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44章: 叠泉关亲见暧昧双方 归真寺耳听精准算盘(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44章 叠泉关亲见暧昧双方 归真寺耳听精准算盘(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广阔的平原在两座耸立的高山前戛然而止,山前一条小道夹壁而过,站在远处,就可以看见两旁的山上流水飞瀑,溅起的水雾在阳光下蜿蜒出一道美丽的彩虹,象天桥一样架在半山腰,给葱郁的山林平添了许多的仙缈之气。山谷里,一座青石砌成的堡垒,拦腰切断小道,高不过三层,厚实而肃穆地立着,仿佛一座执刀的门神。

这就是进入百洲城的最后一道关卡,叠泉关。过了此关,十里之后,便是百洲城。

清尘的雪尘马还在慢悠悠地走着,刺竹默默地望着清尘,心里狐疑,这一关,他打算如何过?

终于,距离关口三丈的样子,清尘停下了马。雪尘马静静地站在地上,而清尘,则仰头,望着关口之上。

除了聆听到瀑布带着水汽的声音,感到那山谷里潮湿的空气,四下是静悄悄的,在这氤氲的安静之中,刺竹心里开始打鼓。

忽然,“哐啷”一声铁链声响动,那关门竟然打开了,一个身着暗红色战袍,头绑蓝色玉带的青年男子只身走了出来,步履飞快,带着欣喜,兴奋地喊道:“清尘——”

他飞步到了马前,满面笑容地看着清尘。

刺竹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番,这个男子约莫二十岁的年纪,个子高高的,体型有些象肃淳,但比肃淳还要瘦一点,显得干练。他额头很高,似乎比较聪慧,长型的国字脸,眼睛不大不小,略微有些长,很深的双眼皮,这长相显得非常感性和柔和,嘴唇偏厚,因此为人看上去比较厚道。此刻他正满心欢喜地笑着,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清尘,而刺竹很轻易地,就从他的眼睛里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象痴迷,更像爱慕……

原来,这个小将有断袖之癖好啊。

再去看清尘,依旧面无表情,微微地觑着眼,看了那人许久,才瓮声瓮气地问:“你爹不是有令么?你是打算放我过去,还是不放?”

这个人是秦阶的儿子?刺竹吃了一惊,暗忖,秦阶四个儿子,他是哪个?

“放!”那人一把扯住了清尘的缰绳,笑道:“在我这里,你想如何就如何!”

“你看都这时候了,不如在这里吃了饭,睡一晚上再走。我都等了你大半天了……”那人拉着雪尘马,自顾自地朝关里走。

清尘回头看了刺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刺竹踌躇着,想提醒清尘小心,不要被这人笑嘻嘻地就哄进了陷阱里,可是话都到了嘴巴边上,还是忍住了。他要干什么清尘是一眼就能看穿,可是清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是永远都猜不透。刺竹寻思着,清尘如此鬼精,不可能如此愚钝,这里面定然有什么蹊跷,说不定清尘是想将计就计呢。这么一想,也就心安了,索性跟在后面,晃悠悠地进了关卡。

一进屋子,刺竹吃了一惊,满满的一桌菜显然是早就预备好了的,分明不是两三个人吃的量啊……这礼节,似乎有些过了。再定睛一看,多数的菜,都是蛋,有蒸蛋、煎蛋、炒蛋、卤蛋、荷包蛋,敢情这是全蛋宴啊。

“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做的,都是你爱吃的。”那人嘻嘻地笑着,伸手就给清尘夹菜。

清尘皱了皱眉头,刺竹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他飞快地塞进嘴里,仿佛没有咀嚼似的,就吞进了肚子。

刺竹愕然,昨日在他跟前的清尘,吃饭还细嚼慢咽,跟个女孩似的,这一会,全然都没了顾忌。他心里不禁狐疑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呀,跟清尘又是什么关系,清尘又是如何看待这人的?

“你知道他是谁了?”清尘斜了刺竹一眼,朝向这人:“那几处的飞鸽传书都到你手上了?”

这人微笑着,点点头。

清尘吃了一勺蒸蛋,鼓着嘴巴问:“你不会是想杀了他吧?”

鸿门宴!刺竹心里咯噔一下,被吓得不轻,要从这里脱身,估计没辙。

“我不杀他,”那男子悠悠一笑:“也不绑他。”

“这么给我面子?”清尘笑起来,扒拉一大口饭:“你总是有办法让我开心。”

“我爹阻止他去见淮王是不对的,这样堵着,淮王日后知道了,说不定还会不高兴,不如让他去,就此,不就可以知道淮王的真实想法了……”男子瞥了刺竹一眼,毫不避讳地说:“淮王如果要修好,那就只能俯首为臣,要是拒绝了,也就是指日可以自己称帝。”

“我劝过爹的,他不听,”男子看着清尘,低声道:“你不想淮王称帝的,是吗?”

清尘夹菜送进嘴里,看刺竹一眼,说:“吃饭啊。”

“我知道你强闯常州城,估计很饿了。多吃点。”男子无视刺竹,一个劲跟清尘说话:“你怕淮王等上地位,我爹就要清理沐家军?不会的,到时候,你跟我走。”他静静地看了一眼清尘,眼神出奇地温柔。

“你不吃是吧?”清尘有些不悦道:“就你话多!”

“我好不容易逮着你说一次话,每次都来去匆匆的,今天要不是我准备好了,你又会推脱时间尚早,就要启程……”男子略微有些嗔怪道:“你呀,就是这么来无影、去无踪的,啥时候有时间,陪我去归真寺看看师父?”

清尘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男子嘻嘻一笑:“知道了,不说了,吃饭。”这里端起碗,那里却望着清尘,提着筷子半天不动。

刺竹纳闷地看着他们俩个,一头雾水,可是归真寺三个字,还是如雷贯耳。这两人,似乎是师兄弟一般,师父是归真寺的僧人,谁呢?这个男子似乎知道清尘许多的秘密,他是秦阶的儿子不假,但是清尘对他却又好像毫不设防,可是沐家军和秦阶那可是水火不容啊……尤其是两个人说话,随意而且亲昵,就连那神情都有说不出的暧昧,难道,沐清尘也是有断袖的偏好……

“清尘,呆会单独谈谈好么?我还有点事想跟你说。”男子低声请求。

清尘想了想,没有回答。

“不耽误你的时间,只是一个提议,你考虑一下。”男子又说:“如果真耽误了时间,我亲自送你进百洲城,他们总不敢拦我的……”

清尘狡黠地反问一句:“此话当真?”

“我秦骏说话,一言九鼎。”男子拍拍xiōng部,随即笑道:“尤其不敢诳你。”

“说。”清尘喝汤,头也没抬。

男子为难地看了刺竹一眼,说:“借一步说话。”

清尘愠了他一眼:“就是你烦人!”说是这么说,还是起身走向屋外。两人在院落里低声说着什么,忽然清尘就变脸了,断然道:“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男子虽然提高了声音,语气却仍旧很软。

清尘回身瞥了屋里的刺竹一眼,说:“我爹不会答应,沐家军谁都不会答应。”

“只要你答应,不就什么都结了。”男子还在争取。

“我不会答应你!”清尘怒道:“什么狗屁提议!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这话听上去好似一个任性的女孩子在无理取闹,传到刺竹的耳朵里,他周身都觉得很怪异,再抬起头来,清尘已经虎着脸进来了,冲刺竹道:“吃完了没?走了!”

一扭身,呼地上马,飞快地跑了。

刺竹毫不容易追上清尘,张口就问:“你是故意发脾气,好借故走掉的吧?”他正自以为聪明地笑着,却看见清尘一脸铁青地瞪着自己,不由地怔了一下:“猜错了?”

清尘乜了他一眼,不屑于开口。

刺竹想了想,沉声道:“秦阶有四个儿子,分别以龙、虎、豹、骏命名,秦龙惯用长刀,喜强头阵,又名飞天龙;秦虎惯用大锤,所以又叫敲山虎;秦豹喜欢在夜里出动,诡诈多疑,所以绰号夜行豹。刚才这个,该是秦阶的最小的四儿子,号称探花郎的秦骏吧,人都说他饱读诗书,是四兄弟里面最有才华的,他的丹青笔力比功夫更出名,尤其擅长画莲,传言笔下可生花,所以叫探花郎。”

清尘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行啊,知道得挺多的。”

刺竹低声道:“我只知道秦豹有娈童的爱好,家中收集众多美貌男子,没想到,这个历无不良名声的秦骏也跟他那个三哥有相似喜好,真是让人扼腕叹息啊。”

清尘默默地看了刺竹一眼,没有说话。

“你似乎对他不反感?”刺竹的笑容后边,话语渐渐犀利:“沐少主与他的暧昧,是假戏还是真情呢?”

“他从来没有为难过我,更没有伤害过我。”清尘淡然道:“就像你们以礼相待我爹,所以我特意护送你一程。”

真是会说话。刺竹在心里冷笑一声,忍不住将军道:“原来你跟秦阶,以及其四子,都有如此不一般的交情……”

清尘转过头来,声音冷下去:“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

“沐清尘,你不要做戏了,”刺竹不客气地戳穿他:“在我面前表现得跟秦阶的一团和气,是为了打消我们劝降的念头吧,可惜,破绽太多……”

清尘皱着眉头听完,忽然大笑起来,好半天才止住笑,说道:“说你蠢吧,你还非要扮聪明;说你聪明吧,你那些想法有太自以为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叠泉关亲见暧昧双方 归真寺耳听精准算盘(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