把祉莲安顿在这朋友家中,马上就去赶去接淮王,约好朋友在子夜时分把祉莲送到渡口,与淮王一并过渡。”

“我本无处去找寻他们,这时候恰好接到密报,说淮王将在晚间路过陆凉县,只好放下祉莲,先设伏擒淮王。谁知,与淮王相遇的时候,我意外地见到了沐广驰。两队人马厮杀许久,沐广驰骁勇善战,硬是带着淮王和其他五人杀出一条血路跑了。我们一路狂追,被甩下了五里多路……”

“这个时候,衙门也发现祉莲栖身的那江湖人士与淮王有勾结,便连夜派人捉拿。沐广驰的那个兄弟拼死将祉莲带出,送往苍灵渡,而他自己伤势过重,死在半道上,只在临死给祉莲指了小路,要祉莲在子时务必赶到渡口……”

安王幽幽道:“我不知道祉莲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月黑风高的夜里,她要独自翻过一座很高的山,可能碰到蛇、野兽,还有各种各样吓人的场景,等她最后赶到苍灵渡的时候,头发凌乱,衣衫褴褛,鞋也跑丢了,脸上被树枝划花了,手腕上满是伤痕,腿也跌伤了……”

“她按时赶到了吗?”肃淳紧张而好奇地问。

“她在子夜之前赶到了,”安王点点头,却沉沉地叹了口气,目光有些漂浮起来:“以前的苍灵渡,摆渡的方式是放绳。因为水流比较急,光用桨怕船漂得太远,所以就用了两条很粗的麻绳,分别栓在船两头的铁环上,也就是说,两岸是有两根粗绳相连结的。一根栓着船,一根是循环绳。过渡的时候,是后头摇浆,前头的拉绳,靠着一个滑轮的作用力,借力往对岸拉……”

祉莲跌跌撞撞地冲到渡口,远远地,依稀看见一艘小船已经驶出了半里地远,她喘着气,大声喊道:“广驰——”

“祉莲!”广驰放下桨,站在船尾大喊一声。

“我迟了吗?”祉莲急切道:“你快点回来接我啊……”

广驰正要掉头,却看见祉莲的身后,那道上,已经有了火把的荧光,距离渡口,也就是三里左右的距离了,马跑起来飞快,不消一时半刻就能达到渡口。回不回去接祉莲?回去,就会被追兵抓个正着,不回去,就眼睁睁地看着祉莲落入安王的手中,而他这一去淮北,跟祉莲,将后会无期……

“广驰,你快做决定!”淮王的侍卫急得满头大汗:“追兵就要到了……”

广驰又看看岸上,眉间纠结着,时间容不得他优柔寡断,横下一条心来,痛苦万状地一顿足,他朝岸上喊道:“快点躲起来!”然后,毅然扭头,扶起桨来往水中一插,说:“扯绳!朝前!”

祉莲听见广驰的喊声,一回头,看见了身后即将到达的人马,而那头,船不但没有回头,反而更快地划向对岸,她非但不躲,却绝望地喊道:“你说了不丢下我的——”

话一入耳,广驰浑身一震。但是他咬牙低头,狠狠地把桨插入水中,使劲地划着,不说话。

祉莲低头一看,忽然看见了脚底下的滑轮,她兴奋地下了渡口的台阶,抓住了粗麻绳,喊道:“广驰,你不用回来,我自己扯着麻绳游过去,你等着!”她激动而欣喜地,扯紧了麻绳,顺着台阶往水下走。

扯着麻绳?!广驰顿时一惊,祉莲的体力能否抗拒水流的湍急还未可知,但是安王的追兵人多,完全可以凭着船绳生生把渡船扯回去的!他两只桨的力量无法与之抗衡。广驰片刻也没有迟疑,拔出剑,当机立断地照准了铁环上的麻绳一砍……

那头,祉莲正用力扯着麻绳,忽一下,朝后一措,她一下子就跌坐在台阶上!

追兵已经集结到了渡口的平石上,几十只火把将苍灵渡照得如同白昼般明亮。安王缓缓地下了马,走向祉莲。

祉莲不甘心,提着麻绳,两手飞快地替换着抽,只要麻绳绷直了,就是跟船连起的,她就可以抓了绳索,顺着这船绳游过去。粗糙的麻绳带着水,从水里提起来,终于,她撤到了头,麻绳软软地抓在她的手上,那断面,是如此的整齐——

她终于明白了,是他,砍断了麻绳。手不停地颤抖着,嘴唇不停地颤抖着,眼泪,在颤抖中落下——

“沐广驰——”祉莲声嘶力竭地喊一声,浑身一软,跌坐在水里。

这一刻,她犹如万箭穿心。

为什么呀?我没有迟到,这是第二次跟着你跑出来,第一次我不怪你,可是这次,你答应了的,再也不会丢下我……为什么呀?你可知道,你跟着淮王可以这一走,也许永生,我们都无法再见……为什么呀?你要这样对待我,我抛弃了一切,义无反顾地跟着你,最后,你还是不肯回头,甚至砍断这唯一可以让我找到你的绳索。

你让我,情何以堪?你让我,如何原谅你?你是我生命中的唯一,而你却用行动告诉我,我不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

沐广驰,我恨你,我要让你,一辈子后悔……

她闭上眼睛,纵身往河里一跃。

“祉莲!”安王大声喊着,也跳入了水中。

广驰在祉莲绝望的长嚎中,回过头来,两行泪,从他眼里流下。他一抹脸,咬紧牙关,别过头,圆睁眼睛瞪着着黝黑的对岸,仿佛跟谁有仇似的,更加狠劲地划船。

淮王坐在船侧,神情复杂地望着他。

侍卫看着苍灵渡,忽然脸色一变:“她跳河了……”

“闭嘴!”广驰低吼道:“谁也不准回头看!”

他不敢回头,因为回头已是无益。他不该舍弃她,可是,他还是选择了舍弃。他答应了她的,仍然没有做到。他知道她会恨他,但是他也知道,她还是爱他的,只要他还有机会回头,她就一定会再跟他走。所以,他还存有一丝侥幸,也许到了淮北,他还可以通过别人来探视她,带走她,让她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可是他不知道,这一次,是永久的辜负。

屋子里,陷入了沉寂,过了许久,隋先生才幽声叹道:“一个是情深,一个是义重,可惜啊,命中无缘。”

安王也感叹道:“是啊,从这里看来,沐广驰不愧是条义薄云天的汉子,可是对祉莲,就不公平了。他到底,还是有负于她……”

“父王,这样她就死心嫁给你了?”肃淳按捺不住地问道。

安王摇摇头:“她怎么刚烈,让她嫁我,还是很费了一番周章的……”

“淮王在沐广驰的护卫下,顺利过了苍灵渡,从此就如猛虎归山,马上率淮北部众起事,先皇又气又急,驾崩而去。就在众人手忙脚乱的时候,淮王操练已久的精兵已经打过了苍灵渡,直达常州。我们仓皇应敌,为保百洲无恙,只得死守常州。”安王低声道:“我在新皇登基的空隙间,还记挂着祉莲,想把他们一家接到百洲城,但祉莲执意不肯。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渡口再相弃舍情择义 山寺二问褂命不可违(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