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19章: 剑下救世子心生决然 亲求回娘家口说恨意(下)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19章 剑下救世子心生决然 亲求回娘家口说恨意(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屋子里异常的安静,祉莲正在绣花,美云走了进来,低声道:“谢谢你,祉莲。”

祉莲笑笑,放下针线,问道:“王爷不追究了?”

美云轻叹一声:“追究什么?难不成,趁了这个由头,把我休了?我也就是对肃淳疏于管教,对六夫人没有尽职呵护而已……那西瓜皮,本就是被肃淳大多射落在树下,是六夫人自己看见了,非要从草丛里踢出来玩,还拉着丫环陪着对踢,然后自己逛完园子忘记了,反倒兴致大发,一路舞着出来,自己踩着了先前丢下的瓜皮,这才摔倒,从阶梯上滚下……”

“她本就是歌伶,见景要起心跳舞,也不去顾忌自己怀了孩子要安胎……成天里就是跟我告状,这个夫人高声了,那个夫人房里又弹琴,吵了她了,妨碍她安胎。我就不懂了,怎么这会,她不在房间里安胎,不知道别跳舞去安胎呢?”想起上午的事,美云有些生气:“好在这还是查得清楚的事情,不然,我也会要连坐了!”

“算了,没事就好。”祉莲拍拍美云的手。

“没事?!”美云愠道:“我就是怕肃淳惹事,嘱咐他离远点,结果好,反倒成了王爷的责辞,好像我为难了她似地……府里人排斥她,干嘛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她摆摆手,无奈道:“也罢,也罢,由她去说,惹不起,我躲得起。”

“今天,王爷那模样,真叫人寒心……”美云忽地红了眼圈:“为了她,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话一出口,倏地觉得不该,好像会刺激到祉莲,美云脸色一紧,望着祉莲不做声了。

祉莲轻声道:“也许他,只是想吓吓肃淳,逼出实话。他不想让王府里有这种因宠生妒,更因此生害的事情,所以,做一出吓人的戏,警摄我们。”

美云瞪着眼睛看着祉莲,半晌无言。

祉莲垂下头去:“娘娘,明天七夫人进门吧?”

“是啊,就一个简单的仪式,跟六夫人进门时一样,”美云淡淡地说:“王爷说,六夫人进门不够排场,委屈了她,所以给她一些特例,不知道这七夫人也这样进门,是不是也会因此获得些特例……”她怅然道:“这府里,特例多了,就没什么规矩可言了……也不知道王爷是怎么想的……”她轻叹一声,一抬眼,却看见祉莲正望着自己。

美云一震,忽地又觉得自己失言,下意识地伸出手来,想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是动作了一半,又意识到不妥,涩涩地停住,放下手,尴尬地笑笑,黯然岔开道:“祉莲……你该是要尽早有个孩子的……”

祉莲淡淡地把话题转开:“娘娘,明天七夫人进门后,我想后天,回娘家去看看,可以么?”

美云静静地望着祉莲,犹豫片刻,为难道:“王爷说,局势不稳,家里人还是少出去走动的好。”

“明天,原本不就安排六夫人去归真寺么?我要出门,也就晚了一天……”祉莲的大眼睛里似乎在瞬间漫上了雾气,她幽声道:“是不是,她出去就是特例,我就必须遵守规矩?”

美云一怔,有些难以自持,喃喃道:“别这样说,不是这样的……”

“你是王妃娘娘,你代表王爷,当王爷宠爱谁时,你就对谁好,当王爷冷落谁时,你也就随之离开了……”祉莲失望地说:“怪不得王爷曾说,你没有自己,算了……不许就不许吧。”她转过头去。

“祉莲,你别怪我。”美云嗫嚅道。

“这次,我一定要回去的。”祉莲低声而决绝地说:“如果王妃娘娘愿意代我去请示王爷最好,如果不能,我就自己去跟王爷说。”

美云愧疚地望着祉莲,良久无语。而祉莲也低头绣花,再也不搭理她。

安王穿过长廊,走向七夫人的房间,斜刺里,缓缓地过来一个人,喊道:“王爷。”

一张脸,平静而漠然,只有那双眼睛,依旧美丽如初。

“祉莲!”安王有些意外,随即问道:“你特意在这里等我?”

“是的。”她回答。

安王轻笑道:“今天七夫人才进门,你那里,过几日我会去的……”

“王爷误会了,”祉莲淡然道:“我想回家去看看,请你准许。”

“几天前,我派人去送过滋补药了,回的人说,你母亲好多了。”安王微笑着说:“外头有些乱,你安心呆在家里。”

“可是我想回去看看,我已经几个月没有回家了。”祉莲耐着性子恳求:“请王爷准许我明天回家一趟,我看看母亲就回来。”

安王沉吟片刻,轻声道:“别的夫人也没有经常要回娘家啊,你一回家,我不是又看不到你了?”他顿了顿,柔声道:“这几天,我很忙,常州战事吃紧……昨天的事,别怪我用剑指着你,我不会伤你的……”

她不说话,低头看着地面。

“回房休息去吧。”安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胳膊。

祉莲缓缓地将胳膊抽离,依旧说:“请王爷准许我回家一趟。”

安王迟疑着,说:“等你有了孩子再说吧。”话一出口,安王自己都感到拒绝的理由太牵强,有要挟和刁难之嫌。他忽然觉得,与其说出这样的理由,还不如直接拒绝她,那样显然坦荡些。

祉莲静静地抬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安王兀地感到有股无形的压力逼迫下来,他有些不自然,轻轻地“恩”了一声,避开了她的眼光。可是她眼里的那抹冷笑,带着鄙视,还是落进了他的眼底。

“我终于明白,为何娘娘老是说我单纯。原来,王爷之前说给我听的那些话,都是假的。”祉莲一字一顿地说:“你是个骗子。”

安王仿佛被针刺了一般,愕然地看着祉莲。

她那水一般的眼睛里,满是寒意,声音里也浸透了绝然,慢而沉地吐出三个字:“我恨你。”

安王浑身一震,不知为何,他陡然想起了苍灵渡那夜,祉莲在白昼般的水边,对着远去的小船,那声嘶力竭的一声“沐广驰——”,那是对沐广驰最后的一点爱,至此,只剩下了决绝的转身。祉莲今夜的眼神,让他想起了那一切,令他感到惶然,仿佛,她的爱,已经远离。

等安王回过神来,祉莲的身影已经走出了老远,安王喊道:“祉莲,明天你可以回去,但是,后天你必须在天黑前回府。”

她没有回头,长廊边灯笼里射出的光将她的身影拉得老长,而她,就这样孑然地,走进黑暗深处。

帐内,安王翻了个身,动静不大,但是旁边的美云显然也没有睡着,小心地问:“还没睡着么,王爷?”

安王坐了起来,怅然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美云也坐了起来,挽住安王的胳膊。

安王轻轻地把胳膊抽出来,低声道:“我在想祉莲……”

美云眨了眨眼睛:“她早上才走的啊,也就是今天晚上吃饭没有看见她呢,明天,她不就回来了?时候不早了,早些睡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说要回娘家,我就心慌。”安王摇摇头:“昨天我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老是梦见她,手里捧着一朵白莲,却是那么冷酷地望着我,我伸手去拉她,她就化成了雾……”可是她的眼神,却仍然能穿透雾气,射过来,让他有些不寒而栗,他恍惚间觉得,他就要失去她了……

“昨天晚上……”美云一怔,难怪七夫人今天早上来请安,脸上有些心事,原来是昨夜新婚之夜,王爷状态不佳。美云低声道:“那七夫人岂不会觉得受了冷落?”

“我想祉莲。”安王怔怔地又说了一句,忽地起身下床,往外走去。

“你去哪里呀?”美云问道。

安王闷闷道:“我去祉莲房里。”

“祉莲回娘家去了呀,她不在房里啊……”美云赶紧下了床:“王爷,你这是怎么了?”她觉得很是诧异,到王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王爷如此心神恍惚的样子。

安王慢慢地停下了脚步,自语道:“我多久没去她那里了?”

美云想了想,说:“大概有两个多月了吧,就是她上次从娘家回来,你去过一次,后来就没再去了……”美云讪讪道:“轮到祉莲的日子,她也要跟我这调换给别人……”

安王一惊,他忽然意识到,祉莲,是在故意冷落和疏远自己。骤然间,心里很是难受。想了想,又提起了脚步。

美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安王进了祉莲的房间。

亲爱的读者,国庆节1-3号休息,不更新,请大家见谅!

……本章完结,下一章“ 拒回府奈何步步紧逼 重唤爱怎知件件无济(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