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40章: 杀关而过见少主锐气 试探失望让将军黯然(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40章 杀关而过见少主锐气 试探失望让将军黯然(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一早,刺竹和清尘各自下楼吃早饭,刺竹先落座,抓起一个馒头直接就递给清尘。清尘迟疑了一下,眼神狐疑地停在刺竹脸上,昨夜他似乎有些恼火,怎么一早起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呢?

刺竹笑道:“怕我下毒?”

“哼,”清尘嘴角一撇,接过馒头大咬一口:“我若是死了,要杀你的就不单有秦阶,还有沐家军,横竖你都是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我要哄着你啊,”刺竹又笑着把稀饭端过来:“希望沐少主长命百岁。”

清尘理所当然地端起碗,喝了一口稀饭,淡然道:“别以为拍好了马屁我就会让步,无济于事的。”他斜眼看过来,冷冷道:“别想在我跟前玩什么花样,告诉你,昨天晚上你一开口挑起事端,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了!想激我走?!那也得看我愿不愿意跟你配合!”

刺竹正低头喝着稀饭,被他这句话一刺,差点没呛住,咳了半天,才平复下来。

清尘放下碗,低声道:“你路上要乖一点……”

刺竹一怔,清尘已经提起筷子,给他夹了一点酸菜,细声道:“秦阶的人就在外边,一共四个,等会上路了,见机行事。”只见他眉毛一抬,刺竹还没明白他到底暗示什么,清尘已经恢复如常,再不言语。

一路策马,刺竹不敢再多言,沐清尘的聪明、心机和深藏不露显然超出他的预想许多,他不敢贸然,只担心自己没有套出清尘的想法,反被清尘抓住了心理,那样就更加被动了。

马儿沿着黄土的大道,在林荫中慢慢地行走,刺竹闷头想着心事。

尽管跟清尘如此接近,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在自己心目中,沐清尘仍然是个谜,始终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所以,他越来越好奇,沐清尘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面前的这个小将军,谈笑自若,桀骜不驯,而又稳重多虑,精于算计,他才十六岁啊,如此过人!

倾城将军,刺竹深深地感叹一声,不单单是俊秀的容貌倾城,也是聪慧倾城啊。他恍惚间觉得,自己此行的任务,非常有难度,尤其是安王的嘱托,恐难实现。谁曾想,他没有试探出清尘的真假,自己却被耍得团团转呢。

“你劈我的那招刀法,叫什么?”清尘冷不丁发问,刺竹愕然不知所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掼斧劈柴……”

清尘皱了皱眉头,这个名字?难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要把自己贬低为柴?!

“这是我们赵家刀法的一个基本招式,从别人劈柴的动作演化而来的。”刺竹解释道。

清尘想了想,确实,那个动作好像劈柴,他好奇地问:“剑法可以借鉴么?”

刺竹默然片刻,回答:“剑有双刃,刀只有一刃,要论灵活当属剑,反转、正劈、直刺都可以,但是刀呢,章法比较单调,讲究力道,而且变刃要快,这一招是借力而行,对于招数有很多选择的剑术来说,借鉴这招没有什么必要。”

怪不得,当时已经劈面而来,瞬间他便转刃而去,这个刀法,粗中有细,发力虽猛,却收放自如,看来,功力练就不是一朝一夕。清尘正想得入神,听见刺竹问:“你刺我那招,又叫什么?”

“蜻蜓点水。”清尘回答。

“是蜻蜓点血吧。”刺竹嘀咕道,心说,刺破我的皮,出血了,还点水呢。

清尘斜他一眼:“不服气?”

刺竹呵呵笑道:“下次再比好了。”

“你想赢我?”清尘仰起下巴,得意地说:“你永远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第一次你就输给我了,”刺竹说:“下次尽管放马过来,让你见识我的真本事!”

“你有赵家刀法,我有沐家剑法,还有……”他突然停住了,转口道:“让你见识见识我的马术……”一举手,忽地扬鞭一抽,雪尘马飞快地跑起来。

刺竹紧紧地跟上,一直跟到一个小树林里,猛地看见雪尘马孑然地立在路中间,清尘已经不见。

刺竹大吃一惊,正四下里寻找,忽然听见身后传来马蹄声,他一凝神,便听出来的正是四匹马。顷刻间他心里明白,清尘是故意的,疾驰似乎要甩掉他们,其实是要引到这林子里动手。

头顶传来“嗖”的一声,然后一声闷响,似乎有人落地。

刺竹一回头,两个蓝衣人已经杀了过来,就在他拔刀的瞬间,树下跳下一人,精准地落在其中一匹马上,就在骑马人的身后,那人两手还在执刀空空挥舞,清尘的软剑从后边一横,划破了他的颈间——

那人一头栽在了马背上,双刀落地。清尘立起身,挥剑一削,头身分离,鲜血喷涌,那脑袋掉在地上,骨碌碌象个球一样,滚出去好远。

清尘站在马背上,正好迎面会上雪尘马,清尘轻巧地一跃,回到了雪尘马的马背上。此时,斜刺里又杀出一人,端剑直刺!

“小心!”刺竹正跟对手打得难分难舍,见状连忙高喊。

清尘一闪,躲过去,反手拔剑相对。那里刺竹已经解决对手,赶紧过来帮忙,不大功夫,就把来人刺落马下。

“谁派你来的?”刺竹用刀逼着问话。那人翻眼望着刺竹,还没开口,冷不丁身后一剑刺来,直入胸口,双眼一瞪,就此毙命。

刺竹回过头来,看着杀气腾腾的清尘,缓缓道:“先问清楚嘛。”

“有什么好问的?!一想就明白,是秦阶的人!”清尘绝然道:“要死趁早,耽误时间。”

这个沐清尘可真利落,半点都嫌多余。刺竹刚一起念,那里清尘伸手“借你的刀一用。”刺竹还没反应过来,清尘已经夺过他的刀,呼呼几下,就把其余三个人的脑袋砍了下来,四个发髻绑在一起,撕下一块布随手一包,便翻身上马,说:“快走!”

“难道后面还有大队人马追杀我们?”刺竹追上清尘。

清尘的声音挟带在呼呼的风声中:“必须在他们发现之前出常州,否则,会被困住。”

刺竹沉声道:“那我们刚才应该收拾一下,至少别让他们在路上就发现。”

“他们没这么快。如果不出意外,我估计,等他们发现的时候,我们该是出了常州城了……”清尘扬鞭催马:“你听我的就是了!废话少说!”

虽然战场上也杀过人,可是此刻刺竹看着那血淋淋的布包挂在马鞍一侧,随着急速的奔驰在清尘的腿边晃荡,背心有些发凉,同时心里的疑团渐浓。沐清尘的狠绝阴森通过这些事可见一斑,可是他拿了这四个人头,又是准备干什么呢?刺竹百思不得其解。

两人飞骑奔往常州,远远地,清尘一眼就发现,城门外比往日多了一倍的兵丁,他回过头,低声问:“你的马够快么?”

“还行。”刺竹勒紧了缰绳。

“跟着我,用最快的速度穿城而过,”清尘眉毛一挑,眼睛里一股厉气:“不可下马!不可回头!不要迟疑!越快越好!”

刺竹使劲一点头。

“闯!”清尘说话间,雪尘马已经象剑一般地射了出去——

城墙下,辽阔的空坪,历来是做战场之用,此刻,快马横穿过来,当然需要时间。

“来者何人?下马问话!”守城的军士已经发现了异样,一边大声喊着,一边开始集结士兵,围拢了城门。

“沐清尘急事奏报,快快闪开!”清尘喊道。

“沐家军不得入城!”军士手一挥,士兵端起长枪,严阵以待。

清尘再次回头,叮嘱刺竹:“你右我左,不可恋战!”

城门里,又跑过来许多士兵,蜂拥在狭小的城门处,挥舞着戟和枪,见来者只有两人,愈加起兴,只把望着抓了人去请赏。

“拦我者,死!”清尘大吼一声,马已近前,挥剑便刺,刷刷几下,听见惨叫声声,那青色身影竟然异常灵敏地摆脱了包围,窜进城内。可是刺竹却被困住了,清尘一回头间,他大声喊道:“快走,别管我!”

可是清尘还是回头了,他端坐马上,不急不忙地拉起长弓,手扣一把箭,猛力一拉,再放开,顷刻间,刺竹身边倒下一片人头。再发一把箭,又是一片人倒地,刺竹顿时觉得轻松不少,左右挥刀,即刻杀出重围。

“别让他跑了!”军士还在喊,可是清尘一回身,就是一箭封喉,身后登时没了声响。

“闪开!闪开!”一声急过一声的催促,热闹的街市顷刻间乱作一团,清尘和刺竹,一前一后,奔跑过来,后面跟着一长串的士兵,呼啦啦地追。

“哎哟!”忽然,一个老婆婆躲闪不及,摔倒在地。

清尘赶紧一勒马,雪尘马提起前蹄,倏地转了方向,终于没有踏在老人的身上。可是老人倒在地上,吓得面如土色,清尘的嘴唇蠕动着,似乎想说什么,他身子动了动,却不是赶马,正在迟疑间,猛听见刺竹低声催促:“不可耽搁!”这才陡然醒悟,一扬鞭,绝尘而去。

出城的南门,已经看见了北门放起的狼烟,正在拉护城河的吊桥。眼看吊桥已经起来了二分之一,刺竹急了,喊道:“快点!”

清尘却停下了,他望着城墙上,微微一笑。刺竹被他搅得稀里糊涂,正要发问,却看见清尘已经搭起了弓,嘴里轻轻地念叨着:“一……”

刺竹循着他的眼光望去,只见城墙上,顶出来半边脑袋,似乎在走动。就在他看的时候,“嗖”一箭崩出去,想必是刺穿了脑袋,那人倒下去了。瞬间,又过来一个,清尘数道:“二……”

再一箭,又没了一个。

后边喧哗声近了,刺竹额上冒出汗来:“你搞什么,我们要赶紧想办法脱身!”

“这不正想着么,”清尘瞄准了,低低地喊道“三……”应声,人倒下,而吊桥,也渐渐地落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刺竹有些傻了,清尘却收起了刚才的不急不忙,疾声道:“走!”

扬手一鞭,先抽了刺竹的马,自己紧随其后,穿过南城门,跑过吊桥,片刻无踪,只剩下稀拉拉一大群气喘吁吁的士兵,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远去,在城门里瘫软了一地。

亲们,前向太忙,耽误了,补更一章!

……本章完结,下一章“ 杀关而过见少主锐气 试探失望让将军黯然(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