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28章: 假面下初识公主真心 真颜之上不明少主假意(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28章 假面下初识公主真心 真颜之上不明少主假意(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她会这样提议。

“你跟我走吧,你想要什么,我都让父皇给你!”初尘急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我保证,你以后只会比现在过得更好!”

她说得又快又急,他静静地听完,只轻轻地笑了一下:“看你的样子,以为是个不太知事的小女孩,没想到,始终还是个公主啊……在敌营里,还不忘策反……”

“不是,不是……”初尘更加急了,舌头有些转不开:“我,我……”你要是归顺了,我以后找你,就方便多了呀。

他笑着说:“我不归降,走吧。”一措身,朝前走去。

初尘站着不动,她咬着嘴唇,悻悻地跺了一下脚,又恼又恨。再一抬头,清尘已经走出了好远,她想也没想,急匆匆地追了上去,一把扯住他的胳膊:“也不知道等等我,你不怕我跑了呀?”

他默然地看着她,半晌,才慢悠悠地说:“你不跟我走,还往哪里跑?这四野空旷,别说你两条腿,跑不过我的雪尘马,就是我,你也跑不过。”

“嘿嘿,那试试看!”我可是宫里最能跑的公主!初尘一歪脑袋,蹬蹬地跑了起来,一直跑出了好远,回头一看,清尘还站在那里,于是初尘哈哈地笑道:“你不追?我真逃了——”

话音一落,清尘就起步了,呼啦啦几下,片刻功夫就追上了初尘,一伸手,扯了她的胳膊:“我带你跑!”大步朝前,一顿狂奔,只跑得初尘喘不过气来,脚步踉跄地哼哼道:“不行了,不行了……救命啊……”清尘这才停下步伐。

“咔咔”初尘咳着,无力地拉着清尘的胳膊,晃悠悠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我不行了,要死了……”

看着初尘喘息不止,东倒西歪,清尘默默地伸出手来,一手扶着她的肩膀,一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好半天,初尘才缓过来,她甩着脑袋,索性侧身赖在了清尘的肩头,郁闷道:“我居然跑不过你,真是丢脸。”

“这很正常,我是经常锻炼的人,你是娇滴滴的金枝玉叶。”清尘淡然道:“没什么好丢脸的,反正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说完,他眉毛一扬,俏皮地一笑,好像在说,放心,我替你保密。

看着他的眼睛里,那调皮的味道一闪而过,瞬间隐没在深深的黑亮的瞳仁里,倏地又恢复了一本正经。初尘忽地呆住了,就这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恍惚间大脑一片空白,周遭的世界都不复存在了。他的眼睛,就这样,落入她的心扉,飘散开幽幽的一叹,沐清尘……

他的眼睛一眨,她霎时回过神来,又是满面通红。他却好像没看见,一扭头,潇洒地将手中的萧一挥,插入后腰带,沉声道:“回去了。”

初尘紧跟两步,打量四周一眼,陡然道:“这么开阔的地界,晚上,你带我出来看星星……我不想呆在营帐里……”

“好。”他想也没想,一口答应。

初尘抿嘴,轻轻一笑。

“你一点都不害怕么?”清尘夹了菜,放到初尘的碗里。

初尘细细地嚼着饭,眼睛一忽闪,嘴里含糊道:“干嘛要害怕?!”

他悠然道:“我是叛军呢。”

“你杀了我,拿什么去换你爹……”初尘嘻嘻地笑:“何况,你慈眉善目,不象坏人。”

“奉承我,怕我为难你?”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呵呵,初尘笑眯眯地说:“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就是贪玩,天下的把式什么没玩过呀,就是从来没有被掳过……哈哈,这回可真是过瘾!”

清尘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公主疯疯癫癫的,虽然好玩,却也让人觉得少根筋。

“人生嘛,不就是及时行乐,我当公主这么久,就是走了这一遭,被你杀了,也就这么回事……”初尘没皮没脸地笑:“谁知,还没那么糟……看看我现在,过得多闲适……”她晃了晃脑袋,竟然很是自得。眼睛一斜,看见清尘一脸愕然,便说:“宫里都快闷死了,你以后有空,时不时就把我掳过来玩玩,我感觉挺不赖的……”

清尘正在喝汤,一听这话,差点没呛住,他好不容易忍住笑,说:“你脑袋进水了呀?”

“别的都玩腻了,这个最新鲜,当然要多玩几次,”初尘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无非我这里有毛病,”她指着自己的脑袋,吐了吐舌头:“我才无所谓呢,我觉得,跟你在一起挺好的,当公主感觉也没这么好过……”

他轻笑一下,无言。当公主在她眼里,竟然是这么无聊的事情,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下次你掳了我,直接就跟我父皇提要求,要加官进爵啊什么的……或者,直接要几座城池!”她砸吧砸吧嘴,话锋一转:“如果你能入朝为官,不比当叛军好?那样,我们经常可以聚聚……”一边说着,一边紧张地注视着清尘,而自己的脸,又不由自主地开始泛红。

他眨眨了眼睛,不知在想什么,面色有些沉郁,显然无心去深究她的暗示。

“你想什么呢?”她好奇地问:“担心你爹?”

“放心,你爹不会有事的,”她大咧咧地说:“我在你手上呢,就算安王叔不顾忌我是公主,那我还是他媳妇呢……”话一出口,忽然有些赧然,我怎么说起了这个?!

清尘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我知道,世子肃淳是你未婚夫。”

“是啊,不就是我母后为了稳固地位的联姻么……其实,他不见得喜欢我,我也没见得有多喜欢他……”初尘把两手一摊,有些烦闷地说:“哎呀,我要是真碰上喜欢的人,怎么地都要退婚……之前没有,不就随便他们安排了……”她看着清尘,柔媚地笑笑,心里却思量说,你喜欢我么,你会要求我退婚么?要是你提出来……那可太称我心了!

清尘默然片刻,轻声道:“世子肃淳,我跟他交过手,恩,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

呃。初尘梗住了,一腔子的热情被浇了盆凉水。

他轻轻地放下碗,问道:“吃好了么?吃好了,我就带你去看星星。”

初尘一跃而起,欢快的说:“吃得好死了,赶快去看星星!”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营帐,还是在黄昏的草坪里,清尘坐下,默默地抬头仰望。初尘也仰起头来看,过了一会,便揉着脖子道:“看来看去都是一个样子,脖子都酸了,没意思!”

清尘想了想,忽一下展开斗篷,铺在地上,说:“躺下来看吧。”

“咦,你哪来的斗篷?”初尘大呼小叫。

清尘淡然道:“出门的时候顺手抄的,虽然快立夏了,但是晚上还是有些凉,你一个女孩子,经不起冻。”

初尘毫不客气地躺下去,溜溜地望着天空,过了一会,夸张地叹一声,又说:“真没什么好看的……”

“好看,怎么不好看,”清尘默默地在旁边躺下来,轻声道:“你看天空那么辽阔,而我们,这么渺小,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微不足道么?”

恩……初尘扭过头,看看清尘,又看看天空,发出一声闷哼,显然领会不了。

清尘缓缓地坐起来,顺手扯起一片草叶,稍微折了一下,变戏法似的,放在嘴边,吹了起来。在他的唇边,草叶发出葫芦丝一样的高亢而又有些憋闷的声音,拉出一段异常优美而又熟悉的旋律来。初尘静静地听着,忍不住跟着慢慢地哼了起来。

曲调停了,她还在陶醉中,闭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下午吹箫你没有好好听,这个萧,可是听好了?”他笑着,调侃。

原来,这就是他顺手拈来的“萧”啊。初尘一骨碌爬起来,问道:“你也喜欢听《清平乐》?”

“只许你喜欢,我就不能也喜欢?”他瘪瘪嘴,揶揄道:“你不但是个贪玩的公主,还是个霸道的公主。”

“对!”初尘丝毫不恼,不置可否地说:“我不但贪玩、霸道,还任性呢……”

“你蛮有自知自明的。”他吃吃地笑起来。这个家伙确实如此,但她竟然不知道这都是缺点,岂不让人好笑。

“我就是这样的罗,不扭捏做作,这可是太后和母后最喜欢我的地方。”她洋洋得意地说:“这是我最大的优点。”

他想了想,轻轻地点头。也对,拿腔拿调的皇室,他也见过,比如淮王的女儿依琳郡主,就是笑不露齿,中规中矩的典范,初尘比起她来,虽然出格,但是可爱和真实多了。

“你怎么会喜欢《清平乐》?”她不依不饶地问。

他默然片刻,回答:“要是战事结束了,我就和爹,去过田园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多让人向往。”这就是清平乐。

他和爹?她皱皱眉头:“你娘不去?”

他飞快地看她一眼,再次默然,然后,低声道:“我娘早就过世了。”

难怪,他那么紧张父亲,原来只有一个亲人了。初尘柔声道:“你别担心,你爹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看她一眼,忽地笑了:“同情心这么泛滥?你不担心自己?”

她摇摇头,有些黯然道:“我真不担心自己,当然,走到哪一步,也由不得自己……从我给皇后,也就是我姨妈做养女那一天起,我就知道,将来我不会有自己的生活,会为了给她铺路,去做牺牲。我心里很明白,当公主,并不是什么好事……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毫不顾忌地,纵情过好每一天,因为不知道哪天,我就会失去目前这样仅有的自由,能过一天自己想过的生活,就尽情地过!”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留在父母身边,而不是做什么狗屁公主!”初尘低声道:“我喜欢《清平乐》,首先是喜欢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哪里会有什么清平之乐?”

他静静地注视着她,见她凄然有些难以自持,便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难过,命运虽然由不得自己选择,但是,还是可以努力改变的……”

她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睛里漫上了一层雾气,然后,她吸了吸鼻子,轻轻一笑。

他微微低头下去,沉声道:“我开始,其实是以为你有些傻气的……”

“我不傻,我只是,比较喜欢装傻。”初尘轻轻地躺下,望着星空,感慨道:“我要是非得让自己聪明,那不是没办法快乐起来了——”

他静静地望着她,幽幽地叹了一声,又把草叶凑近唇边,吹了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假面下初识公主真心 真颜上不明少主假意(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