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30章: 百合谷说花事知心动 通州城换人质陈心迹(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30章 百合谷说花事知心动 通州城换人质陈心迹(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长吁一口气:“戒备森严,恐怕难有机会。”

“你吹箫啊,用草叶吹箫,”初尘鼓起腮帮子:“我听见了,一准找机会给你……”

“你还愿意跟我走啊?”他戏谑道。

初尘抿嘴一笑,女孩的娇羞一览无余,她扭了扭身子,仿佛愿意,但就是不说话,随脚朝地上一踢,搅得旁边的花草震颤了起来,她伸出手,一边走向百合深处,一边伸手出来,撩着滑过花朵,指尖沾满凉凉的露水,花瓣的柔滑还是细微可触,她说:“你得答应我,带我玩我喜欢的……”

“摘花,骑马……都没问题!”他从后面跟上来,说:“我还可以带你去划船、游泳,去荷香垸看莲花……”

“真的?”她兴奋地转过身。

他认真地点点头。

初尘摇头晃脑,故作玄虚一阵,这才慢吞吞地说:“如果每次,你都能带给我一个惊喜,我还是愿意配合被你掳走的……”

惊喜?他有些不解,却也忍俊不禁,这个傻公主啊,还配合呢,被安王知道她如此心思,不气死才怪。

初尘看着他眉毛一跳,知道他没有听明白,心里暗骂一声木头,便说:“就是要象这次一样,让我高兴,让我喜欢!”

清尘咧嘴一笑,得意地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这里。”

“这一次,”初尘轻轻地垂下头,低低地,缓缓地说:“我是真的动心了……”她知道,自己的一语双关清尘一定听不懂,可是她还是忍不住要说出来,也许这一次只是萍水相逢,他们再也不会有下次,也不会有将来,更不会有结果,但是,她希望,哪怕是很多年以后,清尘才明白这句话,她也不遗憾了。

只是,她是公主,她还是女孩子,矜持还是要的。话锋一转,初尘幽幽道:“美丽的花千百样,从来没有过,让我如此动心的……”心底的怅然渐渐地浓了,沐清尘,你这个木头,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悟过来,我说的虽然是花,可也说的是你啊——

“这就是我想要的清平之乐……自由地怒放,做我自己……”初尘的声音渐渐地低下去,世间再也没有同样的忧伤,如此令她绝望。沐清尘不肯降,一切都没有可能,明知没有希望,她却好像无法自拔。

清尘已经发现了她的失态,只当是她不想回去当公主,于是扬声道:“嘿,别想这么多,还是继续傻乐吧!”

她愕然地望过来,旋即哈哈笑着恢复了常态,说:“问你个问题?”

“好。”他回答,陪着她,漫步在百合之中。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花的?”初尘好奇地问。

“女孩子,都喜欢花嘛。”他轻轻地笑了一下:“我掳了你来,不就是用花做的诱饵?!”

初尘瞪了他一眼,说:“你怎么知道,我会在那里下车摘花?”

他顿了顿,低声道:“其实从昨天开始,我就一直跟着你,你路过集市的时候,曾经下过车,就是为了买花。还有这一路上,你也下过车,两次都是方便,但也都是选了有花的地方下车,仍不忘摘些花。我知道你一定很喜欢花,所以,那里一大片的杜鹃花,你一定心痒痒,抗拒不了的……”

呵呵,初尘轻轻地笑了一声:“所以,你就在那里守株待兔?!”

他点头。

“你当时真的只有一个人?”初尘又问:“我的侍卫和随从有二十个,你不怕冲斗起来吃亏?”

“当然只有我一个人,”他偏头,眼睛里闪过一丝蔑笑:“二十个?我会怕么?你见过我的身手吗?”

初尘摇摇头,笑道:“你是个骄傲的家伙!”

“骄傲?”他默然片刻,低声道:“等你回去了,好好问问他们。”一瞬间,不屑和孤傲毕现,刚才那个细腻而体贴的小将军又变得凌厉冷酷起来。

是什么,让他如此自负?这是自信,也是狂傲,但是如果没有真本事,仅仅只是一个沐家军的少主,他不会有这般底气。初尘一肚子的疑问,等待着去问安王,但是现在她对一切无从得知,她知道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沐清尘身上的这股自信,让她更生倾慕。

她想了想,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自己跟你走?”

“你胆大,喜欢冒险,不然,也就不会在这样的时期贸然出宫……你是个很任性的公主,侍卫们根本拦不住你。”他沉声道:“虽然我是一个陌生人,但是在你有好感的情况下,又自恃是个公主,所以根本就没把可能出现的危险放在心上,反而这样的刺激让你兴奋不已,所以,你就主动要求跟着我走了。”

“这么说,”初尘笑着,狡猾地问:“让我对你有好感,是你故意的?”

他想了想,答道:“是的。”

她一下瞪大了眼,猛地叫起来:“你撒个谎会死啊?!”太打击她了,哪怕她猜到了这个真相,却不愿意承认,这可好,他要亲口说出来!无意的邂逅多美丽,当一切都变成了刻意的安排,还怎么让她日后怀念?!

“骗了你,你就开心了?”他淡淡地说:“我可不愿意自欺欺人。”

她一怔,又叫起来:“你就不可以为了我委屈一次?!我开心了你会死啊?!”

他依旧淡淡地回答:“我有我的原则,不会因为你是公主而改变,再说了,你也不是我的公主。”

他的意思,是说自己跟随淮王,不用认这个公主。到了初尘的耳朵里,却理解成了,你不是我的心上人,我为何要取悦你?

初尘登时恼了,跳脚道:“你会死啊!”伸手就打,本以为他会相让,没想到他毫不客气,一把犟住她,将手一扭,就把她整个身体都背转了过来,初尘“哎哟”一声叫唤,希望他会松手,结果他不但没停手,反而好玩似地故意将她一推,虽然用力不大,但初尘还是飞了出去,扑倒在百合花上。

哗啦啦花朵倒了一大片,衬出初尘的人形,一大堆叶子和花拱在鼻子底下,又扎又痒,她气得要死,飞快地爬起来,冲上前,扬拳便打,清尘轻巧地闪过,她又是一脚踢过来,清尘手一捞,托住了她的腿,就把她的动作卡住了。然后,看着初尘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狼狈模样,开始坏笑。

初尘用力过猛,一条腿站着,重心已经不稳,这会见他笑,更加恼怒,猛一下用力扯了清尘的前襟,借着身体后措的力量,使劲往地上一拽!

反正我是要摔跤的,你也别想好过!

“哗啦”一下,两个人都滚到了花丛里。没有想到初尘要同归于尽,清尘一时失措,也没有时间反击,两人同时跌落在地,初尘仰天摔下,而清尘,正好堕在她身上,下意识地,他抱住了初尘。

茂盛的百合竖立在身旁,身下,是厚实的草垫,而他俊美的脸庞就在眼前,甚至鼻尖对着鼻尖,初尘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她索性大胆地、死死地瞪着他看着,忽然发现他脸色一紧,竟然红了脸!初尘忍不住咧开嘴笑了,可是清尘却一扫平时的持重,喉咙里发出一声轻轻的“恩”声,似乎想遮掩自己的张皇,面红耳赤,有些慌乱地撑起身体,站起来,无措地转过身去,背朝着初尘。

“你这么害羞?”初尘知道他方寸有些乱了,不禁得意起来,调侃道:“面对美色,难以自持?”心里却有些欢喜,看他这样子,似乎从未近过女色啊。

他慢慢转过身来,面色平静。

初尘怔了一下,没想到片刻功夫,他便恢复了。这个小子,虽然不谙情事,却也颇有修为啊,竟然这么稳得住。她伸出手,喊道:“扶我起来。”

他不买账:“你自己摔的,自己起来。”

嘿!初尘马上就变脸了,正要发作,他又说话了:“你先动手,又耍赖,后果理当自负。”

初尘就要被气死了,她狂叫起来:“你跟我一个女的计较?你还是男人不是?!”

他眨眨眼睛,狡黠道:“男女授受不亲。”

“你刚才不也抱了,抱得拉不得?骗鬼呢!”初尘愠道:“这么小气,没有风度,算什么男人?!”

“我?”他有些愕然地望着她,皱皱眉头,似乎颇费思量,忽然,他嘻嘻一笑:“我有没有风度,算不算男人,不能你一个人说了算。”

“我就是不拉你,自己起来。”他直起背,反剪着双手,目光炯炯地盯着她,正色道:“你不愿意自己起来,就这么一直躺着好了。”

“你说你不是个男人,我就自己起来!”初尘觉得好没面子,便不依不饶地嚷起来。

清尘默然片刻,忽然轻声地,缓慢地说:“我就不是个男人,怎么了?”

僵持了一会,初尘伸着的手臂已经开始发酸,她偷眼一瞥,清尘一脸漠然和凛然,似乎要继续抗衡,她讨了个没趣,只好自己爬起来,嘟嚷道:“死木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 百合谷说花事知心动 通州城换人质陈心迹(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