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47章: 归真寺里假戏做真唱 百洲城下狐假借虎威(下)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47章 归真寺里假戏做真唱 百洲城下狐假借虎威(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城的路上,刺竹和清尘平行而行,跟在淮王妃的马车后,不时地看见车帘撩起,不是丫环探头来看,就是淮王妃探头来看,偶尔,还有依琳郡主的脸,在后面一闪一闪的。

“你知道今天是依琳郡主生日?”话一出口,刺竹有些后悔,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他赶紧补上一句:“你真是特意来给她过生日的?”

清尘斜了他一眼,闷声道:“你不知道我来干什么的?!”

“你自己说,你是特意来给她过生日的。”刺竹嘟嚷道。

“她的生日不难记,跟淮王的生日也就差了三天,每年来给淮王贺寿的时候,我们提前来几天,住在归真寺里,都能见到她。反正都碰见了,不就图个高兴,也就说是特意来给她过生日的罗。”清尘淡淡地说。

“行了,唬谁呢,”刺竹说:“你还给准备了生日礼物……”一忽而,好奇心起来,问道:“你送什么了?”

“一盒胭脂。”清尘一脸漠然:“女孩子么,不是都喜欢涂脂抹粉的。”

“你还真是有心,每年都送一样的东西,”刺竹说:“我就想不到,不过要想让人记住,这倒是个好办法,以后向你学习。”

“你想错了,大错特错了,”清尘看了一眼前面的马车,压低了声音:“我本来就没特意为她准备什么,想起来了,不就顺手在街上买一盒,反正这种东西又不难找,满大街都是……”

刺竹一听,顿时无语。也许,一切就是这么简单,但是清尘要说得那么复杂,依琳要想得那么复杂,后面的事情,就不那么好说了。他想了半天,无奈地摇摇头,叹道:“你小子,花花肠子真多……”

“女人不都是要哄的么。”清尘不置可否。

原来如此,这个沐清尘还真是不简单,就这张嘴死人都可以被说活了,怎么不讨女孩喜欢。刺竹嘻嘻地笑道:“看样子,依琳很喜欢你啊。”

清尘皱了皱眉头,说:“我以为她循规蹈矩惯了,有什么心意都不敢说出口,今天这话,倒是吓了我一跳……”

怪不得瞬间就冷了下去,回想他听见依琳的心意转身走的时候,确实有些迫不及待,想是怕依琳说出更露骨的话来。沐清尘也有被吓住的时候,刺竹傻呵呵地笑起来:“你好像怕她爱上你似的。”

“如果有别的路走,我并不想去招惹她。”清尘默然道。

刺竹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这一路,没见你买过什么胭脂,你从哪变出来的?”除了睡觉,这两天他们形影不离,沐清尘难道真是随手大街上买的胭脂吗?如果他是早就买好了的,就说明他是有心的。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刺竹告诫自己,不可用常人的逻辑来推断沐清尘的行事为人。

清尘淡淡地说:“我离开营里出发之前,问樱桃要的,她喜欢买这些东西,时常存有新货。”

刺竹哑然片刻,直愣愣地问道:“你出发的时候,就想到要借助依琳了?”

清尘默然地点点头。

刺竹再次无语。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出发的那个时候,清尘就想到了如何进入百洲城,也就是说,这一路上的情况都在他的预想之中,什么时候走,该怎样走,尽管他一言不发,却尽在胸中。

马儿还在林荫之中穿行,气氛有些沉闷。

刺竹迟疑了片刻,低声说:“我问你个问题好吗?”

“说。”清尘很淡然。

刺竹犹豫一会,问道:“你真的喜欢初尘?”

一提起初尘,清尘忽地笑了,他望着前面的马车,笑容久久不散,却不回答刺竹的提问。

其实已经不需要答案了,沐清尘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刺竹沉吟着,冷不丁地问道:“你跟秦骏,是师兄弟?你们都是了因的徒弟?”

提到秦骏,清尘的脸色阴沉下去,他依旧盯着前面的马车,一言不发。

刺竹不敢再问下去,怕他发脾气,可是他心里的疑虑却越积越深。清尘和秦骏看上去似乎关系很好,在一起的时候,秦骏对清尘是百依百顺,而清尘对秦骏也是毫不设防,为何一转背,提起秦骏,清尘就是这般表情?仅仅只是因为秦家和沐家的关系不好么,不,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军人出身的刺竹隐约之中,嗅到了一丝大战临近的血腥之气,他只是,一时之间想不分明。

也罢也罢,还是想想见到淮王怎么说吧。刺竹长叹一声,收拾了心绪,开始琢磨如何与淮王交锋。

“王妃会邀请我们共进午餐,你能在饭桌上见到淮王。”清尘淡然开口。

“真是有人备好饭了,跟着你混吃混喝真是舒坦,”刺竹呵呵一笑,开着玩笑试探道:“你说,淮王会在饭桌上翻脸,杀我么?”

“你说呢?”清尘玩味地笑着,挑起眉毛,阴声道:“你怕死?”

刺竹摇摇头:“淮王毕竟是一代亲王,他不会杀我,我只是担心,他拒绝我之后,就会迫不及待地称帝……”这次,恐怕是白来。

没来由的,清尘吃吃一笑。

“你笑什么?”刺竹奇怪地问。

清尘不语,伸手指了指前头的马车。

刺竹莫名其妙。

“想想淮王妃。”清尘提示道:“你以为,淮王身边的人都希望他称帝么?”

刺竹一忖,茅塞顿开。淮王妃是文官之后,她的两个哥哥都是淮王的谋士,门生众多,几乎把持了整个淮王府,虽然势大却无兵权,这也是淮王妃巴望着与沐家联姻的关键所在。而秦阶的妹妹是淮王的侧妃,受宠已经多年,她虽然没有文官可以倚仗,却手握淮王大部分兵力。这两人在淮王府一直进行着权力的抗衡和制肘。如果淮王称帝,秦阶的兵权必须适当分出,侧妃也必不甘心做贵妃,一定会先下手为强,让秦阶逼宫以害淮王妃,在兵权分出一部分之前,以图谋朝中重位的文官之职。因此,在依琳与沐清尘联姻之前,淮王妃一定会想办法阻止淮王称帝,以维持现状。

想到了这一点,刺竹便释然了清尘在依琳跟前的表现,也许清尘真的不喜欢依琳,却不得不为之。精明的清尘是在寻找淮王妃做靠山,他们必须结成同盟,才能抗衡侧妃和秦阶。之前刺竹还有些误解,认为清尘在玩弄依琳的感情,可是现在看来,深谙此道的清尘不过是在进行自保,所以,他并不希望依琳真的爱上自己。

此刻,望着清尘在雪尘马上沉默而索然的背影,刺竹忽地好生感慨。不是因为他没有兄弟,上天才把原本就该分给几个兄弟的聪明才智归了他一个人,而是他必须聪明,因为他一个人要对付所有的事情,刀尖上舔血的惊险由不得他有半点失误。

十六岁的年纪,还小呢,他要承受的,已然太多。这一刻,刺竹想起了清尘在通州城下手握血戟的凌厉,他忽然,就理解了清尘。如果清尘失去了沐广驰,在这个世界上,他就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倚靠,孤军奋战,他要承受的会是更多。莫名地,刺竹的心里,浮起了对清尘点点的怜惜。

百洲城门已经遥遥在望,清尘回头看了刺竹一眼,忽地打马,越过马车,朝前跑去。

刺竹意识道,清尘是去发起挑衅的,淮王妃已经生气,他还需要添把柴,让她动怒。这一刻刺竹非常惊异,自己竟然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就跟上了清尘的思维,有了这般知心的默契,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果然,远远地看见沐清尘标志性的雪尘马跑过来,城门里忽地跑出一队士兵,拦在城门外:“秦将军有令,沐家军人不得入城!”

“我有急事奏报淮王。”清尘昂首马上。

士兵们的长枪和戟一并端了起来:“秦将军有令,抗命闯城者,杀无赦!”

清尘默然片刻,看见马车缓缓地停下来,沉声道:“我封淮王妃命令进城。”

“秦将军说不准就不准,你想死就过来!”士兵叫嚣道:“淮王妃算老几,我们不管!”

“淮王妃你们都不放在眼里?”清尘冷笑一声。

“老子只认得秦将军!”领头的士官喊道:“沐清尘,你一路还有命过来,算你命大,今天,我就叫你死在这里!”一摆手,叫道:“杀沐清尘者,秦将军赏银五百两!”

“放我进城,我给你一千两。”清尘说。

“你给一千两,老子只怕没命得!”士官挥舞着长枪,喊道:“杀了沐清尘!”

“住手!”猛一下,马车里传来一声暴喝,淮王妃铁青着脸,走了出来,愠道:“我不算老几,你只认得秦将军是吧?!”

“给我绑了去见淮王!”淮王妃怒气冲冲地说着,凛声道:“谁敢拦我带沐小将军进城?有胆子的,让我见识一下秦将军的杀无赦!”

淮王妃一甩袖子上了马车,清尘策马,傲然地端坐在雪尘马上,不慌不忙地引导着马车,穿过了城门,进入百洲城。

亲们,前段时间太忙,今天补更一节,前面欠下的,后续都会努力补上,不好意思,请见谅!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见人爱小将军失落 虚以此行赵信使有悟(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