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55章: 一时错临危不惧应战 立威名单枪头阵摄敌(下)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55章 一时错临危不惧应战 立威名单枪头阵摄敌(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尘默默地整好衣冠,穿上银甲,挎上长剑,背上弯弓,左手握戟,右手执鞭,站在铜镜前,望着一脸寒凛的自己。

他知道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这个错误或将把沐家军引入死亡之谷,可是,他也相信自己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淮王的虚伪已经不言而喻,而安王那边,是否良主还无从得知,他不能赔上沐家军,更不能赔上父亲。

一万水军只能潜伏在常州城下,此时不宜贸然攻城,一是秦阶加强了城防,强攻伤亡太大,不足取,而是一旦攻打常州,秦阶就会知道苍灵渡的兵马只有四万,他的气焰会更加嚣张。清尘此时做好了最后的准备,万一不行,那一万水军就是今后东山再起的资本。他有些后悔,不该对淮王妃抱有太大的期望,若是转移出去的人马再多一些,他很更加安心。

现在他最担心的,不是苍灵渡被秦阶夺取,也不是自己被秦阶捉住,而是常州城下的水军。淮王那里已经完全不能抱希望,所以先前的构想也有了问题。即便是苍灵渡和常州同时开仗,他们打下了常州并且退进去,那也是很危险的。一旦秦阶用十万人马围城,城中粮草和水源都成问题,到时候,沐家军如何自救都成问题。

淮王的态度毁了清尘所有的部署。

这些问题先放一放,当前最重要的,还是打好这一仗。清尘握住剑柄,一挺胸。今天的头阵,一定要杀出气势。

他最后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低声道:“天不能绝我沐家军。”随即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

傍晚时分,秦阶帐下大将孟元叫阵。

中军帐内,沐广驰掷下令牌:“沐清尘头阵迎敌!”

再掷令牌:“左右参将听令,贾瑟左翼设伏,张启左翼防备,以防秦阶前头打阵,侧翼偷袭。”

清尘飞身上马,迎了出去。

这边,是整装待发的沐家军,站成规矩的方阵。那头,是秦阶的大军,密密麻麻地围成一个箍状,只看见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头,虽然没有章法,看着黑压压的头盔一片,却也有些骇人。

对面的空坪里,人群之前,昂首马上的一人,魁梧高大,骑着一匹乌黑的马,正执枪指着沐家军,口出狂言:“沐清尘小儿,你生就一张俊脸,若乖乖跟我走,爷送你去内室侍候,不比打仗强?!”

清尘默立片刻,缓缓地出列,走近。

地平线那头,一个骑马铠甲的身影,以绝美的姿态出现在沙场之上,如同神兵驾临,从夕阳中走出来,映出人马一体的健美轮廓。雪尘马长长的腿,徐徐地踏在地面,微尘轻起,脚步轻盈优雅,马上的银甲将军手执长戟,头上鲜艳的红缨随着步伐的节奏,带着韵律抖动,他沉默地,走向中线。太阳的余晖灿烂地照在银甲上,发出炫目的光彩,就好像他身披五彩的斗篷。正面是暗色,背面却是天幕绚丽,仿佛漫天的晚霞都簇拥在他的身后,银甲发出冷清的光,而他的沉默在夕照中却显出摄人心魄的温柔。这似乎是沐清尘最贴切的写照,他有阴森的灰暗,也有明亮的灿烂。

一瞬间,阵前变得异常的安静。所有人,都盯着这个银甲的将军。谁都知道,这身银甲,还有矫健如风的雪尘马,是倾城将军沐清尘的标志。

帐前,秦阶跟儿子秦虎对视一眼,有些意外,头阵来的竟然是沐清尘!

忽地,一声高叫:“沐清尘!算你有胆子!”那黑马上的将军喊道:“你爷爷陈铎前来会你一会,看看你是不是红漆马桶,只在外面光!”

黑马冲过来,长枪一刺,招式又快又狠。

清尘双手执戟,反手一挑,将他的枪打开。

马已擦身而过,陈铎手腕一转,斜向里再次刺来。

清尘忽地腾出一只手,抓着陈铎的长枪顺势朝前一带,雪尘马也趁势朝前小跑了两步,陈铎本是身体朝前,反手去刺清尘,这下被清尘一带,止力不住,身体后倾,失去了重心,“扑通”一下,仰天跌下马来,清尘回身就是一戟,瞬间刺穿了他的喉咙。陈铎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钉死在了地上。

“好!”沐家军发出雷鸣般的吼声。

清尘将戟举过头顶,做了个胜利的手势,然后退回到中线以后,等待着秦阶的第二轮挑战。

“沐清尘你休得猖狂,速来受死!”一声暴喝之下,一个人挥舞着马刀砍过来:“我要替陈铎报仇!”

“陈铎是你什么人?”清尘慢悠悠地问,蔑视着对方。

“我是昭山万浩阳!陈铎是我连襟!”那人怒放冲冠,咆哮道:“我要杀了你!”

清尘皱了皱眉头,不屑道:“打仗就打仗,你以为声音大就能赢啊?”

万浩阳气得吹胡子瞪眼,提刀就砍,清尘手脚利索,不但挡回了刀,还刷刷几下,就在他背上、手臂上、腿上连打几棍,打得万浩阳不停地抽dong。

“你爹教训你不懂礼貌的时候,就是这么打你的吧?”清尘笑着调侃他。

万浩阳又羞又恼,嘴里啊啊地叫着,死命地挥刀乱砍。清尘飞起一戟,刺中了他的左腕,疼痛之下,万浩阳手一松,可是大刀顺着惯性,抛上了半空。清尘抬手一接,顺势一挥,就把万浩阳的一边耳朵削了下来。

万浩阳惨叫跌下马来,捂着脑袋,连滚带爬地跑了……

雪尘马停步,打着响鼻,前蹄轻轻地刨着泥土。清尘伸手,摸了摸它的鬃毛,示意它不要躁动,战斗才刚刚打响,更艰巨的对决还在后面。

秦军队列闪开,一匹白马奔跑过来,马上一人大声喊着:“呀——”举着长戟杀过来。

“来者何人?报上名号!”清尘低吼一声,策马起步,须臾两人直面而对。

“腾云戟司马长空!”那人喊着,戟已直戳清尘的脑门。

清尘脑袋一偏,闪过。与此同时,两马交身而过。

“沐少主,久仰了,”司马长空在马背上一拱手,沉声道:“今日在下领教一番,看是沐少主威名大,还是我的腾云戟法高超!”

一加鞭,马儿飞快地冲过来,清尘舞起了戟,只见长戟在清尘手中如唱戏的耍花枪一般,转成了团花,横竖司马长空近不了身。但司马长空也不是吃素的,腾云戟久负盛名,在他的手中也是出神入化。不消片刻,司马长空就挑开了清尘的团花阵,两人长戟一碰,僵持下来。只见司马长空把戟压下,清尘复又抬起,如此反复几次,清尘双手一顶,闪身而过。

“杀!”秦军仿佛胜利在望,吼叫起来。

两匹马回到起点,再次对奔,已经占了上风的司马长空先下手为强,一记直戳指向清尘的咽喉——

“噢!”众人惊呼一声,估计清尘已经难逃此劫。

可是说是迟那时快,清尘的腰往后一佘,来了个反向的弯腰,一个马上的后空翻,让大家见识了他的柔韧,也顺利避开了戟尖。司马长空见清尘只有招架之力,甚是欢欣鼓舞,马上折身回刺,清尘滑到马的一侧,灵巧地夺过。

“接招!”看到清尘只是躲闪,没有进攻,秦军放肆地喊起来。

两马再次对冲,司马长空瞅准空隙,戟杆对着清尘的脖子劈下来,清尘横戟一拦,“当”的一声响,两人四目相对,司马长空恶狠狠地盯着清尘,却看见他无由地嫣然一笑,司马长空下意识地怔了一下,却陡然间被清尘甩开了戟。

使诈!司马长空恼怒起来,飞速回马,使出杀手锏连环戟,极快的手法连续几下猛戳,戟戟指向要害!他以为这下清尘难逃一死,没想到,戟还未到,清尘已从马鞍上腾身而起,在狭小的马背上手脚并用,连翻几个筋斗,竟然让他的连环戟戟戟刺空!

从来没有人能躲过他的连环戟,但是清尘虽然没有还手,却在他的戟下毫发无伤,司马长空有些吃惊,悟到清尘的灵巧未必是长戟能奈何的,他必须改变战术。

两马折回,重新对冲,此时的清尘第一次端起了刺戟的架势,司马长空有些好笑,忽地想逗逗他,估摸着他要下戟的部位,暗暗攒了劲,试图见招上招,一戟击败清尘。果然,清尘的戟直指司马长空的咽喉而来,司马长空冷笑一声,你以为你的马快,就有必胜的优势么,我可是腾云戟!

他才提戟准备拂向面上,以打开清尘针对喉间的凌厉,但是就在这一瞬间,清尘的戟忽然改变方向,朝下腹刺来!司马长空暗叫不好,可是手腕正提戟在做防备,绕面上画着弧形,胳膊肘此刻已到胸前,整个下腹都露在外面,没有防备!

“噗”的一声闷响,司马长空低头一看,戟已刺破甲胄,扎进了下腹——

终究还是迟了!

清尘一狠劲,挑起了司马长空,借着惯性,一下子甩了出去。

“砰”的一响,司马长空象只死猫一样,落到了地上。

“好!”沐家军再次欢呼起来。而秦军,鸦雀无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绝杀沙场趁势驱秦军 隔岸观火出兵犹未决(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