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46章: 归真寺里假戏做真唱 百洲城下狐假借虎威(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46章 归真寺里假戏做真唱 百洲城下狐假借虎威(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人都说,三十岁前睡不醒,三十岁后睡不着。这个夜晚,向来沾床就入睡的刺竹失眠了。不为别的,就为沐清尘。

明天的事情会怎样按照清尘的设想去发展,刺竹没有心思去深入地想,他的脑海里,始终盘桓着清尘刚才在屋顶上的那几句话“归真寺不理世事,你也不该让他为难,他都那么大年纪了”,还有“想开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力就好”……

这令他有种错觉,也许表面上看上去是多么的冷酷绝然,其实心底里,清尘还是个细腻体贴的人。

他的耳边,又一次飘过清尘的轻嗔“你呀,没什么优点,就是能傻乐……”那一刻他正好望着清尘的侧脸,映照在月光之下,秀美的轮廓,带着梦幻般的清丽。而清尘这语气,感觉就象个娇俏温柔的女孩。一瞬间怦然心动,然后是他长久的恍惚和迷茫。

似女非男……

清尘的长相和神情,性情和行事做派,都像那月光下的景色,让刺竹拼命想看透却无法看得透。沐清尘有一张倾城的脸庞,他没有不良嗜好,也没有不端言行,可是,刺竹感觉就是那么的怪异。他的一本正经和常年挂在脸上的冷酷,掩盖着那心底的鬼灵精怪,跟他的深藏不露如影随形的,是他的聪慧和神秘。他身上有太多的谜,可是这些谜,却又像烟雾,看得见,摸不着,笼罩着他,说是迷蒙又清晰,说是清晰又迷蒙,刺竹就象掉进了迷魂阵,整个理不清头绪。

这一刻刺竹再次想起了肃淳的脸红,无怪乎肃淳脸红啊,当时的刺竹若不是躺在屋顶上,面对清尘的一声娇嗔,定然也会手足无措。若非想到清尘是个男的,他也会情不自禁……

刺竹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声,一个男人,怎么长成了这样?他心底的狐疑再次冒了出来,沐清尘,真的是个男的么……

日上三竿,清尘背手走过来,拍门:“赵刺竹!”

刺竹翻身起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拉开了门。

“准备走了。”清尘转身欲走,忽地回头说道:“你居然睡得着?!”

“睡不着呢,一直想着心事,快熬到天亮,才闭上眼睛,所以,就成了这副模样。”刺竹打着呵欠:“我就好奇着,你怎么让淮王妃带我们进城呢。”

清尘静静地听完,忽然斜看刺竹一眼,嘴角划过一丝玩味而叵测的笑意,从容而去。

他的神情有些不屑,可是眼尾中却泄露出淡淡的媚然,戏谑却带着说不尽然的风情,顷刻间,刺竹感到脸上的温度在升高,惶然间他意识到,自己也避免不了肃淳的命运,居然脸红了。好在清尘已经转背,没有看见他的张皇。

“你把我叫起来,就赶紧动身吧,却又安心坐在房间里喝茶,”刺竹看着一言不发的清尘,将军道:“现在已经快巳时末了,难不成,还有个秦骏做好了午饭,等我们进城去吃?”

恩。清尘端着茶杯,好像有口无心地点着头。

刺竹被他这一声“恩”给弄糊涂了,忍不住问:“你到底是敷衍我呢,还是确有人备饭等着我们?”

清尘慢悠悠地说:“你猜对了。”

刺竹还是没搞懂什么意思,还想开口问,清尘低低地打断了他:“稍安勿躁。”

远远的,似乎有脚步声传来,刺竹一怔,望向清尘。

清尘喝了一口茶,低沉道:“你想要的,今天我就都能给你,但是我想要的,你也必须都给我……这其中就包括,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刺竹刚要张口,清尘手一抬,决然道:“不议价。”

刺竹再次无言。

而这是,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轻轻的问话声:“请问沐小将军在吗?”

清尘傲然地冲刺竹扬扬下巴,刺竹无奈,只得起身拉开门,却看见一行四人站在门前,全是女的。请门的丫头之后,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椭圆形的脸杏仁眼,眉宇间满是傲慢,嘴角挂着定式般的微笑,一袭云锦的黄色牡丹长裙,衣领边缘缀满了小小的珍珠,腰带上镶着翡翠,而她的头上,只有一个红雀朝阳的步摇和两根金簪,却精美异常。这一身打扮虽不张扬,却也是贵气逼人。

刺竹迟疑了一下,赶紧跪下,恭声道:“王妃娘娘吉祥。”

淮王妃悠然一笑,轻声道:“平身。”看见清尘迎出来,便赞道:“沐将军真是调教有方啊,可比秦阶那厮的手下懂礼貌多了。”

清尘轻轻地笑了一下。

淮王妃转向身后,招呼道:“依琳,难得清尘过来,你们多聊会。”

刺竹这才看见,淮王妃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长得跟淮王很象,圆脸小圆嘴,圆圆乎乎的很憨实的样子,眼睛却象母亲,有些清澈的神采。穿着一条粉红色的长裙,立在王妃身后,很是恭谨的样子。

依琳缓缓地走上前,微微鞠身,低低地喊了一声:“小将军好。”

清尘仰着下巴,微微地斜着脸,淡淡地望着依琳。依琳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注视,只一下,头更低了。淮王妃看了依琳一眼,脸上有几分不悦,似乎在怨她不争气,嘴里缓缓地出声了:“平时都还出得众的,怎么这回又开始羞答答的了?”

清尘的眼睛还是一眨不眨地看着依琳,似乎,非得要等着她抬头。淮王妃终于忍不住了,伸出手去,扯了一下依琳的袖子。依琳针扎一般抖了一下,飞快地看了清尘一眼,马上又低下头去,脸已经红得跟关公似的了。

淮王妃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脸色有些发紧。

清尘的眼睛还盯着依琳,默然片刻,见依琳还是不肯抬头,便轻声道:“你怕我做什么?你是郡主,还是我是啊?”

依琳一顿,愕然地抬起头来看清尘一眼,杏仁般的眼睛大瞪着,腮帮子也微微地鼓起来,显得整张脸更加圆,就象个小粉球。

清尘忍不住咧嘴一笑,戏谑道:“难道我是鬼啊?”

依琳瘪瘪嘴,有些不好意思地拖长了声音,娇憨憨地说:“不是呢……”

呵呵,清尘轻轻地笑了两声,复又柔声道:“我都快半年没见到你了……今天你过生日,我说我是特意赶来的,你信么?”

骗鬼呢!刺竹在旁边听着,忍不住在心里哼了一声。

依琳眨了眨眼睛,低声道:“那你也没有进城去……”

“我进不去,”清尘沉声道:“秦阶不让我进城,这一路,他追杀我而来。”

依琳抿着嘴,还在似信非信,刺竹却看见淮王妃的脸色已经变了,他不由得暗忖,这个沐清尘,算计得可真是厉害啊,这淮王妃似乎是有心撮合自己的女儿和清尘,那里秦阶却阻扰,此一说法不激怒淮王妃才怪呢。可是淮王妃又怎会想到,沐清尘护送自己是真,来给依琳过生日是假……

但是王妃毕竟是王妃,还是沉得住气的,她淡然道:“我带你进城。”

清尘顿了顿,似乎在考虑什么,但是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依琳,过了许久,才好象下了决心一般,说道:“本来我想,不跟他较真,在寺里见见依琳就走……但是有些事,可能还是要如实跟淮王禀告才行。”

“你在寺里是专门等我的?”依琳惊讶地低呼一声。

呵呵,清尘笑起来:“你还是不信?”

“我知道你每年过生日必定会来归真寺上香,”清尘轻轻地笑着,柔声道:“你每年生日的时候,其实都是在归真寺里见过我的,仔细想想……”

依琳的眼珠子转了几转,渐渐地面上泛红,赧然道:“是的哦……”忽然,她又细细地冒出一句:“你每年,都是特意的么?”

“你说呢?”清尘悠然一笑,不置可否。

依琳有些不高兴,低声嗔怪道:“以前你不说……”

“是你不信啊,”清尘微笑着看着依琳,言语中满含着娇怜:“现在我也不想说的,你今天才满十五,还小呢。”

眼见得依琳羞涩得满脸绯红,而淮王妃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刺竹却不禁满腹狐疑。他先前就是一口咬定沐清尘不是特意来见依琳的,可是看依琳的神情,有似乎每年生日都能在归真寺见到清尘所言非虚,如此有心,似乎是能证明什么的,此刻,刺竹之前的看法也动摇了,他也开始相信,沐清尘对依琳,还是有情愫的。

可是,陡然之间,刺竹又想起一件事来,沐清尘不是亲口承认,他喜欢初尘公主么?

完蛋了,脑袋里又变成了一团浆糊,刺竹烦躁地甩了甩脑袋,一看人都走了,赶紧跟了出来,这可好,正好大家有心把清尘和依琳落到了后面,而刺竹虽然觉得有些尴尬,却不不得你硬着头皮跟着。虽然保持着一段距离,但两人的对话还是不可避免地飘进了刺竹的耳朵。

“你真是来给我过生日的?”依琳细细的声音,喜悦中仍然带着怀疑。

“你还是不信啊?”清尘的冷凛似乎只对男人,只在人前,对待依琳,他的态度特别不同。这异常的柔和让刺竹无法怀疑清尘的动机,所以刺竹总是会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清尘对依琳的感情似乎真的不简单。

依琳斜着脑袋,轻声问:“那,我的生日礼物呢?”

清尘嘻嘻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

依琳接过来,还没有打开纸包,只捏了捏,忽然笑道:“还是这个?你怎么老是送同样的东西?”

“你收到的礼物那么多,哪一样,是哪个送的,你都记得么?”清尘悠然一笑,意味深长地说:“可是你记得我送的,因为我每年送的,都是同一样东西呀。”

“这样你就记住我了,因为我是与众不同的。”他缓慢而清晰地说:“我送你礼物,不是以你喜欢为目的,而是,以你记住我为目的。”

依琳默默地停下脚步,望着清尘,低声道:“我记住你了,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你的礼物,我都喜欢。”

“那样最好。”清尘淡然而立,与依琳相对片刻,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竟然又冷了下去,刺竹在后头看得真切,也看得一头雾水。难道清尘不想要依琳的回应么,依琳这番表白,其实已经证明了清尘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可是原本深情款款的清尘一听到这些话,却又骤然间换了个人,这是为何?!

……本章完结,下一章“ 归真寺里假戏做真唱 百洲城下狐假借虎威(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