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13章: 温柔逼迫嫁入安王府 倾述衷肠为赢佳人心(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13章 温柔逼迫嫁入安王府 倾述衷肠为赢佳人心(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进家门,祉莲就把安王甩在了前厅,自己进了房间,把门扣上。坐下来绣花,不过最后几针,竟然发现白莲的桌布就绣完了,手头已然无事,只得坐着发呆,想起马车上一路来安王的话,不由得又是担心又是烦躁,兀自正在焦灼之间,忽然听见门外丫环在叫:“小姐,太太叫你去呢。”

明知道安王可能在那,祉莲无法,还是必须去母亲房里。

果然,一进门,就看见安王坐在母亲的床头,有说有笑的,母亲半坐着,频频点头,神情甚是愉悦。祉莲看到这幅场景,有些受刺激,她稳了稳心神,走近床前,喊道:“娘。”

“祉莲来了,坐……”江母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正在安王的对面。

祉莲刚一坐下,江母就抓住了她的手,沉声道:“娘这几日身子好了许多,多亏了王爷的关心,又是来御医,又是送药材……你要好生谢谢他。”

“谢谢王爷。”祉莲勾着脑袋,不看王爷。

“你也别害羞了,以前那些事,王爷都不计较……”江母轻声道。

祉莲皱着眉头看母亲一眼,这话,怎么听着感觉怪怪的呢?以前的事,他有什么资格计不计较?正狐疑着,江母已经拉着安王的手,盖在她的手上,同时加重了语气:“以后,好好过日子……”

肌肤触及的一瞬间,祉莲触电一般,倏地将手抽回来,江母却固执地,拖住她的手,再次塞到安王的手中。她想逃,却无能为力,母亲无言的动作里有股逼人的压迫。

这次,安王轻柔,却异常用力地握紧了她的手。这与被广驰握着,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广驰的手粗壮结实,而安王的手宽厚中带着细腻,但是他掌心里的温暖没有给她任何感动,只有无边无际的恐惧。就在她还在惶然自己真的无处可逃的时候,江母说话了:“我和你爹,已经做主,把你许给王爷了。今天上午,已经交换过拜帖了,是你哥哥,亲自送到王府给王妃娘娘的……”

祉莲只听脑袋里“嗡”的一响,登时一片空白,母亲的嘴唇还在蠕动,母亲喜滋滋地还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见去,满目里的人啊,物件啊,都在旋转,只有安王微笑的脸庞,那么近,那么清晰,那么逼仄——

祉莲不知自己是怎么回的房间,一头扎在床上放声大哭,正哭得悲痛欲绝,忽听见父亲在叫:“祉莲——”

“爹,我不要嫁给他!”她从被子上抬起头来,愤愤地叫道。

江父没有吭声,祉莲抽泣着一扭头,就看见父亲身后,站着的人,赫然就是安王。她忽然明白,父亲的到来,并非意味着事情可以更改,反而是更重的逼迫,似乎,她不但要嫁,还要欢喜地去嫁。这一刻,她有些恨父亲,一扭身,坐到绣架前,虽不言语,但满心的绝望和悲愤,仍然抹泪不停。

“祉莲,”江父的声音里,有了些威严和愠怒:“好生跟王爷说话,你已经是他未过门的夫人了……”他转身出去,恭敬地带上了门。

安王轻轻地走过来,柔声道:“祉莲,我用八台大轿来接你。”

她咬着嘴唇,不吭声。

安王的眼光,缓缓地落在绣架上,他轻轻地,松开绷夹,取下红底白莲的桌布,轻声道:“绣完了?我拿走了啊,用来布置王府的新房……你会喜欢的,我挺喜欢,”他柔柔的声音响在她耳边,带着无比的心目满足和殷切希望:“我会用一生的爱来呵护你,直到你爱上我,安王的四夫人,祉莲。”

其时,窗外的阳光射进来,正好照在他俊朗的脸上,显现出一抹动人的温良。

祉莲默然合眼,拧紧了眉头。即便,结局无法改变,她也不想回头,去看他一眼。

十天后,安王守诺,用八台大轿接走了祉莲。

王府东二院,张灯结彩。洞房里,红烛高照,新娘子顶着盖头,坐在床上。安王缓缓地走近,抬起秤杆,揭去了盖头。一张娇嫩的脸庞,象绽放的新莲,粉白温润地开放在一片鲜艳的红色中,呈现出炫目的美丽。安王悠然一笑,摆摆手,示意丫环们退下,而后,静静地傍着新娘坐下。

“祉莲……”他温柔的声音里透出甜腻腻的喜庆:“累了吧?”

她不动声色地扭过身子,给他一个后背。

安王笑了笑:“还在恨我?”伸手想去揽她的肩膀,她飞快地起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

“这房间里的东西,都是我让王妃特意为你挑的,我都亲自过目了,你喜欢吗?”安王依旧在微笑:“府里的生活可能会有些枯燥,不过习惯了就好了,没事你可以去王妃那里坐坐,想家了,就跟她说一声,回去小住两天,也行……”

他慢慢地起身,解下腰带,看看她,她依然无动于衷,注视着地面,根本没有要上前侍候的意思。安王笑笑,自己褪去了外套,轻声道:“时候不早了,歇息了吧。”

祉莲坐在梳妆台前,一动不动。

天渐渐地亮了,祉莲从梳妆台上抬起头来,揉揉发酸的脖子,才幽幽地缓口气,蓦地眼睛一直!

王爷竟然站在跟前,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她一惊,飞快地起身,肩上搭着的什么东西滑落在地,她下意识地一低头,却发现是王爷的外套。

“到床上去睡吧。”安王低声道。

她勾下脑袋,不响。

“我要起身了,你上床去睡。”安王说着,捡起了地上的外套。

祉莲细声道:“该去给王妃娘娘请早安了。”

“今天就不用了,我去跟她说,”安王穿上了外套,沉声道:“以后你要改口叫她姐姐,不用总是称呼王妃娘娘。”

“娘娘,四夫人来请安了。”丫环禀告。

“快请!”美云说着,已经起身迎了出来:“王爷吩咐你今天不用来的,怎么还是来了?”亲热地拉着祉莲的手,上下一打量,便说:“妹妹如何脸色不太好,没有休息好么?”

祉莲笑了笑,岔开道:“娘娘早安。”

“怎么还叫娘娘?”美云嗔怪道:“叫姐姐吧……其实,这是按辈份来的,不然,我比你大了近十岁呢,当姨都可以了……”招呼着祉莲坐下,便张罗丫环拿这个点心出来,拿那个礼物出来,倒叫祉莲受宠若惊了。

“别说你是王爷最爱的人,就是没有这条,我还真是挺喜欢你的,所以,自然要对你另眼相看了,”美云的一双眼,乌溜溜地停在了她身上:“可是祉莲啊,王爷这么爱你,你怎么,就不顺从了他呢?”

祉莲一刺,有些意外。她显然没想到,王妃都知道了,除非王爷亲口说,是不会有人知道的。看来,王爷跟王妃的感情还真是非同一般,居然可以无话不谈。

“嫁都嫁了,就该以夫为天了,”美云柔声道:“祉莲你放心,在这府里,不管有什么,我都会为你做主的,王爷也许不会在表面上对你别样的好,但是你要相信,他心里,绝对是最爱你的。我就不同了,王爷不方便做的,我都可以出面,我会代替王爷好好照顾你的,有什么需要就直接跟我说,别客气,没事就常到我房里来玩,说说话也很好,就当是多个朋友,解个闷啊……”

“有什么委屈你尽管来找我,那两个妹妹那里,我会交代过去的,”美云笑吟吟地说:“王爷对你,可真是不一样呢,她们嫁过来,都不过是四抬大轿,你是八抬;还有你房里的东西,王爷都亲自过目;今天早上他跟我说,昨夜你没有休息好,请安就免了……这可是王府里从未有过的事情。”她压低了声音道:“还有啊,只有你,可以新婚之夜不上婚床。”

“府里规矩可多了,我慢慢跟你说,比如,新来的姐妹,可以有三天的专房,三天回门后,就不会有特例了,王爷会给每个夫人均等的机会,值事的人会提醒他的,这样夫人们就不会有什么争端。这方面,王爷处理得很好,就是同桌吃饭,他要夹菜,也一定人人兼顾到,而且一定是按大小顺序来……”美云娓娓道:“其他的内务,基本上都在我这里。王爷招呼过了,你想什么时候回娘家都可以,跟我说一声就行了,回家的礼物我都会提前给你准备好的……”

祉莲不说话,只是低头听着,却觉得异常的憋屈。高处不胜寒,就是这样的吗?生活还没有开始,她却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勇气,这富贵的王府,简直就是牢笼。

美云见她心事重重的样子,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低声道:“从了王爷吧?啊?”

祉莲默然道:“把这些机会,匀给其他夫人吧。”

美云一怔,幽声问道:“你还想着他?”

祉莲摇摇头:“他丢下了我,是他不在乎,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美云轻叹一声,怅然道:“你不知道,王爷有多爱你。”

“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祉莲戚声道:“但是我,没有选择。”

美云静静地,充满了同情地望着她。

祉莲缓缓起身:“我该告辞了,娘娘。”

美云还想留,却也看出了祉莲的去意,无法强求,只好说:“晚上王爷回来,府里的规矩,只要是王爷回家吃饭,就必须所有的人都聚齐了,陪他一块用餐。”

祉莲点点头,退去了。

入夜,美云在菱花镜前解散了头发,问道:“你真的不过去了?”

安王摇摇头:“我去了她睡哪里?算了——”

“她心事很重,今天我劝了许久,都无济于事,”美云低声道:“王爷,她是个有心伤的人,你若是真的爱的,就应该让她知道和感觉到,不然,她很难接受你。”

安王笑了笑:“她现在,至少不敌视我了,这就是进步,慢慢来。”

美云默然道:“总觉得,她如果真的爱上你了,会更受伤。”

安王定定地看了美云一眼,陷入沉思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 温柔逼迫嫁入安王府 细述内因想博佳人心(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