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65章: 率性应承出兵示诚意 坦然卸甲事后悟奇谋(下)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65章 率性应承出兵示诚意 坦然卸甲事后悟奇谋(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尘看他一眼,表情恢复了漠然。

“你不喜欢说话。”安王说:“你爹也是话不多的人。”

清尘不语,只望着江面。那边远远地,沐字大船驶了过来。

“刺竹也这么说你,寡言。”安王说:“上次谢谢你一路护送他。”

“没什么好谢的,”清尘淡淡地说:“我也顺带办了事。”

话语中依然是一贯的冷淡,似乎并没有因为看见安王的诚意,也没有因为感受到安王的和善而改变。安王看着清尘,不知为何,心底里忽然有一丝丝的抽dong,好像是泥土下,有什么东西要发芽,可是起劲地拱着,就是破不出来。

沐字大船渐渐地近了,清尘看了安王一眼,说:“你可以退兵了,我向你保证,沐家水军不会靠近,也不会追赶。”

“那你跟淮王怎么解释?”安王问道。

清尘悠声道:“说你们惧怕沐家水军,看见大船出迎,调头撤了。”

安王轻轻地笑了一下,问道:“你怎么过去?要我送么?”

清尘摇摇头,抬手,缓缓地解下银甲,卸在地上,说:“这是我最值钱的东西,送给你。”

“不,还是我替你保管吧,随便你什么时候来取。”安王看着卸去银甲的清尘,再次感叹他的俊美,一身短装精干,修长的身型,俊秀的容貌,阳刚中透着秀美,温润中带着稳健,有如玉树临风,又兼备英姿勃发。

清尘轻轻一拱手,说:“劳顿安王,这个人情,沐清尘记下了!”折身一跳,跃入江中。

安王急急俯身,探头去望,只见水花溅起处,那水下一个白影,如人鱼一般的滑溜,片刻不见了踪影。

宽阔的江面上,水心中间,安王十六艘大船和沐家军二十艘大船排成平行的两行,不过几丈的距离,近距离对望。只见那船上站满了兵丁,列队规整,寂静无声。沐家军的威武和气势,即便是经过了恶战,经过了挫败,依然有一股纵横四野的豪气和中流砥柱的定力。

如此严格的军风,令安王叹为观止。

“王爷,我们是否退兵?”刺竹轻声问道。

安王摆摆手,立在船头,默然地望着沐家军,对这支部队,他由衷地喜欢和敬佩,多少次,他站在城墙上,看着底下练兵的队伍,想象着,如果眼前是黑甲肃整的沐家军,让自己凭墙检阅,那将是一番多么豪爽壮观的景象啊……

此刻,他面朝沐家军的大船,只有一个想法,如果这是自己的部队多好啊,真正威武的王师!

“王爷,别耽误了,小心中计。”副将轻轻地凑了过来。

安王依旧摇摇头,这时候,他已经看见浑身湿漉漉的沐清尘上了头船的甲板,尽管知道清尘行事为人异常狡诈,但是安王还是想要一个谜底,今天,沐清尘到底意欲何为?是受了人情离去,还是过河拆桥?

太阳已经隐没,水面上凉气渐升,天色微暗,前方的船头,沐清尘走近了,他的表情略显阴沉,永远都让人摸不透那目光中的深邃,不知他下步如何动作。

安王心里有点紧张,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清尘就在于安王正对面的甲板上,拱手,朝安王深深地鞠了个躬,意为答谢。安王大感宽慰,微微一笑,轻轻地挥了挥手。清尘直起身,默默地与安王对视一眼,随即抬手,利落地朝左一挥,江面上,传来他低沉的命令:“转舵向左,方向常州!”

所有的大船一致摆头,鱼贯地从安王面前滑过,渐渐远去。

与此同时,水汽也渐渐地浓了,如同雾气,笼罩在水面,已看不见对岸。安王沉声道:“回去吧。”

刺竹轻轻地把斗篷披上安王的肩头,说:“王爷,我有个大胆的猜想……”

安王看了刺竹一眼,刺竹顿了顿,说:“沐家水军在常州。”

安王一听,顿如醍醐灌顶,全然明白过来。

沐清尘是早有对策和打算的,他出了一招险棋,也做好了两手准备。好险啊,自己差点就断送了这个能让他看到诚意的大好机会,安王才安下心,禁不住又呼出一声好险啊,若非是沐家水军在,说不定沐清尘就准备打个伏击也未尝可!他完全可以逼淮王发令,逼秦阶停手,还可以顺带夺自己几艘大船过去……刚才的距离那么近,近得连脸上细微的表情都看得到,自己毫无防备,而沐家军却是这般厉害……

安王此刻冷汗连连,沐家军的步兵都能把大船驶得看不出一点破绽,那水军呢,凭什么号称所向披靡,总是有家伙看的!刚才若是面对沐家水军,那岂止是惨败……

安王轻轻地抹了抹额头,低声问:“你怎么想到的?”

“刚才的两方相对,并没有破绽,之前清尘射杀世子那一遭,也没有破绽,但是若把两件事连起来想,就有些不对劲了。”刺竹思忖道:“适才看沐家军阵容,完全不用在乎我们上午的进犯,可是为什么上午清尘自身要阻止,而不是命令水军出击?原因只有一个,上午船上的军队在岸上,水上无兵,只有刚才全部的沐家军都上了船,才会有这样的阵势。”

“上午他阻止我们进犯,是怕我们探出他的虚实,以遮掩水上无兵。”刺竹说:“既然水上无兵,一万水军到哪里去了,总不可能凭空消失。这件事情还是要连起来想……”

“他直奔常州而去,就意味着,他早就想到,可能要舍弃苍灵渡,而常州正是他的退路。所以,他很有可能,是先派水军埋伏在常州城外,等秦阶调防薄弱时伺机夺城,然后撤离苍灵渡从容过去……”刺竹顿了顿,又说:“这个事,还是那句话,要连起来想,他一直都说要看我们的诚意,包括把我留在帐中听到那么一席话,再回来禀告你,其实就是预先打伏笔,他明示我们不要出兵,因为他不打算出动水军,水军要攻占常州……”

安王频频点头:“你说得极是……”他伸出食指,凭空点着,再次感叹:“好一个沐清尘!沐清尘呀,沐清尘……”

“按理,淮王不会坐视不理,这里面肯定出了什么意外。”刺竹沉吟道:“他此番去往常州,未必夺城,但是必然是要等到淮王的交待……”

“这将是沐家军给淮王的最后一个机会,自此,已经仁至义尽。”刺竹幽声道:“我们也只能等待……不过,好在沐清尘来了,让我们有机会解释第一次进犯的初衷,也让他看到了第二次进犯的诚意。”

“淮王想制衡双方,没想到却出了意外;沐清尘想逼迫淮王,没想到也出了意外;但说到底,淮王此番比试,还是输了,他必须向沐家军低头示好,否则,沐家军可能归降我们。”安王长吁一口气:“感谢隋觉先生的建议,以诚攻心,已经初见成效。”

“这一仗,秦阶和沐家军都受了重创,淮王兵力减半,也许我们可以出击了。”刺竹低声道:“王爷您有什么想法?”

安王缓缓地扫视了一眼水面,说:“现在我们仍然不能出动,因为我估计,就这两天之内,淮王一定会去安抚沐家军,也会强令秦阶让出苍灵渡,苍灵渡将重新被沐家军执掌。”

“我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刺竹说:“在沐家军重回苍灵渡之前,或许我们可以在今夜偷袭秦阶……”

“回去马上召集将军们合计。”安王满脸肃色道:“要动就必须快,否则沐家军回来,就是个麻烦……”

“我们打不过沐家军的,今天,我更明确了这个认识。这不是灭自己威风长敌人志气,而是事实。”安王默然道:“我要得到沐清尘和他的沐家军!隋先生说的没错,得到了他们,平天下指日可待!”

“沐清尘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我越来越喜欢他了,”安王赞道:“单从此役来看,沐家军损失了人马,却抬高了身价和威望,掌握了话语权。淮王的态度会从以前的利用转变为以后的顾忌,以往是他要沐家军怎么做,沐家军就得怎么做,以后将会是沐家军要怎么做,淮王就得怎么做,他反而受到了沐家军的制约。而我们,想要争取沐家军会更加困难,只能放低姿态,等待沐家军的垂爱……在天下人眼里,沐家军义师的名声已经不可动摇,它现在,已经不再是鸡肋,而是一块香饽饽,不愁出路了……”

刺竹幽声道:“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觉得,沐清尘,还算个君子。”

“君子?”安王笑了:“你是说他今天没有攻我们不备?”

“这就是他的狡黠之处,有能力打却不进攻,好似给了我们一个人情……同时他也是在示威,让我们看看今天这样的阵势,即便是步兵,清尘也有恃无恐。他不打,更重要的原因是想保存实力,因此不愿意跟我们起冲突。因为,就算是刚才跟我们打了一仗,他赢了也不会再有任何的意义,境况得不到任何的改变,除了继续损兵折将。”

安王拍拍刺竹的肩膀:“说到底啊,你最大的优点是老实,最大的缺点,也还是老实。”

刺竹笑道:“王爷希望我向清尘学习?”

“不用了,”安王一吓,连连摆手:“有一个沐清尘已经够了,太伤脑筋了……”眼光一移,看见脚边的银甲,正要弯腰,刺竹已经提起了铠甲,安王说:“给我吧。”

刺竹迟疑了一下,说:“等我擦洗干净再给王爷。”

“不,现在就给我。”安王说着,伸手拿过了铠甲。沉甸甸的份量,还有那银色的清冷的光,落在安王的眼中,指尖触及的是金属的冰凉,但是安王却能透过这坚硬冷酷的气息,感觉到清尘身上的脉动,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应,让安王的心微微地发颤。

他的眼光,默默地停在水面的雾气上,江岸就在眼前,可是安王的目光里,越见清晰的,不是码头,而是那张魂牵梦萦的脸庞,是祉莲,还是清尘……

……本章完结,下一章“ 顾大义中计毁营失兵 为大局断腕狠绝亲射(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