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26章: 贪玩公主大意掳敌营 体贴少主无意俘芳心(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26章 贪玩公主大意掳敌营 体贴少主无意俘芳心(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午后的太阳光暖洋洋地弥散在房间里,细小的微尘在起舞,安静的空气里因此而多了许多的躁动,就如同此刻的安王,他索然地静坐着,成熟而俊雅的面上是难得的沉郁,而内心,正在被惊涛骇浪席卷。只因为肃淳的一句话,彻底打破了他心底十八年的沉寂——

“沐清尘的眼睛,就跟四娘的眼睛一模一样!绝对没错!”

祉莲的眼睛,沐清尘的眼睛……

安王的眼前,又浮现起祉莲的那双眼睛,那么美丽,世间难得再找到一双同样的啊,怎么会,出现在沐清尘的脸上?

他沉沉地叹了口气,心道,沐广驰啊,沐广驰,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深情,你居然,可以不娶亲,可以找到一个那么象祉莲的女人,生下这么一个象祉莲的孩子来……也许,一直以来,我都低估了你对祉莲的感情。到了此时,他不得不承认,比起沐广驰的痴情,他差太多。

安王重重地捏紧了拳头,眉间一凛,我要亲眼看看沐清尘的长相,我一定,要仔细看看他的眼睛!

“停下!停下!”车帘掀开,一个身穿彩锦的身影探头出来,喊道:“我都叫你几声,你跟没听见似的……”

马车缓缓地停下了,赶车的侍卫回过头来,问道:“公主,你不是又要方便了吧?”

那粉面如桃花的少女不满地乜了他一眼,说:“路上太颠簸,我骨头都要散了,歇会。”

侍卫没奈何地转向骑在马上的公公:“您看……”

公公赶紧靠过来,低声劝道:“现在前方还有战事,到处都不太平,有流民有匪徒,我们还是赶紧走,赶到通州,你还可以逛街呢,不比这乡野之地好玩?”

“不行!”初尘公主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到了通州,就是要逛街,还不是一大堆人跟着,烦死了!难得出来看看自然风光,好不容易自由一回,你还叽歪?!”她钻出马车,拉起宫女,“嘿”的一声就跳下了马车,伸手一指:“那边有个小树林,都到那边林荫下去歇歇。”话一说完,自己就散着欢儿跑了。

公公抬眼一看,原来是看中了林子边盛开的大丛野花,这会,正摘得不亦乐乎。公公无奈地摇摇头,吩咐侍卫赶车过去,做好警戒。

初尘埋头摘着花,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这是什么花呀?”

“这是杜鹃花。”一个声音在身旁响起,低沉温柔,带些些清脆。

这不是贴身宫女的声音,好生疏。初尘诧异地抬起头来,却看见花丛中,站着一个俊秀的男子,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他身高不及六尺,但个头并不矮,比自己还高出半个头,穿着一件淡蓝色飞缎长褂,腰上挂着一柄长剑,身型挺拔,虽然偏瘦,但是愈发显出清雅的气质。这个男子长得俊美异常,剑眉英气毕现,一双眼睛如波光荡漾,长脸带着秀气,唇线笔直,他的神情随意而带些清傲,微笑着透着些许的玩味。

看见他的一瞬间,初尘好像被电流击中了一般,整个人都不会动了,就这么半张着嘴,傻傻地望着他。红艳艳的杜鹃花,星星点点好像在转动,而他,站在她的面前,就好像天外来客……

“要我帮你摘吗?”他沉声问道,微笑,再次浮现在嘴角。面前的女孩正是他要找的人,初尘公主。只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漂亮,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丹凤眼往上挑着,显得高贵而娇俏,圆润的嘴唇好像永远都对什么都不满意,微微地撅着,更加让人觉出她那小女孩样的任性来。此刻,她呆呆地望着自己,脸上慢慢地漫起一片如杜鹃般的殷红来。

他笑着,轻轻地折下一枝花,递过来。

初尘这才如梦初醒般地,接过他手中的花,羞怯地一笑,半低下头。她的心突突乱跳,不知是为自己的失态惭愧,还是为这仙客般的男子心动而紧张。

她穿着鹅黄色的锦缎裙子,手拿一大捧通红的杜鹃,此刻无语的娇羞,就象清晨薄雾中待放的花蕾,他不禁琅琅道:“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又见杜鹃花……”

“这里又不是宣城!”她撅了一下嘴巴,俏皮地反驳。

呵呵,他闻言,咧嘴一笑,反诘:“你手上不是杜鹃花?”

“我又不是宣城!”她偏要和他作对。

呵呵,他大笑起来,爽朗道:“你是杜鹃花!”

“我……”她忽一下哑然,竟然红了脸。他说她是花,美丽的杜鹃花,嫣红俏丽,这话里的暧昧,就好像春天的暖风,吹撩着她的心,令她陶醉得昏昏欲睡。

“你比杜鹃花还要漂亮。”他缓缓地,说,一脸正色。

她盯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她感到自己被吸引着,好像失去了重心,呼吸有些困难起来。

黄昏的太阳正好映在他身后,他站在太阳的前头,秀颀的身影,背剪着双手,斜着身子,微微地仰起头,淡淡地吟道:“云中台殿泥中路,既阻同游懒却还。将谓独愁犹对雨,不知多兴已寻山。才应行到千峰里,只校来迟半日间。最惜杜鹃花烂漫,春风吹尽不同攀。”

这不是白居易的诗么?初尘低头略一沉吟,轻声道:“你好像很怅然,是有什么心事么?”

他侧过头,认真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对她听出了心事有些意外,但是他释然一笑,并未作答。

“我虽然不才,但是也知道,这首诗的言外之意,主要是讲双方的耐心及意志不同,所以有人能不畏艰难而上高山,看到美景,有人却不行,所以很遗憾地大家不能都同时到达同一个目标或地方,欣赏到杜鹃花的美丽……”初尘好奇地问:“公子是你不是觉得怀才不遇?”她顿了顿,细声道:“也许,我可以帮你。”

他淡淡地笑了一下,说:“你不懂的。”

“你都不告诉我,怎么这么肯定我不懂呢?”初尘再次撅起了嘴,不满地说。

他正要说话,忽然脸色一变,初尘还没反应过来,忽然看见侍卫跳了出来,挡在了自己身前,剑出鞘,指向公子:“你是何人?”

初尘恼了,冲侍卫嚷道:“关你什么事?!我叫你了啊?!”

“殿下摘花跑得远了些,我护卫来迟……”侍卫低声道:“为了殿下的安全,请不要跟陌生人说话。”

“我哪里不安全了?你看我有事吗?!”初尘没好气地抢白道:“一有好事你们就来打岔!”心里当下窝了一肚子火,我这里正说得好好的,你们跑来煞风景!她不耐烦地挥挥手:“都给我退下。”

公子淡淡地说:“原来你是皇亲国戚啊。”

完了,美妙的谈话氛围彻底完了,初尘太不甘心了,她忿忿地瞪了侍卫一眼,低声道:“退下,听见没有?!”

侍卫悻悻地收了剑,垂手立在一旁,不知所措。

公子见状,微笑道:“你不喜欢有人跟着?”

“我顶讨厌他们跟着我!”初尘咬牙切齿地说。

“我的马在那边,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带你去林子那边,那里还有好多野花……”他轻笑着,带着无限诱惑:“你敢一个人跟我一起去吗?”

初尘迟疑了一下,挑衅地看了侍卫一眼,说:“我敢!”

他的脸上漫起一丝高深叵测的笑意,悠声道:“不怕我是坏人?”

“你长得不象个坏人。”初尘仰起头,一脸单纯。

眼见得初尘就要跟着他走,侍卫急了,横剑过来:“你休想带走公主!”

“是她自己愿意跟我走的,”他缓缓地敛去笑容,正色道:“我阻止不了她,你也阻止不了,不过,你有权力知道,她跟谁走了……”

他一拱手,低沉道:“我叫沐清尘。”一反身,大踏步地朝前走去,初尘毫不犹豫地跟在后边,往林子深处走去。

“公主!”侍卫急了,追上去。

“停住!不许跟来!”初尘回头,厉声道:“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砍了你的脑袋!”

侍卫一吓,站住了。

清尘在前面慢慢地走着,脸上浮现起得意的笑容。

初尘紧巴巴地跟在后面,带着一脸的新奇和憧憬,她兴奋地喊道:“你等等我啊……你说你叫沐清尘,你知不知道,我的名字里也有一个尘字,我叫初尘……我们真是有缘分呢……”

“侍卫叫你公主……”他放慢了脚步。

“是啊,我是初尘公主,皇后的养女,是皇后妹妹跟长平侯的女儿,也是宗室之后,不过血缘远了些……”初尘兴冲冲地跟上来,问道:“你有什么心事,我说我能帮到你的。”

“恩,我是有些心事,呆会告诉你。”清尘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初尘听了,欢喜得紧,一抬眼,忽然看见一匹很漂亮的马,黑底白点,浑身好像雪花在飞舞,正在悠闲地吃草。她不禁又兴奋起来:“你看,好漂亮的马呀!”

“那是我的马,叫雪尘马。”他不紧不慢地说着,朝马走近。

初尘几步跑过去,一把扯住了缰绳,这才发现马的额上“T”字型的白毛,不由得又惊叫一声:“哇!好特别!好神气啊!骑上它,一定很威风吧!”

“你想骑吗?”清尘的眉毛轻轻地扬了一下,带着难以名状的蛊惑。

“想!”初尘不假思索地回答。

清尘翻身上马,伸手一扯,将初尘拉上了马背,自然地把她拥在了胸前。

“跑起来吧,”初尘开心地说:“我最喜欢飞奔的感觉了!”

“你的侍卫还在后面偷偷地跟着呢,你想甩掉他们?”他的笑容带着鼓励,还有淡淡的玩味:“这可是纯种波斯战马,跑起来,难能被追上。”

初尘压低了声音,决然道:“甩掉他们!我们跑远点……”

他笑了,伸手扬鞭,低喝一声:“驾!”

雪尘马驼着两人,绝尘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贪玩公主大意掳敌营 体贴少主无意俘芳心(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