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24章: 夺妻之恨换杀妻之仇 水火不容成不共戴天(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24章 夺妻之恨换杀妻之仇 水火不容成不共戴天(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祉莲。”广驰的脸上浮起讨好的微笑,涩涩道:“对不起,我不该丢下你,你还在生气啊?”

祉莲摇摇头:“都过去了,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安王捡起了斗篷,轻轻地披在祉莲肩头,凄然道:“他要带走你,我已经阻止不了,把斗篷带上,路上风大,你这么虚弱……”

祉莲手一掸,把安王和斗篷都拒绝了:“不劳你费心了。”

她转向沐广驰:“你一直都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刚才说的话,大家都听见了。”她环顾四周一眼,低声而决绝地说:“我是安王的四夫人,我愿意替他去死。”然后,她盯着沐广驰,淡淡地说:“你要的,不就是安王或者我么?与其他人无干,请你放这里所有的人,过渡。”

“祉莲!”安王情急,大喊一声:“你要干什么?”

“把他摁住,我不想他碰我。”祉莲冷冷地吩咐沐广驰,用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

广驰一挥手,上来两个士兵,将安王摁跪在地上。

祉莲缓缓地转过身,冷淡地对安王说:“我愿意替你去死,不是我有多爱你,而是因为,在这样紧迫的情况下,你还能不顾安危,冒险折回去接我。你所有的话,可信不可信,以前的我都不想去追究,以后的也没兴趣去验证,不过不管怎么说,你说任何时候都不会丢下我,你做到了。就冲这一句话,就冲这一次兑现,我替你去死,还了你的人情,也了了这世的情债。从今以后,我们各不相干。”

安王此刻听到如此绝情的话语,肝肠寸断,他不甘心地仰起头来,问道:“你爱过我么,祉莲?你爱过我的,是不是?我知道,你爱过我的……”

“我是爱过你,我差点就决定把一生都托付给你了,还幻想过跟你安安生生过日子,”祉莲咬牙道:“可是,你不值得我爱。你就是一个只会说甜言蜜语、自私自利的骗子!”

安王一噤,怅然道:“我没有骗你,我以后都会做到的,给我一点时间,你会看到的……”

“多跟你说一个字我都觉得浪费,”祉莲冷笑一声:“没有以后了,错过一次,便是一生。”她决然地转身,朝向沐广驰,话,却还是说给安王听的:“你看看,我会给沐广驰机会么?你觉得,我对他的感情,会不及你的?!”

安王额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他瞪着祉莲,却无能为力,也无话可说。

“祉莲……”广驰的话语里满是失落。她的话,句句分明,她根本,就没打算再给他机会。广驰本就嘴笨,此时,只得无言。

“沐——广——驰——”祉莲拖长了声音,凛声道:“你可听清楚了,错过一次,便是一生!”

广驰垂着双手,耷拉着脑袋,任由祉莲批判呵斥,一动不动。

“他是王爷,我也只给一次机会!可是我江祉莲,独独给了你两次机会!沐广驰!”她暴喝道,仿佛那脆弱得胸腔就要爆开一般,发出骇人的声音:“你为何负我?你为何伤我?你为何,舍下了还要回来找我?!”猛一甩袖子,她厉声道:“你自去找你的道义,何必搭理我?!我的死活,自然与你无关!”

“这辈子,你都欠我的!”她一抬手,气势汹汹地指着广驰:“你永远都欠我的!”

“我要你一辈子也弥补不了!我要你后悔一辈子!”她手一斜,复指向安王,恨声道:“你也一样!”

广驰默默地抬起头来,愧疚悔恨地看了祉莲一眼,他的嘴角不停地抖动,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情绪激动的祉莲微微地喘息了一会,平复下来,低声道:“我爱一次,错一次,爱两次,错两次,人生与我,太过伤心,生无可恋。”她抬头看看四周,幽声道:“别让这些无辜的人都替我陪葬,你们,权当最后怜惜我一回,让我走得安心吧。”

她缓缓地走向平台边缘,站定,转过身,背朝江面,喊道:“广驰。”

广驰如梦初醒般地盯着祉莲,一动不动。

“你给我一剑,我愿,死在你的剑下。”祉莲低沉的声音,从山壁上反射回来,带着对宿命的悲凉。

祉莲抬头,朝向天幕,大声喊道:“菩萨,你听好了,我愿替安王去死,用一命,换生生世世永不相见。”她说:“我跟他,再无关系,再无瓜葛,再不相干!”

安王默然一合眼,泪水和着心痛流下。她的恨和绝然,象刀子,凌迟着他的心。安王不甘心地喊道:“祉莲,你再给我一个机会,你可以给沐广驰两个机会,为什么不可以再给我一个?!”

“我会做到的,我会好好爱你,珍惜你的——”安王说着,泪下。

“你有太多的老婆,我只是其中之一。我想要的,你永远也给不了,上天就不该让我遇见你,不该让我,为江家成就这一段孽缘……”祉莲的眼中,满是寒光:“我不会给你机会的。我恨你——你不配——”

“祉莲,你还不曾明白我的心,我会为你做很多的事情,你是我的唯一,真的……”安王泪流满面:“我只要你活着,我说过,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把你丢下。就算沐广驰今天带走了你,他日,我还是会把你找回来的……”

“没有他日了,”祉莲冷声道:“我今天替你一死,我就得到了永生永世的解脱。”

“不——”安王绝望地长嚎一声。

祉莲淡淡地回头,她望望宽阔的水面,怅然道:“苍灵渡……我始终,都是过不了渡的……这就是命……”

“沐广驰,”她再喊一声,望向广驰,却潸然泪下:“广驰……”

广驰浑身一震,眼泪夺眶而出:“祉莲……”

“我们曾有婚约,我应该是要对你从一而终……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嫁给安王,也不该委身于他,可是我后悔也迟了……所有的人都在骗我,他们都在逼我,你舍下我一个人……”祉莲哭道:“你不知道我的痛苦……我欠你的,来生再还……我希望死在你的剑下,来为自己的不够坚贞赎罪,以报你今生一腔的深情……”

广驰双肩抽dong,终于哭出声来。

看见他哭泣得像个孩子,她更加伤心,涕泪横流着,轻声道:“安王虽然抢走了我,却也是你先把我舍下的,你要怪他,也不尽然,我和你,一样有错。你不是想亲手杀了安王吗?就先用剑刺死我,把我埋进这江水之中……不要寻我的尸身,也不要惦记我……安王与你有夺妻之恨,今日,你便可报仇,你可以给他以杀妻之仇,这样,你们俩,就扯平了……然后,按你说的,放所有的人过渡,不要连累无辜……”

“不——”广驰长嚎一声:“死的不该是你……”夺妻之恨也罢,杀妻之仇也罢,这个妻,同是一个祉莲,他怎么可以对自己最爱的人下手?他负过她,伤过她,最后,还要亲手来杀她?!他做不到——

“活着太痛苦,而我,回不了头,我恨我自己……”她哀哀地喊道:“广驰……我想死,你成全我吧……”

他握着拳头,拼命地摇头。

这时候,一个士兵跑了过来,跟副将宣恕低声禀告:“淮王命秦阶来苍灵渡援助,已过五里牌,一个时辰之内就会到了。”

祉莲一听急了,戚声道:“广驰,你信佛的,可怜可怜这些百姓吧,他们只是为了躲避战火,想过渡求条生路,如果不是我,就连累不到他们,也连累不到安王被捉,你不要将我陷入不仁不义之中。我愿意死,你依言放他们过渡吧……”

宣恕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广驰的肩膀,说:“如果你真的爱她,就成全她吧。”手中用力,暗暗地从他背后一推。

“让我去死,让我死在你的剑下……”祉莲低低地乞求:“满足了我这个心愿,从此后,你就不欠我的了,我就原谅你了……”

广驰瞪大了血红的眼睛,痛苦万状地看着祉莲,他一步一步,象木头一样,僵硬地走向祉莲,手按在刀柄之上,却在不停地颤抖。终于,他站定,缓缓地拔出了剑……

“沐广驰!你住手!”安王嚎叫起来,拼命挣扎:“我不要她替我死!”

“逼我去死的,正是你。”祉莲眼光一转,看着安王:“如果没有你,我和广驰,会有自己想要的生活。”

“祉莲,你为什么不懂啊,我是爱你的呀……”安王喊道:“我不要你死!”

“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爱,你希望每一个女人都对你死心塌地,却从不自问忠贞是什么?你得到了,却不知道珍惜,除了挥霍那些女人的心碎,你只知道维护自己所谓的平衡。”祉莲鄙弃道:“我不想再跟你说话。”

她一转头,朝向广驰,轻轻一笑:“记得我们在船上念过的诗么?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祉莲柔声道:“广驰,今生我已回不了头,给不了你一个完整和干净的祉莲,来生,再见……只希望,你不要,再舍下我……”

她轻轻地退后一步,站在石沿边上,脸上挂着满意而希翼的微笑。

广驰静静地望着她,默然片刻,骤然举手起剑,凌厉一刺,正中祉莲左前胸,手腕一抖,顺势一顶,祉莲的身体借着他的力气腾空而起,飞落出去,那雪白的衣裙在风中扬起来,仿佛一朵盛开的白莲,就在这一瞬间,她朝他,展露出一个嫣然的微笑,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再次注满了清亮灵秀的神采,仿佛,还是那盛夏五月的荷香垸,还是那小蓬船的前头,她执莲于手的动人……

她雪白的身影从半空中翩然落下,没入水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夺妻之恨换杀妻之仇 水火不容成不共戴天(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