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29章: 假面下初识公主真心 真颜上不明少主假意(下)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29章 假面下初识公主真心 真颜上不明少主假意(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渐渐深了,凉意袭来,清尘低声道:“我们该回去了。”

初尘慢吞吞地坐起来,涩涩道:“谁知道安王叔准备好了没有……”她其实想说,不如,让我再多呆一天,后天再换人吧……

清尘低声道:“安王这个人,也还算稳重大气,你是公主,他不得不保证你的周全,会提前准备的。”

“呵呵,”初尘猛地又傻笑起来:“我是得早点走,让你爹早点回……莫变成了请神容易送神难,下回我再想你掳我,你还不干了呢……”

还没玩够啊,想些什么呢?!清尘怔怔地望着她,好半天,忽然伸出食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无奈道:“你呀,真傻得冒泡!”

她摸着被他戳过的地方,嘟嚷道:“你才傻呢,什么都不懂,整个一个木头……”

“走了!”还不待她埋怨完,清尘就一把拉起了她,顺手扯起斗篷一甩,披在了她的肩上,还细心地帮她捋好。

初尘默默地看着他做这一切,心里忽然涌起了淡淡的忧伤。如果他不是叛军,如果他肯归降,如果父皇还肯封他为将,该有多好啊。母后要的,不就是兵权吗……

两人一路各自想着心事,默默无语地进了营帐。

清尘指着床铺,说:“你睡这里。”

“这是你的床?”初尘见他点头,又问:“那你睡哪里?”

“我睡父亲的营帐。”他说。

初尘眼睛一转,看见旁边还有一张床,便问:“那是谁睡的?”

“奶娘和樱桃。”他回答。

“她们两个晚上可看我不住。”初尘故意说:“我逃了你可就麻烦了……”

他毫不客气地回答:“你想跑就跑,外头那么黑,不吓死你,也有狼会来叼你。”

初尘吓得一缩脖子,随即涎着脸笑道:“你不敢跟我睡一个营帐?是不是我太漂亮了,你怕忍不住侵犯我啊?”

“噗”的一声,他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摇摇头,嘀咕一句:“傻得冒泡……”旋即抬脚,走了出去。

初尘讨了个没趣,闷闷地坐了一会,忽地一跺脚,恨声道:“木头!”反身一头扎在床上,木然片刻,倏地又笑了起来。

呵呵,睡的是沐清尘的床!

她抱着枕头,轻轻地把鼻子摩挲过去,探嗅着清尘的气息,然后,她悄悄地取下一只耳环,塞到了枕头下边。

不知何日才可再相见,留个纪念吧,沐清尘。

第二天一大早,薄雾中,一骑高头大马飞奔而来,马背上,一个深蓝色的身影和鹅黄色的身影轻轻地靠在一起,渐渐地穿越过来,在雾里清晰地出现了一张俊美英气的脸庞,还有那粉嫩娇俏的一张脸。雪尘马身上的白点就象雪花在飘飞,蹄下踏飞起浅浅的飞尘,裹在雾中变成烟尘一团,就好像马儿腾起于云端,起伏于马上的,正是一对神仙般的璧人,涉雾而来。

“为什么不让我另外骑匹马?”初尘侧过身来,问清尘。

他面无表情地回答:“你假傻真精,我怕你偷跑掉。”

原来如此,初尘有些黯然,她还以为,他喜欢跟自己同骑一匹马呢。就在她暗自神伤的时候,他低声问道:“昨天晚上,睡得好么?”

原来他还是关心我的呀。初尘一喜,轻声道:“没睡好呢。”

“不习惯吧,我的床太硬了。”他说得很淡,但是体贴还在话语里:“营里条件只有这么好。”

“不是……”她不能告诉他,一整晚,她都窝在他的被子里揣想着他平时是怎样躺在这张床上睡觉的,支吾着,说:“我,我只是寻思着,你带我去摘什么花,想多了,就没能睡着……”

她以为,他会安抚她,没想到,就这样,没有声息了,只有马蹄奔跑的声音,只有他的鼻息,轻轻地呵在她的脸侧……在一片如烟的雾气中,初尘的心忽然氤氲起来,湿润着沉甸甸的坠下去。这一场美丽的邂逅,她的让人怀念的被掳,就要结束了呀……

太阳慢慢地升起来,阳光刺破了薄雾,水汽渐淡,雪尘马终于停了下来。

山谷里,开满了百合。四野是如此的静谧,雾淡得只剩下最后一丝痕迹,而那些百合,正微微地张开雪白的小喇叭,静静地望着他们,就象好奇的孩子,探头探脑地从剑一般的绿叶丛中顶出小脑袋,发出细微的浅笑声。

每一朵,都新鲜美丽、端庄大方、温良纯净,在朝阳金黄的光晕里,墨绿的茎叶颀长挺拔,一派清新,洁白硕大的花瓣上还挂着露珠,洋洋洒洒的透着野性的大方,清清爽爽中有着孤傲的清高。它是宽和的,也是不羁的,仿佛是那山的精灵,不是尘世的俗物;它是淡漠的,却给人以震撼。

它们开得喧嚣,却安静得如同处子。

初尘只顾得上惊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被这山野的美丽震撼住了,从来没有一种景象,让她如此沉醉和赞叹,她被大自然的壮观折服,也被这平和的深邃感染。

“你不是要摘花吗?”清尘低声道:“可以尽兴了。”

她看看这些平静而又傲然的百合,又看看清尘那随和、不经心的神态,忽然说:“你就象这些百合……”

“我?”清尘笑道:“你把我比成花么?”

“这些花给我的感觉,和你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安静又热烈,粗犷又细腻。”初尘深深地看了清尘一眼:“我们,应该能够成为好朋友的。”

“想成为朋友?”他笑了:“傻得冒泡的公主啊,你不记得了,我可是叛军。这次若不是要换人,说不定,捉住了你,就是杀掉!”他的手掌横起来,干净利落地做了个斩的手势。

“你的手势真漂亮!”她根本不怕吓,嬉笑道:“我才不在乎什么杀啊杀的,告诉你,你就是后一刻要杀我,这前一刻,我还要抓紧时间好好地活一下,好好地开心一场呢……”

如此随遇而安,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不知道这个公主是真的什么都无所谓,还是故意这么说,他打断了她的话,扯了扯她的袖子,示意她动手:“摘花吧,时候不早了,还要赶回去呢。”

她却仍旧望着花朵出神,轻轻地,摇摇头,脸上浮起梦幻一般的温柔,跟之前的颠颠傻傻判若两人,细声道:“不摘了……就让她们这么开着吧,多好啊……没人打扰,美丽着,幸福着,随心所欲……”她微微地偏着头,象是怅然,又象是欣慰。

他看着她,沉吟许久,悠然而笑:“想不到,你还这么诗意……”

诗意?这样的形容,她头一次听到,入了耳,钻进心底,却是别样的甜蜜和亲切。她笑了一下,脸上飞起一朵红云。

她如痴如醉的模样,非常动人,清尘看着她,情不自禁地感叹:“你真是漂亮,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象你这样漂亮的女人……”

初尘一怔,有些意外,瞬间,血液便加速流动起来,澎湃着她的全身。

他说我漂亮?!我是真的这么漂亮啊……初尘被这突如其来的褒扬弄乱了思绪,心还是乱跳,脸也开始发烫,这一刻不知是被花香熏醉了,还是被清尘的话捧上了天了,她开始目眩神迷。

这不是他第一次说她漂亮,如果说,第一次他是为了诱拐而奉承,好让她迷迷糊糊地上当,那么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必要。

一般的男人要赞扬女孩漂亮,多数是遮遮掩掩的,可是清尘开口一说,却是这么的自然,他没有拐弯,也没修饰,更没有那些公子们色迷迷的眼神,他一如平常的坦然里,只有嘉许,没有其他。平日里的恭维听得太多,说她漂亮的人不在少数,其实打心眼里她没怎么相信过,因为她是公主,被人献媚是正常的。但是这话,从清尘的嘴里说出来,他那么认真又那么诚恳,甚至于看她的眼神里,都夹杂着许多的仰慕,无论从哪一点来说,都不是虚伪的。

清尘还在无所顾忌地看着她,上上下下,眼光游走在她的全身,最后,仍然是落在她的脸上,细细地端详,好像这样一看,就要把她印成了模子,倒映在心里。慢慢的,笑容浮起来,他说:“不晓得你这么好玩呢,要不是为了换父亲,我也想留你在营里做个伴……呵呵,我会带着你到处玩,我们会很开心,你也一定会很喜欢……”

初尘怔怔地听着,心里有些失落,却忽地笑了:“怎么样,下次还想掳我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百合谷说花事知心动 通州城换人质陈心迹(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