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38章: 王顾左右虚话实试探 醉翁之意假酣真盘算(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38章 王顾左右虚话实试探 醉翁之意假酣真盘算(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太阳还没下山,刺竹和清尘就进入了一个小镇,找了家客栈,才一落座,清尘就一言不发地走开了。刺竹以为他去上厕所,盏茶功夫,他回来,张口就问掌柜的:“隔壁的杂货铺,跟你们店里有侧门相通?这店里背靠着的,又是什么人家?”

“隔壁杂货铺是我们老板娘的娘家,借了房间放店里杂物,所以有门相通。背靠着的,是一户教书先生家,老两口带着儿子住,还没收媳妇呢。”掌柜的回答。

刺竹喝着茶,心里很明白,刚才清尘是去勘察去了。他如此警醒,让刺竹有些意外,虽然他口口声声跟秦阶是一家人,而且特意说明各有分工,可是这行事做人,却分明是处处戒备,下午山道上的话,看来是口是心非的。

正想着,清尘说话了:“下午你不该自报山门,我原打算,说你是沐家军的人。你暴露了身份,秦阶会对你下手……”他压低声音道:“怂恿淮王称帝,秦阶首当其冲。”

秦阶自然,不希望你来做和事佬。刺竹已经听出了言下之意,他默然道:“你又为何要保我周全?”

清尘悠然一笑:“你们礼待我父亲,我就此还清你们的人情,从此各不相欠。”他说:“沐家军是义师,当然不会做出斩来使的不齿之事,我们既然接下了送你的差事,自然要保你安全来回。”他抬眼,眼睛凛冽的精光一闪,带着寒意:“等你过了渡,我们依旧如前。”

刺竹笑着,轻轻一拱手,表示谢意。

酒菜上齐,刺竹一抬手,就要替清尘倒酒,清尘伸手一拦。

“不用那么紧张,生死有命。”刺竹爽朗道:“如此好菜,小酌一杯。”

“我不喝酒。”清尘冷冷地说。

刺竹怔了一下,方才的清尘,虽然不热乎,却也平和,须臾之间,变得冷凛,刺竹有些转不过弯来。

“不喝算了。”刺竹一摆手,自己斟上酒,招呼一声,一筷子菜就塞进了嘴里,回头看看清尘还没动作,便说:“吃啊。”

清尘提起筷子,却闷闷地想着心事。

秦阶为何不准沐家军的人上百洲城?估计刺竹送信,想阻止安王和淮王修好?不对,刺竹上午才过渡,消息没有那么快。清尘的脑筋转得很快,他马上就想到,秦阶一定是想借安王把父亲放回来的事情,在淮王跟前挑唆,所以才阻止沐家军的人见淮王。这个混蛋,预备连个说明事情原由的机会都不留给父亲!秦阶的算盘,无非就是想一口吞掉知樟县和苍灵渡,在淮王面前取得绝对的话语权。

正想得入神,忽然碗里就送过来一块好大的肉,清尘一抬头,看见刺竹满脸笑容:“吃饭就吃饭,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影响胃口。”

他瞪瞪地看着刺竹。

“秦阶翻不了天,”刺竹笑呵呵地说:“那么多年,淮王那么信任他,不也给沐家军留了一席之地……再说了,你这不是过来了,等上了百洲城,见了淮王,该说什么说什么……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吃饱了,好好睡一觉!”

清尘默默地瞥了他一眼,这个赵刺竹,装疯卖傻,其实心里贼精,自己的心思,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他端起碗,轻轻地扒了一口饭,却又听见刺竹在笑:“诶,你吃饭怎么跟女孩子一样,点么点的呢……”

清尘心里一惊,却淡淡道:“是啊,他们都说我好多习惯象女孩子……”

“你的声音也很象女孩子,”刺竹看了他一眼,说:“开始听隋先生说你的别号是倾城将军,我就觉得怪怪的,第一次交手时也没顾得上细看,今天这番一打量,越看越发现你象女孩……”

清尘沉默地听着,一言不发。

“你怎么不吃肉啊?”刺竹看见他把碗里的肉扒向一边,好奇地问。

“我喜欢吃素。”清尘面无表情地回答。

“怪不得长得这么瘦,当兵是体力活,你该多吃点肉,长得膀大腰圆的,力气大些,人家也就不会说你女人气了。”刺竹呵呵地笑起来:“其实你也不矮,就是不壮实,特别是穿上那铠甲,显得好单小。”他凑近了,低声道:“你吃素是不是因为你爹的影响?听说他的师父是净空大师,你跟大师也很熟吧?”

“一般,见过几次。”清尘慢慢地吃着饭,没有看刺竹。

刺竹嘴里嚼着饭,眼睛却盯着清尘,一字一顿地说:“还记得跟肃淳交手的时候么,他看见你的脸那一瞬间,都呆了……后来他跟我说,你一定是个女孩子!”

清尘脸眼皮都没抬一下,缓缓地喝了口汤,慢悠悠地问:“他有娈童的爱好?”

“没有,”刺竹低声道:“安王家教甚言,要是世子娈童,他会废世子的。”

清尘瞥了刺竹一眼,没出声。

“世子的婚姻由不得自己做主,是皇后赐婚,初尘公主是他的未婚妻,”刺竹仰起头,一杯酒下肚:“当然,他以后,还可以娶自己喜欢的女人做夫人。”

这个话题,短短的时间内已经重复了两次。赵刺竹这是什么意思?是试探,还是怀疑我是女的?而且,还怕我看上肃淳,让他为难?清尘默默地吃着饭,心里已经明白,这个赵刺竹,别看他笑呵呵傻兮兮好像没点心机,其实东一榔头西一锄头的,说的话都是拐着弯过来,只冲一个目的。可惜,想法错了十万八千里。

肃淳?清尘心里冷笑一声,我看上的可不是什么安王世子,而是初尘公主。

“你跟你爹长期住在营里,那你娘呢?”刺竹又给清尘夹了一筷子菜。

清尘低声道:“她跟爷爷奶奶一起住。”

刺竹再次看了清尘一眼,说:“你长得一点都不像你爹,不过看你的长相,你娘一定是个大美人。”

清尘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恩”。

“你是独子,没有姐妹么?”刺竹大咧咧地说:“我们家四兄弟,我老三,两头不靠,自力更生。”

清尘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刺竹嘻嘻地笑道:“老大,爷爷奶奶喜欢,头孙嘛;老二我娘喜欢,老四最小,爹疼得多,我么,就自个混自个了。”

清尘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用说得自己跟孤儿似的……”

刺竹抿嘴一笑,低声道:“原来你也会笑的,我以为,你生就一张冷脸呢。”

清尘静静地望着他,敛去笑脸,淡淡地说:“吃饭吧。”

“你不爱说话,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身材和声音,怕引起别人笑话或者轻视?所以干脆不说话,让人家去畏惧?”刺竹轻轻地,如同拨洋葱一般,剥开了清尘内心真实的一点,他预备着,清尘会一怒而起,他也正是,想通过这样的话语来刺探虚实,一步一步地,去验证自己那个似乎不太可能的猜想。

“你猜对了一部分,我也纳闷,自己为何老不变声,总是孩童一般的音色,当然,在你们看来,就是女人一般。”清尘看着他,毫不避讳地承认,并且坦率地说:“其实我人前不说话最大的原因,还是觉得跟不对味的人,多说无趣……”他迟疑片刻,最终更为直白地说:“如你所说,沐家军跟秦阶,关系不怎么样,所以无话可说,另外淮王那里,自有父亲招呼,我多说无益。”

刺竹微笑着,将军道:“看来,寡言少语的沐少主,似乎觉得跟鄙人说话还有些趣味。”

“我知道你想了解我,就跟我想了解你一样,”清尘平静地回答:“只是,我只对你的功夫感兴趣,但是你好像,对我的私事更加感兴趣。”他眼睛里亮光一闪,射出咄咄的光彩:“你觉得我是女孩子?并且,对世子一见倾心?”

好聪明的沐清尘啊。刺竹心里感叹一声,随即呵呵一笑,遮掩过去。

清尘默然片刻,忽然说:“我喜欢初尘公主。”

刺竹一顿,有些惶然,正被这一句话的闷棍打得有些分方向不清,那里清尘又送过来一个炸雷:“我是有些喜欢她的,如果她亲自来劝降,我会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不过,世子总归要娶她,我降与不降又有什么意义呢?与其降了横刀夺爱,不如,就这样趁入戏未深戛然止步吧……”一丝清浅的笑意,缓缓地浮现在他嘴角之上,他安静,却隐含着挑衅,望着刺竹。

这个结果显然大大出乎刺竹的意料,他眨了眨眼睛,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却有些勉强和难看。

我看你还笑得出来?笑面虎!清尘在心底咬牙切齿地哼一声,低头吃饭,不再理会刺竹。从来都是我耍弄人,什么时候,会被别人耍弄,你真是没长眼睛。

刺竹呵呵一笑,自当没有什么事,马上又换了个话题,轻松松松却又是石头一样的砸过来:“你听过江祉莲这个名字么?”

“知道,”清尘波澜不惊地回答:“她是我爹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后来嫁给了安王,十七年前在苍灵渡,自愿替安王一死。”话语虽然平静,心里却飞速地转开了,他提起我娘是什么意思?不管怎样,清尘知道,赵刺竹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又一轮新的试探开始了。

刺竹皱了皱眉头,这样的回答,好像这个沐清尘跟江祉莲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沐广驰居然对儿子这么坦诚,大大超乎他的预想。问到这里,刺竹有些卡壳了,这个沐清尘果然是聪慧过人,而且阴森狡黠,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好难琢磨啊。他无奈地,假意感叹一声:“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你爹真是个性情中人,不但痴情,而且还不瞒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王顾左右虚话实试探 醉翁之意假酣真盘算(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