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18章: 剑下救世子心生决然 亲求回娘家口说恨意(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18章 剑下救世子心生决然 亲求回娘家口说恨意(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祉莲用手撑着下巴,坐在房间里发呆,丫环轻声道:“莲夫人,出去走走吧,你这都三天了,除了去前厅吃饭,哪里都不去,这样憋在房间里,对身体不好……”

祉莲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低声道:“你下去吧。”

“夫人,你是不是不喜欢六夫人啊?”丫环嗫嚅道:“我知道,要是可以,你都不愿意去前厅跟她一起吃饭的……”

“你怎么这样说呢?”祉莲吃了一惊,坐起身来,低声道:“不要说这样的话,让别人听见了会惹祸上身的。”

“夫人,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说,府里的夫人和下人们,都不喜欢六夫人,他们背地里都议论呢,不知王爷被她下了什么迷魂药,东南西北的分不清了,府里这么多年的规矩,居然因为她就乱了!瞧她那风骚劲,趾高气扬的德性,怎么看都是还是一歌妓,出身比任何一个夫人都低贱,调子却比任何一个人都高!真是,不就是怀了个孩子么?!哪个夫人没有怀过孩子……”说到这里,丫环猛一下停住,有些瑟缩地望着祉莲,轻声道:“夫人,你也要赶快抓紧啊……”哼一声,又提高了声音,愠道:“你是四夫人,她才是老六,神气什么?!”

祉莲一直听她说完,才说:“这些话,就在房里说说,外面千万不要多嘴。”

“王爷不就是图个新鲜么,过一阵子,还她还怎么做这个香饽饽!”丫环把脖子一梗,转到跟前来,轻声道:“夫人,我们去花园里走走吧,听说六夫人明天要去归真寺祈福,她现在肯定在屋里准备东西,我们不会碰到她的……”

祉莲想了想,站起来,一起身,猛地头晕,晃了晃,身子一下就扎了下去。

“啊!”丫环叫一声,赶紧扶住她,疾声道:“你哪里不舒服啊?”

“我告诉王妃娘娘,马上就去请御医,”丫环有些慌乱:“若是耽误了,王妃娘娘责问下来,我可担待不起……”

“没事。”祉莲使劲地抓住了丫环的手臂,说:“我可能真是在屋里呆久了,出去透透气就好了……”

“王妃娘娘现在忙着,我们不要去打扰她,”祉莲的眼神有些躲闪:“等透了气回来,我若是感觉还是不舒服,再去告诉王妃也不迟啊。”她拉住丫环的手:“我们去花园走走。”

丫环赶紧搀住她,出了屋子,又忍不住絮叨起来:“夫人,我觉得好奇怪呢,我看你跟王妃娘娘关系挺好的,她喜欢你,你也亲近她,可是王妃娘娘总是叫你去给她帮忙管家,你为什么老是推辞呢?听你刚才的话,那么体谅她……”

“府里夫人越多,她的事就越多……”祉莲幽声道:“我们少去麻烦她,就是替她分忧了,何必一定要帮她管家呢?她是正室,管家名正言顺,我掺和进去,则是名不正言不顺。”

“是啊,五个夫人加起来都没有六夫人一个人事多,坏着孕还不消停,昨天才去的逛街,今天又要去城隍庙看热闹,明天要去归真寺,后天请班子来府里唱戏……就怕不折腾死我们这些下人……”丫环瘪瘪嘴:“出外呢,也是一大群人拥着,呼来喝去的,排场大的很,好像生怕人家不知道她是王府的夫人,得瑟……”

猛一下,祉莲抓着丫环的手臂一扯,丫环定睛一看,那头来的人,可不正是六夫人!

六夫人带着四个丫头,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从祉莲身边过时,只斜着眼睛瞟了她一眼,似乎根本不屑于正眼相向,然后,脑袋一摆,去了。

丫环有些恼了,唾着六夫人的背影道:“真是蹬鼻子上脸了,见到地位长些的连姐姐都不喊了?!我告诉王妃娘娘去!”

“算了。”祉莲说:“我们回转吧,你看她,正是去花园呢。”

“别怕她,我们有王妃娘娘撑腰。”丫环说。

“王妃娘娘还怕王爷呢。”祉莲淡淡一笑:“我们回去。”

丫环悻悻地转身,幸灾乐祸地哼了一声:“等七夫人来了,看她还独宠!”

祉莲默然片刻,轻声问:“七夫人?不说是择日就送过来,就是这两天了吧?”

丫环想了一下,忽然一拍巴掌,小声地叫道:“就是明天啊!”她眼珠子转了转,恍然道:“怪不得六夫人明天要去归真寺,她出门,就是不想看见七夫人进门……”

祉莲在心里沉沉地叹了口气,无语。

“夫人,听说七夫人是锦州刺史的妹妹,刺史为了自己的提拔,把这个绝色佳人送给王爷。”丫环好奇地问:“他们都传言,七夫人貌若天仙,到底有多漂亮啊?”随即呵呵一笑:“只要等把六夫人比下去,那就是好事!”

祉莲淡淡一笑,脸上漫起浓浓的凄凉:“红颜薄命,被亲哥哥用来换官位,美丽对她来说,难道是幸事……”进了王府,就是樊笼之劫。再美的金丝雀,失去了自由的天空,她纵然还会歌唱,歌声里,却再也不会有山野的灵气。

这一刻,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正闷闷地低头走着,忽然从后边跑过来一人,呼啦啦就对着她一撞。祉莲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丫环赶紧扶住,大声喝道:“站住!”

那头,已经跑出去的男孩回过头来。

“你撞了四娘,还不赔礼!”丫环厉声道:“不然送你去娘娘那里!”

背着箭袋和长弓的肃淳这才折返了,来到祉莲跟前,耷拉着脑袋说:“四娘,对不起。”

“没事。”祉莲摸摸他的脑袋,奇怪地问:“你这么着急到哪里去练弓啊?”

“我还练什么啊?!”肃淳不高兴地说:“我本来是在花园里练弓的,六娘进去了,我还不赶紧走……”

“花园那么大呢,”祉莲说:“你练你的弓,她逛她的,又不相干。”

“别人是不相干,她就不行了。要是你们去逛园子,我当然还可以练弓,但是她去了,我就得走……”肃淳郁闷地回答:“我娘说,要我离她远点,她在哪我就不能在哪……”

祉莲怔了一下,低声道:“你去吧。”

从花园里回了房间,祉莲感觉有些累,便上床小寐。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听见一声疾唤:“夫人快醒醒!”

祉莲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丫环一脸急切:“快,王爷召集所有夫人去前厅,快点啊!”

急忙起身,一路赶往前厅,一边问:“出什么事了?”

“六夫人流产了,现在还在昏迷中……”丫环凑近了,压低声音道:“听说在花园里跌了一跤,孩子就没了……王爷赶回来了,正在前厅大发雷霆,追查这件事……”

“从来没有看到王爷发过这么大的火……”丫环心惊胆战地说:“夫人,好在我们没有进花园……不然,难说不会被赖上……”

祉莲默然着,没有说话。

前厅里,所有的人都聚齐了,大家都战战兢兢地,不敢出大气。

“花园里的西瓜皮是哪来的?”安王怒气冲冲地问。

美云环顾四下一眼,说:“知道情况的,站出来说清楚吧。”

大厅里一片沉默,忽然,一个小小的身影瑟瑟地站了出来:“西瓜皮,是我……”

安王眉毛倒竖,一把提起了肃淳的领口,把他凌空提了起来:“看见六夫人过去,你丢什么西瓜皮?”

肃淳脸都吓白了,磕磕巴巴地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在练弓,射西瓜皮……”

美云急得满头大汗,连忙来抓安王的手:“王爷,别把孩子憋过气了……”

安王伸手一推,把美云甩开,才把肃淳放下,又一下提住了领口扯过来,愠道:“你平时不都在后坪里练吗?怎么今天要去花园?”

“我……我……”肃淳吓得要哭了:“我本来是在花园里吃了西瓜就去后坪练弓的,看见西瓜皮一大堆,觉得当靶子挺好,就把瓜皮吊起来挂在树上,射着玩……”

“玩?!”安王气急败坏地大吼一声:“玩得你六娘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有了,你知道吗?!”

“他不是故意的,”美云急得语无伦次:“平日我都叫他离远些的……今天只是意外……”

安王眼睛一瞪,阴声道:“你叫他离远些?怪不得,六夫人说府里的人都有些排斥她,原来是从你这里开始的!”

“不是啊,不是啊……”美云想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又紧张又恐惧,顿时张口结舌。

“你以为我不会罚你?”安王狠声道:“我要你好好照顾她,她却流产了……这个我等下再跟你算账!”他一折身,一把摁住肃淳的脖子,顶在了墙上,吼道:“谁指使你干的?谁让你在花园里射西瓜皮?!”

“不是,不是……我自己的主意……”肃淳挣扎着,两手到处乱抓,脸都憋成了紫红色。

“王爷,饶了他吧,他还是个孩子,”美云急得放声大哭:“他是你儿子啊……”

安王脸色阴沉地回过头,斜了美云一眼,那眼光,似乎在质疑美云阻扰的动机是因为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美云顿时惊惧万状,她腿一软,跪下来,哀求道:“放开肃淳,好好问话吧,王爷,我就这一个儿子,求求你了,你这样,会把他掐死的……”

“不说实话我就掐死他!”安王恶狠狠地吼道。

美云一听,登时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众人都不敢做声。

“你给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安王咆哮起来,捏紧了肃淳的脖子顺着墙撑起来,都高过了自己的头:“你也以为,我不会杀你!”

肃淳两脚乱蹬,几欲昏死过去。安王终于松开了手,缓缓地将他放下地,冷声道:“说实话,不然,我杀了你。”

肃淳咳了好半天,终于缓过气了,青着脸,软软地靠在墙上,无力地回答:“我自己的主意,吊起西瓜皮,射着玩……是真的……”

安王冷冷地盯着肃淳,左手握住剑柄,右手,缓缓地抽出了剑……

只一下,旁边忽然伸出一只手,拉过了肃淳,然后,一个身影,挡在了肃淳的前面。而安王的剑,也指向了她的咽喉。

那剑尖下的皮肤已经感受到了剑的冷气在逼过来,祉莲默默地偏过头去,望着别处。

就这样僵持着,忽然,一个下人跑过来:“王爷,六夫人醒了……”

安王手一抖,收剑入鞘,转身走了。

祉莲反身,抱住了肃淳,她轻轻地摸着他的头,幽幽地叹了口气。一个孩子而已,还是嫡子,还是长子,只是一次无心之失,居然会如此惊心动魄。在王府里生存,竟然是如此不易。她咬住嘴唇,下定了一个决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剑下救世子心生决然 亲求回娘家口说恨意(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