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36章: 设计谋明贺寿实刺探 同路行侃而谈观析人(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36章 设计谋明贺寿实刺探 同路行侃而谈观析人(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沐帅,江那边有人过来……”士兵禀告。

沐广驰匆忙放下手中的事务,到了渡口。

果然,江上划过来一艘小船,船头打着一面白旗。船中间,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身穿甲胄。沐广驰盯着,船渐渐近了,他嘴角一扯,竟然浮起了淡淡的笑意。

身背黄色小包袱的来人,正是刺竹。

“赵将军,”沐广驰悠声道:“有何贵干啊?”

刺竹一拱手:“沐将军,我奉皇上和安王之命,前去百洲祝贺淮王五十大寿。”

沐广驰皱了皱眉头,沉声道:“你不怕,有命去,没命回?”

刺竹淡然一笑:“我奉圣命,自当尽责。”

沐广驰点点头,一伸手,“请”道:“帐里说话。”

清尘蹑手蹑脚地将耳朵贴近了帐壁,只听见里面传来对话声。

“实不相瞒,我这次,除了奉命去给淮王祝寿,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跟淮王议和。”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中气十足,语速不急不慢,听上去个性比较稳重:“皇上的意思,只要能让出百洲城,淮王还是可以回到自己原来的封地,叛逆之罪不追究,而且,皇上会考虑他的大义,封为摄政王。”

清尘的鼻子里哼一声冷笑。当淮王是白痴啊!

他一转身,眼珠子一转,直奔宣恕的营帐。

“宣伯伯,”清尘一掀帐帘,便说:“我知道安王醉翁之意不在酒。”

宣恕不知在捣鼓什么,桌子上摆着一大堆零零碎碎的东西,看见清尘进来,便笑道:“我是该叫你驸马,还是郡马?”

“还不如唤我雪尘马。”清尘笑道。

“你来干什么呀?”宣恕说:“安王那边有人过来,你该陪着你爹见见的。”

“不用,我爹待会自然会到你这来,”清尘坐下,笃定道:“我先来等着,免得他到时候又要叫人去喊我。”

话音未落,沐广驰就走了进来:“清尘也在,正好,商量一下。”

清尘斜了眼睛看着宣恕,两人心领神会地相视一笑。

“笑什么?”沐广驰有些愕然。

“爹,”清尘问道:“他是不是要求你派个人跟他一起去啊?”

沐广驰点点头。

“你有什么想法?”宣恕转向沐广驰。

“他说,这样可以带路做个引荐,以免跟秦阶的士兵起冲突,我想,他大概不想我多心,觉得他是来刺探军情的,所以干脆自己提出我派个人陪同,好把他的行程兜个底给我知道。”沐广驰说:“既然他都提出来了,正好,我就派个人跟着。”

“还装坦诚,分明就是此地无银。”清尘淡然道:“他就是来刺探军情的。”

“这个赵将军不是泛泛之辈,派谁跟他走呢?”沐广驰犯了难。

“我去。”清尘默然道:“我倒要看看,我寸步不离的跟着,他怎么刺探军情?”他哼了一声:“估计淮王最近也非常想见我……”爹是做不来戏,但是我得去让淮王安心才是,顺带,领教一下这个赵刺竹。

沐广驰吃惊地看了清尘一眼,皱皱眉头:“不行,你不能离开我身边。”

“爹,我不是小孩子了,单独面见淮王,我也去过的,你该相信我能应付这些事。”清尘低声道:“我还想,趁这一路,好好了解一下这个赵刺竹!”

“你又开始争强好胜了,”沐广驰拖长了声音:“人家胜了你,你就死纠着不放。”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清尘冷声道:“我就是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比我如何?!”

“让他去吧。”宣恕说话了。

清尘一听,嘴角滑过轻浅的笑容,还没等父亲开口,一鞠身,说一声:“多谢沐帅。”拔腿去了。

沐广驰回过头来,有些不快道:“你怎么答应他了?”

宣恕慢吞吞地说:“他决定要做的事情,你拦得住么?”

沐广驰幽幽地叹了一声:“我把他惯坏了……可是,他这性格,我还是有些担心……”

“虽然有些冲动,但是并不鲁莽,无妨。”宣恕轻声道:“他也不小了,你有什么打算?”

沐广驰定定地看着宣恕,一脸寂然,没有回答。

刺竹正安然地坐在中军帐中喝茶,忽然,门口罩下来一团阴影,他缓缓地抬头,看见一个俊美非常的男子,身着青色战袍,立在门口。他剑眉秀目,却是一脸冷傲,俯视着自己,眼光如刺般,仿佛可以扎进自己的内心,让人无端地心里发毛。

那日阵前,沐清尘被肃淳刺散了头发,刺竹确实没有看真切。今日一见,不知怎的,细看之下,刺竹竟然觉得,这副容颜,也如肃淳所说,似曾相似。

他徐徐地起身,一拱手,低声道:“敢问,这位可是沐小将军?”

清尘依旧站在门口,盯着刺竹,一开口,冷冷的声音:“几时动身?”

刺竹一怔,这才醒悟过来,原来沐广驰是派了沐清尘跟自己同行,他觉得意外而且有些异样,自己的用心似乎已经被猜度中了,沐清尘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可是他已经没有退路,只好回答:“马上出发。”

“帐前等我。”清尘一转身,走了。

片刻之后,清尘骑着雪尘马出来了。刺竹再次吃惊,清尘竟然没有换装,还是那件战袍,只不过,马鞍上,长剑、软鞭、长弓、羽箭,一样不少。

刺竹说:“我们到常州去吃晚饭吧,等明天上午过了常州,我要去一个地方探视朋友,需要大半日,或者,你在常州等我,也可先去百洲城门处等我,”他想了想,说:“当然,你也可以陪我一同去。”

清尘端坐马上,默然地望着他,没有任何表示。

两匹马,一前一后,在山道上奔跑。路过一个凉亭,有个茶摊,刺竹勒住马,招呼道:“下来歇一歇吧,我请你喝茶。”

清尘缓缓地下马,往凳子上一坐,那里刺竹就倒好了茶,递过来。清尘默不作声地接了,不急着喝,只凝视着前头的山顶,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刺竹循望过去,只见浓密的树林中,有些旌旗的顶露了出来,于是问老板:“那里有驻军?”

“早先还没有呢,”老板回答:“翻过这山,就出了知樟地界了,照说秦将军的军队该在那边山底下驻守,因为这边还是沐家军的属地。不知怎的,从上个月底开始,就有军队陆续从那边上山,在山顶扎营了。”

清尘默默地端起茶,喝了一口。秦阶已经开始了迫不及待的蚕食,沐家军绝对是他的眼中钉,只是他这一番举动,到底是自作主张,还是经过了淮王默许?清尘心忖,难道父亲被捉被放一事,不但没有促使淮王下笼络父亲的决心,反而让他加重了疑心?!秦阶这一逼,沐家军到底是打是让?让,则只剩下一个弹丸之地的苍灵渡;打,势必跟秦阶撕破脸,也是跟淮王叫板……

他低头想着心事,全然没有觉察到刺竹正凝神望着自己。

这种感觉的确让人感到阴鸷,似乎他的静默中憋抑着一股狠绝的杀气。但是刺竹从来都不认为他阴狠,不管他杀人的时候手起刀落多么利索,在刺竹看来,谁该死谁不该死,他心里自有一把准尺。而此刻,如此近的距离,更让刺竹发现他英挺的剑眉下,略圆的长脸上有一丝淡淡的柔和,而眉梢末端正凝结着似有若无的忧虑,他的鼻梁高而且直,嘴唇轻轻地抿着,决绝的意味全挂在嘴角,但这丝毫也不影响他唇的红润,在凛然之中显出一种别样的柔美。

他真的非常俊美、端正,为男人,则英帅不凡;为女人,则风骨清柔。怪不得,肃淳当时会看呆了过去。

刺竹的眼光,再次落在了他的鼻子上,总觉得这个鼻型很熟悉,还有脸型……

正看得出神,忽然清尘斜过脸来,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刺竹有些尴尬,赶紧解释道:“他们都说你是倾城将军,上次打斗我都没仔细看,今天……”呵呵,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清尘乜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低头喝茶。

“你不爱说话哦。”刺竹轻声道。

恩。他喉咙里发出一个低沉的声音。

“这一路过去,也要两天呢,”刺竹细声道:“我们说说话,就没那么闷了。”

他不答,端起茶杯,轻轻地磕了磕桌子,发出空响。刺竹便拿起壶,给他续满了,又说:“我听说过你很多事情,别人都很怕你呢,”刺竹抬起眼皮,静静地盯着清尘:“你喜欢这样吗?”

清尘闻言,看着刺竹,不答话,也不眨眼,一直看着。

刺竹微笑道:“我不怕你呢。”

一丝浅笑在嘴角稍纵即逝,他淡然地转过头去,望着黄土的官道。

“安王非常喜欢你,”刺竹继续说:“他也非常欣赏你父亲。”

清尘一口一口地喝着茶,表情很漠然。

“你爹是个磊落伟岸的义士,给我的印象是个硬汉,当时在阵前,我看见他对你俯首帖耳,很是吃惊……”刺竹笑着,自顾自地往下说着,问道:“你爹就你一个儿子吧,他一定很疼你也很宠你。”

清尘淡淡地瞟他一眼,似乎说,关你什么事。

刺竹呵呵地笑道:“安王羡慕你父亲有一个你这样的儿子,我们呢,都羡慕你有一个这么宠爱自己的父亲。”他看了看清尘,补充道:“你不知道呢,我父亲是个几乎没话的人,而安王呢,对待肃淳也比较苛责,虽然是为了他好,可是总是觉得父子间有距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设计谋明贺寿实刺探 同路行侃而谈观析人(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