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60章: 伤世子退敌军反挨训 逼淮王保尊严斗秦虎(上)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60章 伤世子退敌军反挨训 逼淮王保尊严斗秦虎(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尘匆匆回到中军营帐,正好听见父亲在催问士兵:“淮王是否回信?”

“没有。”士兵士兵退去,沐广驰抬头,正好看见清尘进来,便问:“水路情况如何?”

“安王退了。”清尘淡淡地回答,问道:“你给淮王飞鸽传书了?”

“是的,告知淮王,秦阶相逼,安王来犯,沐家军已无路可退……”沐广驰沉声道:“死战已经不可避免,至少不能让他抓着什么把柄,反正我们都及时禀告了,挨打的也是我们,情势所逼他也不能反诬我们出手太狠。”

他疑惑地看着清尘,问道:“安王如何就退兵了?”清尘一船数人前往,怎么可能退了安王十六艘大船?想到清尘的一贯作风,沐广驰既好奇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吓了他们一下。”清尘轻描淡写道。

沐广驰细细地看着清尘的脸色,发现那神情之中没有往日的傲然和自得,他越是清淡,越是有刻意回避的嫌疑,沐广驰已经敏锐地听出了话里的忐忑,清尘出战从未有过这般的情绪,他顿了顿,沉声问道:“你做了什么?”

清尘踌躇着,求援似地看了宣恕一眼,低声道:“我射了安王。”

沐广驰的心顿时一沉,脸色骤变,疾声道:“他怎样了?”

“世子替他挡了我一箭,安王应是无恙。”清尘默然道:“但是世子肃淳非死即伤。”

“我怎么跟你说的?!”沐广驰猛地大喝一声,额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不得伤及安王及其家眷!”

“非常之时,必然要用非常的手段,”清尘低声道:“我若非乱了他们的阵脚,如今两头受制的就会是我们!我必须选择有分量的人来射杀……”

“我是怎么跟你说的?!”沐广驰低吼一声,虽然尽力压低着声音,但急切和怒气还是控制不住地迸发了出来。

清尘看着父亲铁青的脸,再次瞥了瞥宣恕,低头道:“我知道你想给自己,或者是我留后路,但是爹,我不需要这条退路。”

“所以你就要射杀他?!”沐广驰紧紧地咬着牙关,压抑着怒气,闷声道:“你可以用这份心机来逼爹,但是我告诉你,今天一旦跟秦阶打起来,你就必须给我过渡!”

“我不过渡!就是死,我也要跟你在一起!”清尘凛声道:“今日一箭,我们跟安王,已经情断意绝,再也没有过渡相安的可能!”

沐广驰看着清尘,脸颊不自觉地抽搐了几下,他想发作却生生地隐忍下去,只一拳,重重地砸在案几之上。

“好了,安王不是没事么,世子那里,也但愿没事……清尘这么做,也是想逼退他们,好让我们不用分心抗敌。从方式上来说,他也没错,除了杀将退敌,这一时半会确实也想不出别的好办法来。”宣恕轻声劝解道:“大敌当前,还是不拘小节吧。”

清尘斜眼瞟着宣恕,偷偷一笑。

沐广驰默然片刻,转向清尘:“下次绝不允许,你发誓。”

发誓?有这么严重么?清尘看着父亲,眨了眨眼睛,抿着嘴巴不说话。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沐广驰突地高声起来,对清尘试图逃避的态度颇为不满。

“杀了他有什么不好?”清尘直言:“这样淮王就不会怀疑你有二心,至少他会发话,解今日秦阶围攻的困局,我们才有机会保存实力,以图后事……爹,跟着淮王也好,转投安王也好,其实都是寄人篱下,我们为何不可自立?”

“你真有这么大的心?”沐广驰愠道:“你还真敢想?!淮王也好,安王也罢,都是宗室之后,你自立?凭什么自立?想造反啊?”

清尘闷闷地反驳一句:“难道我们现在跟着淮王不是造反?”

“侍奉圣上为忠,追随淮王为义,如今忠义两相矛盾,爹都苦无对策,你居然还有心自立,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从何而来?”沐广驰一摆手:“我绝不同意,爹既为义士,已经有悖于忠,就绝不能再失义!”

清尘话音一扬,忿忿道:“有忠者,安王,不也一头诱降你,一头进犯;有义者,淮王,这都熟视无睹,纵容秦阶行凶,我且问你,你跟他讲义,关键时刻,他把你置于何种境地?”

“我说不过你,”沐广驰沉声道。“这都是爹的事情,爹自有分寸。”

“你就是是个呆头鹅,你说淮王不欺负你,他欺负谁去?”清尘没好气地愠了父亲一眼。

宣恕吃吃地笑了起来:“敢情你还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

清尘撅起嘴,不痛快地往椅子上一坐。

默然片刻,只听见沐广驰恍然地叫起来:“明明是我教训你,怎么还变成你数落起我来了……”

“你给我站起来,”沐广驰摆摆手:“你发誓,以后再也不能有伤害安王极其家眷的想法。”

清尘晃着身子,慢吞吞地站起来,转头望着宣恕,使劲地眨眼睛。

“你发誓吧,”宣恕哪里会不懂清尘的暗示,却不肯再帮他说话,反而敦促道:“沐帅,这个你得听你爹的。”

清尘涩涩地看了宣恕一眼,又看了看父亲,这才眼睛瞟着别处,歪着脑袋,一万个不情愿地说:“我发誓,不伤害他们。”

“我真是把你惯坏了!”沐广驰看他如此表情,知道心里还在不服气,还想教训几句,却又舍不得撩重话,憋了半天,只是挤出这一句话来,便光瞪着眼,说不下去了。

“报!”士兵跑进来:“秦阶大将孟元打马叫阵!”

“我去!”清尘腾地一下跳起来。

沐广驰一把拖住他,反手取了佩剑,错身就往帐外走:“今天你坐中军指挥。”脚步飞快,须臾上马。

清尘欲追,听见宣恕在喊:“你回来,安坐。”

清尘回过身,瞪着宣恕。宣恕指指身旁的凳子,说:“你爹有他的用意,你要理解他的苦心。”

清尘默默地坐下,低头望着地面,不语。

“说吧,你射杀安王,除了退敌,还有什么用心?”宣恕精矍的目光,看着清尘。

清尘顿了顿,低声道:“我不相信淮王会坐视不理。”

“说下去。”宣恕鼓励道。

“到这个时候,我已经明白,淮王并不想破坏之前的平衡,不想让我们沐家军和秦阶任何一方独大,他是怕自己被独大者所食。沐家军有精锐,秦阶有数量,而双方都必须倚仗他,只有这样,他才能制约和控制双方,不会受到其中一方的胁迫。”清尘默然道:“我之前想一举成为淮王的亲兵,获得特权的想法是不可能实现的,沐家军在淮王的手下,永远也不可能发展壮大,只能是保有精锐。”

“不错,已经看到问题的实质了。”宣恕点头道:“那淮王将会如何动作,你想到没有?”

“淮王不是没有动作,而是早有动作。”清尘沉声道:“他一定是早就派人带着密令到了秦阶的军中,只等待机会宣布命令了。”

“什么样的机会?”宣恕幽声道。

清尘默然片刻,徐徐道:“他要亲手赐予沐家军绝地逢生的机会,好叫我们感恩戴德。”

“何时才是绝地,怎样才可逢生?”宣恕笑了一下:“沐家军加急传书连下三封,安王已经来犯,秦阶也已逼出主帅沐广驰亲自出战,这还不算绝地?”

清尘摇摇头,默然道:“这还远远没到淮王想要的程度。”

呵呵,宣恕笑道:“那你就不该射杀安王,逼退王师,让他们跟我们打起来好了……”

“我的水军不在,岂能让他们探出虚实,”清尘皱起了眉头:“我射杀安王,不就是想让淮王安心么……即便先前我们跟安王有些拉拉扯扯,这一箭下去,也就恩断义绝了。”

“我看你说得那么决绝,因为你真是想自立,没想到,心里对淮王,还是有期望的。”宣恕幽幽地说。

清尘再次摇摇头:“爹爹非要以义为重,一心装着淮王,我改变不了,只能帮着他。”

宣恕眨了眨眼睛,低声道:“清尘,恕伯伯直言,其实你心里并没有想好要走哪条路,你既不愿投安王,也不想跟淮王,还没多大兴趣自立,是不是?”

清尘看了宣恕一眼,没有回答。

“你其实已经对淮王心灰意冷,但是安王那里又让你看不到任何的诚意,所以,你才会提出自立……自立并不是你的首选,也不是你由衷的想法,你只是想把沐家军带入明主旗下,发展壮大。”宣恕轻声道:“你想走一条阳光大道,让沐家军彪炳青史。如果一旦宣布自立,哪怕是被逼的,也会给沐家军带来污点,因此,你才会一直犹豫和苦闷。”

清尘看着宣恕许久,沉声道:“是的。”

“你的心很大,但你的选择还需要经过时间的历练,”宣恕微笑着说:“伯伯相信你,会带领沐家军走上正道的。”他话语一转,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清尘的嘴里,狠狠地迸出三个字:“逼淮王。”

“如何逼?”宣恕的眼睛深深地望着清尘,追问:“淮王老奸巨猾,就算你看清了他的底线,也未必能绕过去……目前的状况,看似危急,他都不肯出手,还能怎么逼?”

“要秦阶跟沐家军的彻底反目,只有等到秦阶誓灭沐家军,沐家军在背水一战,生死存亡的时刻求援,淮王才会出手。”清尘缓缓地站起身:“沐家军不会妥协,也不会向淮王求援,我要让淮王自己心疼,自己出手,沐家军绝不欠他的人情,即便是此事平息之后,沐家军在他跟前,依然是腰板挺直的!”

“国有国格,军有军威,沐家军有沐家军的尊严,”清尘断然道。“士可杀不可辱,他想沐家军卑躬屈膝,绝无可能!”

“为了维护尊严是要付出代价的,”宣恕轻声道:“你知道付出的代价会有多大吗?”

“水军还在常州城外,没有命令不得回来。即便步军全军覆没,我还有一万水军。”清尘说:“淮王不敢失去这一万水军,否则安王绝对突破苍灵渡,所以,最迟是在秦阶攻击水军之时,淮王必定出手阻止。”

“反过来,到那时,淮王必然要安抚沐家军,不用我们开口,他就得给一个交代。”清尘绝然道:“我沐家军绝不会开口求援,要让淮王自己来说软话,要让他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他永远都欠着沐家军的,沐家军自此还肯不计前嫌跟着他打天下,是沐家军对他的恩赐和眷顾,而不沐家军应该还他的人情。”

“信与义,一幕昭然。”清尘说:“这一仗即便是输,也要输得漂漂亮亮,我要让沐家军凭此在天下人面前扬名立威,也要让无情无义的淮王失掉民心,他必须懂得,从今以后,失去沐家军,他将失去一切!”

宣恕看着清尘许久,方才点点头,幽声道:“清尘,宣伯伯对你已经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你可以出师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伤世子退敌军反挨训 逼淮王保尊严斗秦虎(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