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20章: 拒回府奈何步步紧逼 重唤爱怎知件件无济(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20章 拒回府奈何步步紧逼 重唤爱怎知件件无济(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屋里很安静,弥漫着月光,还漂浮着,淡淡的荷花的香味。安王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这是祉莲的味道,可是,这香味里,却不知为何,带着比月光更重的清冷,还有,深深的忧伤。

安王蓦地心酸。

此刻,静下心来将这段时间府里的事情细想一遍,他忽然觉得,很对不起祉莲。

在祉莲之后,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竟然,连着娶进门了三个夫人。他自己定下的规矩,似乎从来不会给任何夫人特例,可以却一再地为六夫人破例,他口口声声说爱祉莲,而他心里最爱的,确实也是祉莲,可是府里看到的,却都是他对六夫人的独宠,他从未用过什么,来证明对祉莲的爱。相反,他还用剑指向了她,那一刻,她别过头去,到底是不想让他看见她眼里的失落、绝望,还是她的厌弃?她看见了七夫人,美丽和出身都胜过她,也许,这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自此,她已经心死。

因为她终于醒悟过来,他的话,都是骗她的。什么规矩,都是假的,不可以为她破的,对六夫人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什么她想做什么都行,想要什么都行,都是假的,连个回个娘家,都那么困难。

他得到了她,却始乱终弃。没有一句话,是兑现了的。所以,她说他是骗子。

他唤起了她的爱,却又在瞬息之间,毁灭了她的爱。所以,她恨他。

安王想到这里,只觉得凉意从脚底升起,渐渐浸透了全身,他惶恐地意识到,祉莲的心走了,她要离开他了——

可是,他不想她离开,他这么爱她,他可以失去任何一个夫人,却不能,失去她。七夫人是府里最美丽的,六夫人是最有风情的,五夫人是最有权势的,王妃是最有德的,二夫人是最有才的,三夫人是最没有心机的,这些夫人除了老六,基本上都倚靠着娘家权力的制衡,可是,即便祉莲什么都没有,却是他最爱的呀。为了她,他付出了那么多精力,等待了那么久,他最想得到的,不仅仅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

安王缓缓地用手撑住额头,内心一片纠结。

早晨,祉莲房间的门开了,安王缓缓地走了出来。早就等候在门前的美云赶紧迎上去,她一眼就看见安王脸色晦暗,明显是睡得不好,便低声道:“请王爷安心去督察军务,祉莲今天就回来,晚上吃饭的时候,王爷就能看到她了。”停顿一下,又说:“今天晚上,安排你在祉莲房里歇息。”

安王轻轻地点点头,心事重重地去了。

整整一天的议事,本该头昏脑胀,可是一想到回家就能看见祉莲,安王不禁脚步轻快起来。一进前厅,家人都到齐了,唯独,没看见祉莲。美云涩涩地解释道:“她可能动身晚了,没赶上晚饭,在过几个时辰,就该到了的。”

安王点点头,他记得的,他要求祉莲今夜回府,但并没有要求她回府吃晚饭,按照祉莲一贯的做派,不到非走不可的时间,她是绝不会回来的,王府对她来说,少呆一分钟都是乐事。

在等待中,安王的这顿晚饭吃的索然无味。然后,他一直苦捱到子时,都没有等到祉莲。

“王爷……”美云低声道:“要不,我明天派人去催催……”

“她已经不是头一次,延后回府的时间了……”安王默然道:“明天,你亲自去接她,”美云刚要答应,安王又说:“我跟你一起去。”他要亲自去接她,因为他真的非常非常地想念她,他也知道,就算是让美云去接,也未必能把她接回来,他必须亲自去,确保她一定会回来。

江家小院里很安静,确定祉莲在家里,安王和美云让下人和侍卫都退下,两个人一前一后,安静地穿过了前厅往里走。

里面似乎有人在哭,安王加快了脚步,却放轻了步子。美云见状,也赶紧捏住了裙带上的配环,以免发出声响。

哭泣的,正是祉莲:“娘,我求求你,就让我顺着自己的心意做一件事情吧……”

江母没有回答。

“娘!”祉莲戚切道:“你难道,非逼得我连一条死路都不能有?”

“你不能这样做啊,这样对谁都不公平,”江母哭道:“你不要钻牛角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你有了孩子,很多想法都会不同……”

“求求你了!娘——”祉莲悲声道:“你可怜可怜我吧!你想想我在王府的日子,那样暗无天日的生活,我每一天都在逼不得已地忍受……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啊……我什么都不求,我可以为了你们活着,我只求你这一件事……”

“王爷对你多好啊,对我们家,也这么关照,”江母叹道:“你不要要求太多……”

“我什么要求都没有,以后,我也更加不会有提要求的机会了。从来只见新人笑,有谁知道旧人哭……”祉莲哭道:“娘,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次机会,以后真的是很难再回来一次了,求求你,让我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别让我从此后更加痛苦啊……”

安王轻轻地推开了门,祉莲正跪在江母的脚边,哀声哭泣着,江母也泪流满面。骤然看见王爷,两人都愕然着,有些呆了。

祉莲默默地别过头去。

江母赶紧擦擦脸,近前施礼:“王爷好,王妃娘娘好。”

“我们是来接祉莲回府的,”美云轻声道:“这两天不见人,王爷可想她了。”

江母转头对祉莲喊道:“快别磨蹭了,准备动身吧。”

祉莲慢慢地起了身,低头站着不动。

“祉莲……”安王轻声唤道,有些情难自已。两日不见,祉莲苍白憔悴了许多,刚才的话他听的分明,祉莲的绝望让他庆幸,好在自己亲自来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还不出现,那么,他将永远地失去她。

江母见祉莲不回答,赶紧拉了拉她的衣袖:“王爷叫你呢。”

“我们回去吧。”安王柔声道:“正好,路上我还有好多话要同你说。”

祉莲盯着脚尖,慢慢地说:“你休了我吧。”

安王一刺,心底开始揪扯着生痛,他笑了笑,轻柔地说:“说什么傻话呢。”

美云惊奇地看着祉莲,脸上顿时满是凄然,等安王话音一落,她又看看安王,有些黯然。

“小孩子,不懂事呢。”江母连忙打圆场,对祉莲说:“你看,王爷多疼你啊,亲自来接你,你说那么大逆不道的话,他都不责怪你……”

“你没看见,他还用剑指着我呢,”祉莲漠然道:“这些,都是他做给别人看的……你没看见的,多了……”

“大度些吧,”江母推了推祉莲:“夫妻吵架,不就是床头吵床尾和。”

“没有架可以吵。”祉莲冷声道:“王府有王府的规矩,不是吵架的地方。”

“你这孩子,说话怎么这么呛呢……”江母瞪了祉莲一眼。

祉莲扭过脑袋,不说话了。

安王无语了,眼光一转,忽然看见桌上一碗黑黒的汤药,便问:“这是什么?”望向祉莲,担心一览无余地写在脸上:“你病了?怪不得,脸色那么不好……”

江母顿时神情紧张,面色开始不自然起来。

“这是母亲给我熬的滋补药。”祉莲说着,端起了碗,正欲喝,江母猛地探手过来,一把夺过了碗,疾声道:“放了这许久,都凉了,别喝了!”

祉莲不肯松手,直直地望着母亲,说:“还是温的,可以喝的……”硬拉着要往嘴前凑。江母死死地把着碗,说:“凉了,凉了,喝下去也没作用,我去热热……”

没想到江母的力气那么大,祉莲争不过,只得松手,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母亲:“娘,你热了再来给我喝。”

“耽误时间了呢,”江母搪塞道:“你看王爷王妃都在,你不能让他们久等啊……”

“不在乎这一时半会,”祉莲瞪着眼睛:“娘,你亲手熬的,我怎么能不喝就走呢?”

江母说:“王府里多的是滋补品,这个就别喝了,你这就回府去吧。”

“我喝了药再走,”祉莲盯着母亲:“我就在这里等着你热了来。”

江母一措,说:“下次回来娘再给你熬,行吗?”

“下次,没有下次了……”祉莲黯然道。

江母满脸忧虑地垂下眼帘,推推祉莲,祉莲只是不动,却望着那碗药,江母循着她的眼光,低叹一声:“免得耽误回府的时辰,这个就给娘补了,……”一咬牙,抬头就给灌了下去。

“娘!”祉莲急切地大喊一声。

江母抹抹嘴边的药汁,故作轻松地笑道:“不吃家里的也不能说就是不孝顺娘……娘也懒得去热了,自己吃掉,省得你惦记着,”又转向王爷调笑一句:“祉莲是王府的夫人,自当去吃王府的……还请王爷多给祉莲多吃些补品,好早些生个孩子……”

安王轻轻地笑了一下:“您放心,不会亏待她的。”

美云听得有些糊涂,又有些奇怪,似乎今天这一碗药,是有些蹊跷,可是,她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算了,毕竟当务之急,是让祉莲回去,一碗滋补药,是不足挂齿的。

“走了,走吧。”江母来拉祉莲的手:“别让王爷和王妃久等。”

祉莲没有动,低声道:“我不回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拒回府奈何步步紧逼 重唤爱怎知件件无济(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