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69章: 因缘巧合安王救广驰 深虑用心刺竹劝(下)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69章 因缘巧合安王救广驰 深虑用心刺竹劝(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没相好的女人,我就不能知道么?”一贯好脾气的刺竹也有些恼了,悻悻道:“起先被掳了换回去,她就赖在通州不走了,我虽然起疑,却不愿深想,以为她是贪玩。可是你去借兵的时候,她追出来……傻子都看得出,她喜欢你。”

“还有,今天这一出,她就是自愿的……”刺竹压着脾气,低声道:“你心里很明白,她喜欢你,所以才说由着她,你料定了她会肯留下……”

“之前掳她那次,你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后来借兵,她喊你,你就回头,我当然有理由相信你是故意的,这一回,你对她,又想使什么花招,做什么,我想不出,但是清尘,做人要义道,安王如此诚恳地对你,你可不能以德报怨。”刺竹顿了顿,说:“公主很单纯,也很幼稚,你那些个花花公子的手段,对依琳郡主我不管,但是要对公主,要妨碍肃淳和安王,我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清尘静静地盯着他,静静地等待着他把所有的话都说完,然后端起杯子喝茶,一声不吭。

“我知道你是个君子,所以才会承认喜欢她。可是你也知道,你跟她,是不可能的,”刺竹说:“别留她在你身边,让她回到肃淳身边去,我留下来给你做人质。”

清尘望着刺竹,低声道:“你不够份量。”

“你就不能相信我们一次?”刺竹无奈道。

“不能。”清尘绝然道:“我们相信了秦阶一次,就这一次,让我沐家军大败,损失了三万四千人马,重伤了父亲,也失去了军师,我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那我们把你父亲送过来,把需要的药材也都一起送过来,”刺竹说:“这样你放心了?”

“要留下他可是你们自己的主意,你们不就是想做个人情给我么,我怎么能不领情呢?”清尘狡黠地眨了眨眼:“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正如你们想的,这里还缺医少药……不如,就烦劳你们照顾着吧。”笑容里,阴森之意顿现。

刺竹倏地明白,清尘已经拿定了主意,自己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他想了想,只好说:“我要回去请示安王……如果他允许,那么,你得保证,随时让我们知道公主的情况……”

“你随时都可以过来看她,”清尘眼里的光,晶亮而锐利:“但是,仅仅只限于你一个人。”

刺竹迟疑了一下,脸色有些泛红:“你还得保证,不碰她。”

清尘忽地笑了起来,低声道:“我保证不碰她。”

“那你还得保证,”刺竹还不放心,又说:“尽量避免使她爱上你……”

这句话似乎击中了笑点,清尘爆发出一阵大笑,他说:“这个我能控制得了么?”

刺竹默然片刻,解释道:“你不能象对依琳郡主那样对她……”他正色道:“清尘,虽然你也是出于自保的考虑,但是,玩弄人家的感情总是不好的,身为男人,应该有担待,不要去做伤害女人的事情……初尘和依琳,她们或者是你不喜欢的,或者是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还是离远些吧……”

清尘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他看着刺竹许久,低声道:“我尽量吧。”

刺竹轻轻地笑了一下,忽然伸手,重重地拍在清尘肩上:“我就知道,你还是个君子的。”

清尘默默地别过头,看了一下自己肩膀上刺竹的手,然后回望着刺竹,许久都没有说话。

面前的这个男人,标准的宽国字脸上两条一字眉,配上大而略圆的眼睛,有些虎气,但是又正好是双眼皮,眼神因此变得温和许多,他的嘴唇很厚,下颌宽而棱角分明。威风中有一种沉静镇定的正直和宽厚,象父亲的磊落,却没有父亲那般的刻板;象兄长的怜爱,又没有兄长那般的娇溺;象宣伯伯的深邃,却没有宣伯伯那般的诡异。那一路上,看过了他的装傻调侃,谈笑的时候,轻松而亲昵,机敏不做作;处事的时候,泰然又大气,收弛自如,从容淡定。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清尘看着刺竹,开始深切地思念父亲和宣伯伯。他多么希望,有人来替他分担一点,为他拨开迷雾,看见沐家军的将来,可是,他失去了他们,这就是犯了错误应该付出的代价,不可能推脱。

刺竹收回手,也静静地注视着清尘。

从前的一瞥也好,细看也好,都是眨眼而过,他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这么近,又是这么长的时间,这样认真地对视,这么用心地观察过清尘。清尘的确有一张非常美丽的脸庞,皮肤白皙细腻,尤其是眼睛,单独看来,盈盈若水,顾盼生媚,怎么都不应该属于一个男孩。刺竹的眼光,缓缓地停在清尘的眉毛、鼻子和下颌上,眼熟,一定是在那里见过……

他在心底叹一声,倾城将军,有才有貌,依琳和初尘都会喜欢他,也难怪啊。

“你们救起我父亲的事情,严格保密吧。”清尘的话一出口,刺竹才回过神来,他收回了思绪,只见清尘垂下眼帘,低声道:“初尘公主在我这里,也以婢女的身份。”

刺竹点点头,忽地想起了什么,问道:“你的婢女和奶娘呢?”

“应该是被秦军掳去了。”清尘说:“我会把她们找回来的。”

“以后你打算怎么办?”刺竹关切地问。

清尘看着杯中的茶,低声道:“等淮王给个交代。”

果然如此,不是还有期望,而是最后的情义。刺竹颔首道:“欢迎你们随时过来,安王吩咐,有任何需要,尽管开口。”

清尘看了刺竹一眼,低声说:“你说公事的时候,就象我们不是朋友。”

“怎么,我们是朋友么?”刺竹笑着,逗乐:“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兄弟呢,好歹,也共过一回生死……”

清尘忍俊不禁道:“朋友都还够不到,你就想一步登天变兄弟?告诉你,下了我的船,我们就各不相干了!”

刺竹不乐意地皱了皱眉头,随即笑道:“你记住了,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后悔啊。”

“后悔?”清尘也笑起来:“你虽然偶尔灵光乍现,但大多数时候,还是比较傻的。”

刺竹赶紧说:“我走之前,还想跟公主单独说说话。”

清尘了然的笑意里,满是玩味,一口答应:“可以。”赵刺竹,你以为我一开心,就会放松警惕?不,只是让你给她什么所谓的警告,我根本不在乎。

正说着话,忽然士兵来报:“少主,苍灵渡有小船过来了。”

刺竹赶紧说:“那我就告辞了。”

“不,”清尘阻止:“现在走,会被他们看见,这样反而不好,还是等天黑再走吧。”他说:“把小船绑上侧舷,委屈你们进舱里呆着吧。”

他看了刺竹一眼,深有意味地说:“你不是有话跟初尘谈,正好,慢慢谈。”

于是叫了初尘进来,拉开门,进入小舱。

小舱正是清尘休息的地方,丈许见方的空间,一张床,一个书案,一把椅子,简单明了,纤尘不染。初尘一进去,就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刺竹赶紧“嗯”一声,初尘大咧咧地说:“坐他的床不行么?我还睡过他的床呢,是不是,沐清尘?”

清尘正好把茶水端进来,看了初尘一眼,不做声。

“沐清尘,我被你掳过来那天晚上,不就是睡的你的床?还把耳环掉在你床上了,就是你后来射箭送还给我的那只……”初尘嘻嘻地笑着:“你射箭的样子,真是帅!”

清尘没有答话,对刺竹说:“你们的交谈若是大了声,我们在外面能听见的。”

刺竹点点头。

初尘只待清尘一走,就趴在门缝里朝外看。

清尘端坐前舱,士兵带来上一个人,着一身蓝色长袍,个子不高,腰粗膀厚,声音洪亮,一进舱,就热情地招呼:“沐小将军,来迟勿怪……”

清尘认出,这正是淮王的近侍,于是起身略一拱手,低声道:“吴大人好。”

“哎呀,真是对不起,你看,我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吴大人叹一声,面有惭色:“眼见得苍灵渡一片苍凉,我真是替小将军难过啊……秦阶这人,太不识大体……”

清尘冷冷地看着他,只听他絮絮叨叨不停地解释:“淮王密令其实几天之前就已经下达,要秦阶停战,不得内讧折损兵力,但是秦阶按下不表,非要报一己之仇。淮王收到奏报,无奈之下,只得命我火速赶来制止。我前晚上披星戴月出发,昨夜里到达后,才知道他们袭击了沐家军在常州水野的大营……”

“看王爷好好的精锐,就被秦阶这般毁去,别说淮王痛心,就是观者,无不扼腕叹息……”吴大人看着清尘,关切地问:“听说,军师战死了?沐将军也下落不明?”

恩。清尘淡淡地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单音。

“秦阶这厮实乃罪人!该死!”吴大人切齿道:“我等文官,也要力谏淮王,予他重罚!”

清尘听到这里,有些不耐烦了,原来还没有处罚秦阶啊。他垂下头去,默默地端起茶杯,望着杯中的茶,一言不发。

吴大人已经感觉到了他的不屑,赶紧说道:“我昨夜送来淮王手令,已强制秦阶从苍灵渡退兵,按照淮王的决定,苍灵渡和知樟县仍然是沐家军的属地,小将军随时都可以上岸驻扎。”

就还我一个苍灵渡,这么便宜?清尘仍旧望着淡绿的茶水,眉毛跳了跳。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诡诈清尘步步逼底线 正直刺竹声声劝情戒”↓↓↓更精彩哦!